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恰天蓝

恰恰天蓝

发表于 2019-08-10 15:02:16
989 字 · 90 阅 · 0 评 · 1 赞

S075


文/恰恰天蓝


L君

深夜2点的酒桌上,L说到动情处,那种难以忍受的委屈伴随着眼泪和哽咽终于显露出来,全身轻微的抖动着,他右手掌有力度的摸拭着眼部。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从布业销售岗位请辞的L,只身投入陌生的蛋糕奶油等原材料的销售中。

微薄的底薪,没有业绩就没有提成,还有那每天90元的差旅补贴,在一二线的大城市,为了省钱,L先是寄居朋友、熟人的家里或宿舍里,那怕那个人才认识几小时,一般也就住一天,不能和不敢多住,很怕别人生厌,不过这样久了,人家也各种借口回避他。为此,L睡过车站、网吧、集体旅社。

他到处蹭饭吃,从不敢主动买单,平日里自己也尽可能找10元的小巷内的小炒店,因为饭管饱;渴了,从来不会去买水喝,饮料可乐那是从来没沾边的,一般到别人家里或店里蹭点,实在渴不得不行,公厕里的水龙头也能对付一下。

而最困难的时候,家里还有一个才出生不多久的儿子和一个大5岁的女儿,L小时候在外婆家长大,父母对他十分的尖酸刻薄(我都怀疑他不是亲生的,没敢说出口),未到五十的母亲不上班,也不帮着自己带孩子,天天花枝招展,且嗜赌成性,逢人还说L不孝顺,却不提好几万的外债都是L还的,L的妻子好几次被抑郁绝望的想自杀,不知读者诸君有听说过女人的月子是自己给做自己做的吗?当初生个女儿,只能强忍着,这次生了儿子,以为情况会好的,但也没有享受一般女人都能享受的舒适,而这种情况还不能告诉娘家。

后来,经过几年拼搏,L家情况好转了些,但又为了帮老妈还赌债,他把自己才买不久的二手车,打对折卖了,钱还是不够,在SZQSNG的广场上,被父亲一顿臭骂,父亲不知道,L一家人只有200元了,L从来没有如此绝望,L感受不到父母哪怕一点点的爱意,而他自己却没有半句抵触,L说,他们毕竟是自己的父母。(我都不相信这世界还有这样变态的父母)L那天在广场上哭了,大哭了。这也是文章开头他当着大家的面讲着讲着不知不觉抽泣的原因。

L君,现在的境况已大为改观,一方面,原来的公司继续打着工,另一方面,也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休闲奶茶店。特别是对机会的认识更深入了。

C君,寄人篱下,一穷二白,信用卡差点刷爆,创业崛起。(略)

Y君,赌性成瘾,狱中悔悟,重新创业。(略)

以上三个小故事,由当事人直接和间接口述,整理改编。

男儿当自强!这使我对那走街串巷的小小销售员又有了新的认识。

三个人的故事都让人动容,有的深深震撼,有人说女心大海针,你是摸不到;那晚我感到,男人心比大海深。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一位热爱生活的「大叔」级码农!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最新文章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