张红

张红

发表于 2019-08-04 18:41:22
958 字 · 167 阅 · 0 评 · 0 赞

                          第二十章

到了报到那一天,明芳在上班时间前,从长寿赶到了重庆。因为带了两大包东西,他在公交车上给杨柳打了个电话,让她开车到车站来接他。杨柳也爽快,当明芳在车站下车时,她已经等在那里了。到了艺术馆,明芳忙着去报到,杨柳则呆在他寝室帮他收拾。由于艺术馆空着的房间多,明芳一个人占了一间办公室。他的领导就是杨柳她爸,当他去杨伯伯办公室请教他平时干些什么时,杨伯伯说平时也没啥事,要说工作,那就是天天按时上下班,上班时间搞创作,多创作一些书画作品出来。当遇到一些书画展,就代表重庆的书画家去参加展览。

“你不要小看了这项工作!”杨伯伯说,“如果在展览会上获了奖,那就是我们重庆的荣誉,也是艺术馆的荣誉!”

明芳明白杨伯伯的意思,他感到这项工作既容易,也不容易。创作一幅书画作品对他来说是容易的,可创作出来的作品能不能获奖,就不容易了。

“当然了,你刚刚来,也不要急于一时!”杨伯伯说,“你就多练练笔吧!如果要参加什么展会,到时候馆里会统一安排布置的。”

听完杨伯伯的话,明芳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从书架上取出一张宣纸铺在了供平时习字画画的专用写字台上。正当他在研墨时,杨柳走了进来。

“哥,床我都给你铺好了!”杨柳说着递了一把钥匙给他,“把钥匙收好了!我得回去发货了!哥,你的字我已经卖出去十几幅了!抽空,你得再写些几幅字了!”

“好,那谢谢你了!”

“对我,你就别说客气话了,说多了!就显得生份了!那我走了!”

看着杨柳离去的背影,明芳又回想起了一早起床,杨梅送他到车站后离去时的背影。当时的他感觉到似乎要和她永别了似的,心中充满了不舍却又无可奈何。至从还俗以来,他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为了杨梅,可现在杨梅却忍心让他离得远远的,每每想到她一定有什么苦衷,他就感到酸楚。昨天晚上,杨梅告诉他,从今以后,她要像他以前出家时那样到寺庙里去修行。她说听了德升住持的开导,她已经晃然大悟。她说,如果不是她前世造孽,此生就不会遇到如此多的忤逆之事。

“从此以后,我要行善积德!还要持咒念佛积累功德!多布施,多放生!”她说,“德升住持说的,多做好事,莫问前程!只管去做好事,前世造的孽,就自然消了!”

其时,这些道理明芳都给她讲过,不过,她当时都没当回事。明芳感到姜还是老的辣啊!同样的话,德升住持讲了,她就都听进去了。

(未完待续)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张红:笔名:拾得47 ,自由撰稿人,喜好小说、诗歌。创作和发表过小说《爱到心花怒放时》《菩提山》《石痴》等,诗歌《这个夏天》《来点风多好》《奇迹》巜青石板路》等。作品散见于巴渝文化网,起点中文网,呆萌写作网等网站和一些报刊。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最新文章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