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小寒

冰小寒

发表于 2019-09-27 22:28:59
3430 字 · 60 阅 · 0 评 · 1 赞

此时的感想,如题。

怎么理解呢?我猜您脑子里暗戳戳浮现出的念头是:嗯,人到中年只剩嘴硬呢吧。

又继续跟进:因为挣得不够多?上有老下有小,危机四伏?钱要花在刀刃儿上而娃就叫刀刃儿?中年颓废,不讲究了?

负责任地说:也是,也不是。

触碰时尚,记忆始于襁褓。我下巴搁在别人肩膀上,旁边貌似颈窝。我的脸周围堆着一圈棉布,一偏头可以看到蓝底上有黄色小鸭花纹。我时常看得饶有兴味——这可能是一个还不能自由动弹的婴儿在观察自己身穿的罩衫。

五年级我给我爸开了张单子采买洗发水。不要常用的海鸥洗发膏,要海飞丝,或者至少奥妮啤酒香波。我爸很吃惊,拿这件事当笑话讲了很多年。

那时我家已经有三洋的双卡录音机、日立黑白电视机了。我穿过蒙德里安配色的格子衬衣,明黄色的罗马凉鞋,还有鸡蛋黄色的连体短裤,白色树皮皱的超短裙。同时,也有大部分同龄人都有的,位于裤子膝盖处、用来防止磨损的猫猫狗狗的贴布绣。

初中我对穿着貌似没有要求,其实是面对强势的我妈,不敢提什么要求。我穿着柠檬黄的夹克,两条大红色的裤子来回换。

不知道是不是逆反的表现,高中时突然有个很明确、很强烈、也很神的理想,想做时装设计师,但第一步学画就遭到父母的狙击。我买了一条苹果牌的牛仔裤穿,还经常穿我爸的卡其色羊毛开衫和两面穿的圆领夹克,一面浅米一面浅灰,真是很好却不知来源的品味。这也是后来很长时间消磨不见,却最终回归稳固下来的我的风格。

大学如父母的愿读了理工科,到了城市,在穿着上有了很多探索。曾听一个师弟回忆起我当时的样貌,说我穿着黑色吊带背心和彩色格子短裤、夹趾拖鞋,把上课的书抱在手里。走得很快,神态却有些迷糊。我想了半天,觉得匪夷所思,恍若隔世。

学校中门外有家棉布店,卖的碎花布都很好看。常年有个敦实精明的中年裁缝在此驻留。我买了一段绵绸,是故宫那种有些黄调饱满的深红色,上面有些黄色的花柄,做成一套裙子。上衣是前后双V领,后领略低,纽扣在后;裙子是长长的筒裙,侧边开叉。这套裙子穿了好几个夏天。

毕业季我常穿着一件天蓝色开衫状的T恤,非常薄软,只是有些略长;一条白色的百褶裙,米白色的皮凉鞋;小檐的盆盆草帽。是我妈以及男友同时都喜欢的样子,但我常常有些忧郁迷茫的神态,显得有些弱鸡。实践证明在生活的惊涛骇浪勉面前,我也的确很弱鸡。

很快本科毕业,这期间收入很低,不知不觉间我的品味似乎起了一些变化,但不是好的变化。跟男友为琐事吵架的时候,被嘲笑说喜欢的东西非常艳俗而且质地差。我自然很不服气,但感觉恐怕是真的。这让我双重地不舒服,于是渴望离开当时那个环境。

我在房地产公司谋到了一个职位,给的工资颇高,七七八八加起来是我在环保公司的8倍。就算在后来的市面上,他家的工资也常是平均水平的至少2倍。这家公司对工作的一举一动都有明确要求和标准,包括接打电话、言语动作和待人接物;也对人进行许多心理干预,包括成功学鸡汤、自我激励和疗愈;还常常进行心理测试,希望全面掌握员工的倾向,消除潜在的危险,这就涉及到比较深的层面,有点玄学了。

公司中层及以上属于先富起来的人,也就是《格调》那本书里讲的new money。这批人明明都过过苦日子,特别鸡贼和现实,却偏偏喜欢包装得天生富贵。令他们特别恐慌的是“掉价”这件事本身,所以喜欢偷偷做功课,才能讲起品牌来头头是道。有时还唯恐追得不够高、不够秤,暗暗升起一种气焰来,又暗戳戳地互相比拼。

有个女性中层带成套的蓝宝石,看人的时候常常沉吟不语,纤纤玉指要摸好一阵宝石才开腔;一位女性高层(其实就是老板)有一次带客户看房,大牌包甩到一边,卷起袖子亲自充当置业顾问。之后回来摆龙门阵说客户想挖她,轻蔑地说“把老子当小职员,也不看老子包包都上万”。虽然时间证明她的确称得上是江湖儿女,在这个行业搅动风云,做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大事,但身为小职员的我听了也就听了,不但没有激起誓要买上万的包包的物欲,反而觉得那又怎样。而且还觉得为什么老板想低调又不去低调到底,既然表达自己品味选择了如此隐晦曲折的方式,又为何还会埋怨不识货的人眼瞎,难道真品味不是要忘记花多少钱吗。

我那时候背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牛津面料,非常小而柔软。关键跟我非常契合,似乎是长在一起的感觉。我的经理有一次顺手揪住这包递给我的同时,用一种带着嫌弃和鄙视的口吻问这是什么品牌,我坦然告诉她这是博士伦的赠品。

我以一种非常幼稚的状态在这家公司待了一阵,又去成都打过一阵工。其间接受男友的劝说开始考研。恐怕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不喜欢穿工作装。

从2002年开始,我终于做了一份虽不用穿工作装,但要求严格、连家人都觉得是非常受束缚的工作,17年来一直甘之如饴。足以证明并不是自己散漫不受约束,只是可能有些吃软不吃硬,所以有些人的确会被温水煮青蛙这一招制服。

工作稳定收入却不够稳定,我的财务状况一直起起落落。加上经济在腾飞,我也不能免俗地买房、买车、装修、理财、换车、换房,以及养娃。打小没有缺吃少穿过,所以没真正担心过钱,故并不十分节俭,冤枉钱恐怕也花了不少。

我最多的私人物品是书和衣服。其中衣着的品味还比较跳跃,非但档次有很大起落,光从样式上看,衣柜里就藏着起码十种以上的人格。在修习过多年的断舍离之后,我还是离断舍离十万八千里。

今年突然开窍,一举甩掉十几斤脂肪,同时明显感觉内心的戏精行将退场。一个相对稳定的我闪亮登场,开始全面接管这个皮囊。

经历过经济的起落、身材的胖瘦和人世的悲欢,早年叫嚣生活要和工作分开,而且极端恋爱脑的我,现在主张工作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以工作为重,感情与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如果谁拿我的工作不当回事,那足以判定他从根子上就并不认可和在意我本人。

所以我总结的价值观排序是,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工作故,二者皆可抛。而工作确已占据了我的灵魂,重塑了我的气质,改变了我的样貌。而且还将越来越。

我在白色和藏蓝色之中最为安详。黑色、铁灰、暗红也不错。各色印花还是谨慎选择为好,因为印花都是在细节上变化,大局上却普普通通。黑底印花相对适用于职场,但它的不易出错也是以普通感为前提的。对印花可以挑剔一点,因为容易不知不觉被小细节吸引,最后的结果势必是莫名其妙又多好大一堆。

舒适是最起码的要求,也是综合性的要求,比如面料的手感、温感比较适宜,有弹性、耐磨,不容易起球、变形、破旧。裤子要求比较随身形,膝盖不易起包,长度合适、配鞋子好看。还有些说起来比较奇怪,但其实许多人私下都有的其它要求。比如手揣进裤兜的时候,如果裤兜足够大,摸起来平平整整,四角俱全,就会有种说不出的愉悦涌上心头。衣服尺寸还不能过大过小,既随身形又不能太强调线条。过分强调线条容易暴露赘肉,不美;如果暴露炫腹之心,年轻还好,稍微有点年纪,就成了油腻、轻浮和露怯。都9102年了,恃靓行凶和过分突出女性特质,以期在职场上无往而不利,不是不奏效,但这基本上是一条不归路。这样的三观不能说它过时,但的确陈旧而且鬼头鬼脑,为很多人所不喜,容易招致抵制。

同时,样式要简洁,但剪裁还不能不思进取。此外花边、蝴蝶结和小片蕾丝可以有,但杜绝累赘的珠珠、片片、大坨蕾丝,台湾精致阔太风终究有些土气,不够chic。

还要品质稳定。样式要稳定,比基本款多一点研发,大方面雷同小细节变化。颜色也要稳定,有固定的色系,能把肤色衬托得滋润一点,不能衣服自己好看了,显皮肤黑把穿衣服的人坑了。尺寸也要稳定,只要选好样式,按自己尺寸闭眼拿就好。既能节省时间、又能避免意外,掌控人生的幸福感油然而生。还有还有,穿脱或洗衣服时猛然翻开到衣服反面,露出整整齐齐的针脚,也会给人带来愉悦感。反之则会非常不安。裤子如果是条纹的,裤缝处的条纹就需要大致对齐。露臂连衣裙需要腋下收紧但又不能感觉勒,这样才能藏起内衣,举动才会安心无碍。。。

能够满足以上这些要求的,几乎就只剩了日系风格的品牌。再加上要求价格不贵,几乎就只剩了日系风格的快消品牌。他家的产品像极了多年前听一个专家对一个规划方案的点评:这个规划师要么是真没想法,要么是极其老奸巨猾,没有中间的可能。

以我的年纪,要顶住生怕被人认为没品的压力,跟那些真没太多想法,只认为自己是因为穷才不得不将就的人选得一样,那得多大的勇气。虽然上面说了那么多,还是有种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的恐慌。

好吧,简单说就是过尽千帆,目光如炬的中年少女,曾经心比天高,终于尘埃落定。一边忙着跟生活和解,一边大声说:咳咳,不要大奢华,只爱小欢喜,看看我对生活终究还是有要求的啊。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冰小寒,理工女,读书写作都是为了平衡人生、解答疑惑。写作方向主要为亲子与领导力、影评书评、身心修养。追求结构化思维和方法论,觉得能帮到自己和别人的文字才是好文字。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最新文章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