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

张红

发表于 2019-09-10 20:31:36
1044 字 · 73 阅 · 0 评 · 0 赞

刚刚做完早课,一个看上去七十多岁的老和尚来到了大雄宝殿,他说他熬了一锅酸梅汤,让大家过去喝。杨梅告诉明芳说,他就是疗和尚。明芳看到疗和尚身材矮小,一张脸皮包骨头,一双眼睛看上去却炯炯有神。明芳上前向他行了个礼,疗和尚还了一句“阿弥陀佛”。明芳看到他并没有想和他搭话的意思,就恭恭敬敬呆在了一边。看到师父们和几个大妈都离开后,明芳和杨梅才跟在他们身后,来到了一座,建在悬崖边的厢房里。厢房里面朝悬崖一侧的那堵墙上开着几扇窗户,凉风从外面徐徐吹进屋来。屋里摆着四张大方桌,几个和尚师父围坐在一起,几个大妈坐了另一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叔,提着一个茶壶给每一个人都倒了一杯酸梅汁。明芳和杨梅、疗和尚单坐了一桌,杨梅说帮大家倒酸梅汁的就是王婆婆的儿子。若大一间屋子,坐在里边的所有人好像都不善言辞,都安安静静的,看上去一个个的都显得十分安祥。这对才从大都市来到这里的明芳来说,是感触颇深的。他对杨梅说,他想把工作辞了,也来这座庙里修行。

“你疯了吗?”杨梅伸出手握住他的胳膊,轻声说,“你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好的工作,怎能说辞就辞了?”

“那你就随我回去!我一个人呆在城里,有意思吗?”

“让我还呆一阵吧!”杨梅说,“我还想调养一段时间,你可不能……”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啊?要不,你还是把手机用上吧!也方便我们平时联系!”

“有那个东西,我还能好好修行吗?”杨梅说,“你当和尚的时候,不也没用手机吗?”

“可你不是还没出家吗?”

“可我要是真出家了,你我还会坐在这里吗?”

明芳觉得说得再多,也是劝不动她的,就不说了。他知道杨梅的脾气,她要是认定的事情,八个人都难以拉回来的。明芳喝了一口酸梅汁,看了看疗和尚,也不知道他耳朵是否聋了,他好像没听见他和杨梅说话似的。明芳看到他呆若木鸡,和他刚见到时的样子判若两人,一双眼睛看上去也浑浑噩噩的。他的的嘴唇微微动着,原来他正在默默念佛呢。

看到其他师父和大妈们陆续离开,明芳和杨梅也轻轻离开了。走出大门,明芳回头看了看,他看到疗和尚坐在那里,就像个木头人似的。窗户进来的那些风,吹拂着他身上的袈裟,他的背影,就像一张贴在窗上的剪影。

杨梅带着明芳在寺里寺外都逛了逛,然后,带着明芳去见方丈。之前在大雄宝殿的早课,方丈大师并没有参加,杨梅说他应该呆在寝室里打坐。来到方丈大师门前,杨梅透过门缝往里面看了看,然后拉了拉明芳的手。明芳随她离开后,她才说方丈大师打坐入定了,就不去打扰他了。在回去的路上,刘颖打电话来了,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明芳说他们正在回家的路上。

(未完待续)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张红:笔名:拾得47 ,自由撰稿人,喜好小说、诗歌。创作和发表过小说《爱到心花怒放时》《菩提山》《石痴》巜林峰寺》《高峰岛》《和尚》巜耍娃的爱情故事》《朝潮》等,约五十余万字小说,诗歌《这个夏天》《来点风多好》《奇迹》巜青石板路》等,一百多首。作品散见于巴渝文化网,起点中文网,呆萌写作网等网站和一些报刊。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