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

张红

发表于 2020-01-09 09:43:33
8060 字 · 116 阅 · 0 评 · 0 赞

毒药

在去聚餐的路上,尹春想到唐肥肠和她调侃时说的那句话,就开心不已。他说她就像春天里,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她也觉得自己像只蝴蝶呀,常常被邀请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一年四季都忙个不停。在几乎所有的聚会中,她已经习惯了男人们看她的那种眼神,还有那些以她为中心的调侃。在聚光灯下,她笑得越灿烂,那些男人仿佛越开心……今天的聚餐是她最近参加的一个口才培训老师组织的。林老师从他众多的学生中,邀请她和另外两个同学来参加,她觉得除了自己漂亮,另外一个邀请她的原因,应该是她能说会道吧。说到口才嘛,虽然自己做不到口齿伶俐,可也不至于笨嘴笨舌,特别是在参加林老师的口才培训课后。

下了轻轨,步行约十分钟,尹春来到了大石坝东原购物中心,一家名叫“鹅卵石”的江湖菜馆。这家菜馆在路边搭了个围挡,在里边安了几张桌子。林老师他们已经围坐在一张桌子上了,唐肥肠和杨娇远远的,就朝她挥手打招呼。

“就等你来了,我们都已经点好菜了。”林老师说着,就抬起手,向她介绍起坐在他身边的两个中年男人来。两个男人都长得胖嘟嘟的,一个戴着眼镜,剃了个光头,看上去很沉稳,笑起来确又有点腼腆的样子,林老师介绍说他是个诗人。

“你徐徐走来,像一朵花似的,”诗人说。

“我们都叫她‘迎春花’,”林老师调侃说,“哈哈,等一会,你还可以为她写一首诗。”

另一个人,林老师介绍说是一个商会的会长,姓罗,尹春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应该是社交场合的“老油条”了,就是能说会侃那样的人。

出门前,为了把自己的肌肤映衬得更加好看,尹春特地挑了一件玫瑰红连衣裙,还把嘴唇涂得红艳艳的。由于自己的身材、气质都不错,看上去不但不俗,反而显得更加娇媚了。

“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诗人在我面前夸女人呢,”罗会长说,“‘迎春花’,诗人对你动心了,哈哈!等会,你们得喝交杯酒。”

“可以啊,嘻嘻,”尹春说着,看了看诗人。至从他说过那句话过后,就低头玩他的手机去了,眼前的一切好像和他无关似的。

“大哥,我给你添点茶水。”她说。

诗人放下手机,端起茶杯递了过来。给他倒好茶水后,他只是笑了笑,又玩他的手机去了。不大一会,服务员就上好了一桌子菜,喝酒喝到兴头上时,罗会长提议让诗人朗诵几首诗,助助兴。诗人摆了摆手,说自己普通话说得不标准。

“我们这里有普通话说得标准的,”林老师说:“尹春,你来朗诵如何?”

“好啊,好啊,”她说。

尹春虽然参加过很多聚会,可她还是第一次在聚会上遇到诗人呢。自己平时就没读过诗,在她的印象里,她只是在读高中的时候,在图书馆里看到过一本诗集,当时也只是随便翻了翻。

诗人说他的诗就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他找到一首诗后,就把手机递给了她。

“我加你微信吧,”尹春说,“你直接发给我。”

加好友后,诗人把那首诗发给了她。诗人说,那首诗是写给他初恋情人的。尹春打开微信小窗界面看了看,这首名叫“摇曵在荒郊的野花”的诗,然后朗诵起来:

“在昏暗浑浊的童年/你就像黎明时分/那抹光亮/如洞穴深邃处/第一次迎来了萤火虫/虽然,你只是一闪而过

今天,我听说你几年前已经走了/路过奈何桥时/你可曾回望,是否看到/你闪闪而过的那道光亮/就像永不消失的电波

站在奈何桥上,如果你能看到/在尘世/还有人把你这样牵挂/是不是觉得,还有余情未了

今天,我来到了荒郊/迎风看着一朵朵摇曳的野花/我想啊,你是我的初恋/在你的来世,已经委身于一朵朵花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上去很普通的一首诗,读出来后,确让她感动了内心。也许是她朗诵时声情并茂,朗诵完后,大家都鼓掌吹呼起来。

“再来一首!”和她一起,正在林老师的口才培训中心培训的杨娇说,“我也想朗诵一首。”

在大家的起哄声中,诗人只好又翻出一首诗来,这首诗他说是写狗的。听到他这样说,大家轰然大笑起来。诗人把手机递给了杨娇,只听到她朗诵道:

“守望.行囊

你总是朝那个方向看着/在你的眼里,似乎只有那条街的拐角

有时候,我路过这里/会看到你在风雨中呻吟/粘在你身上的那些雨滴儿/就像你眼中,那永远淌不完的泪水

有时候,我路过这里/会看到你把头深埋在地上/独自沉呤/我想啊,你那叹息的声音/已被过往的汽车收走/响遍了,这整座城市

而在电闪雷鸣的那一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你都像是耸立在这里的,一座雕塑

土黄狗啊,我已经为你打听到了/你的主人又背上了行囊,已远走他乡/那个人说,这里并不是他的故乡/他的家,就是背在他肩上的行囊。”

也许这首诗,把在座的所有人都触动了,当杨娇满怀深情朗诵完后,之前热烈的气氛,在这时被一种淡淡的忧伤替代了。大家沉默了一会,就纷纷向诗人敬酒。诗人好像不胜酒力的样子,几杯酒下来,整张脸就红得发紫。轮到尹春敬他喝酒时,她心中居然萌生出了一种敬佩之情。

“大哥,刚才大家可都是听到了,”她说,“你说我像一朵花,那就请你赐一首诗给我吧!”

听到她这样说,大家嘻嘻哈哈就跟着起哄起来。

“看来,我们的‘迎春花’对你动情了,”会长抱着诗人的肩膀说,“你就赐诗一首吧!”

“我马上就建个群,”林老师说,“我把在坐的各位,都拉进群里,等他写好后,就发进群里,让大家也欣赏欣赏。”

“好啊!好啊!”

大家都欢呼起来。可这时,尹春看到和她一块正在林老师门下培训口才的唐肥肠,确显得闷闷不乐的样子。平时,班上就他爱和自己套近乎,有好几次还专程开车送她回家呢。她晓得他心里那点心思,可她就是装得傻乎乎的,和他若即若离。

“唐哥,来,我敬你。”尹春把酒杯递到了他胸前,“来,小妹陪你干了。”

唐肥肠好像受宠若惊的样子,急忙拿起酒杯和她碰了碰,然后仰头一口干了。

“散席后,坐我的车吧,我送你回家。”他说。

“哈哈,”杨娇说,“尹春,你的待遇高啊!”

“女同胞嘛?是用来爱护的唦!”唐肥肠说。

“那你为什么不来爱护一下我啊?”杨娇站起身来,弯腰笑着,“哈哈,是另有隐情吧?”

听了杨娇的话,尹春感到脸颊发烫了,这个时候她并没有去看那个唐肥肠,而是回过头来,看了看坐在旁边的诗人。他好像若无其事的样子,还在玩他的手机呢。她侧过身去看了看,发现他正在一个打开的微信诗群里,看诗呢。

“大哥,这种场合,你还是和大伙聊聊天吧。”她说。

“他都很内敛,”罗会长就坐在诗人的旁边,他接过话说。“兄弟姐妹妹们!下周日,还是在坐的这些人,我来请客。”

罗会长的话刚完,诗人就开口说话了,他说下周他有事要回一趟郊县的老家,就不去参加聚会了。

“你不来,多扫兴啊!”杨娇说,“我还想听尹春朗诵你写给他的诗呢。”

“那个简单,今晚上我回去写好了,发到群里就行了。”他说。

在自己常常参加的聚会里,大多数时候,在男人们的怂恿和调侃下,尹春以自己那动人心魄的身姿和美貌,往往会成为大家瞩目的焦点。可在今晚,因为诗人的存在,自己好像暗然失色了,这是她没想到的。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大家喝酒还没完全尽兴,诗人借口说有事,就站起来准备一个人离开了。

林老师和罗会长,也没有说几句客套话挽留他,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尹春似乎在辽阔的旷野,看到了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在他的身上正发生着许多故事,需要有人去阅读欣赏。她感到,自己就是那个想翻阅的读者。


聚餐结束后,尹春本想坐轻轨回家的,唐肥肠叫做她和杨娇,非要用车送她俩回家,说他已经叫好代驾了。唐肥肠本名叫唐糖,由于他家经营做卤菜的连锁店叫唐肥肠,大家就给他取了这样一个外号。连锁店主要由他老婆负责经营打理,他整天无所事事,常常开着他那辆白色的宝马X3越野车,出入各种社交场所,以此来虚度他自以为是的浪漫时光。常常和一些漂亮姑娘打情骂俏,在他看来,就是让别人羡慕嫉妒恨的浪漫事,他也因此乐此不疲。而这样的喜好,他也从不隐瞒,常常会在聚会时滔滔不绝讲出一番大道理来。说什么人生几何?该当醉时就醉酒,生在花丛中,就要做一只嗡嗡作响的蜜蜂。可也不是什么花都能采的,在上次聚会,尹春就听他讲过,他上了一个洒吧女孩的当,在酒吧被活活敲诈了几万块钱。他说他现在只和“良家妇女”打交道了,“我也不是非要采花蜜,”他说,“我主要是想和一些花花草草耍。”

正因为他这样“开诚布公”,尹春一直都把他防着,凡是他单独约她,她都找借口拒绝了。而多人参加的聚会,她都如约而至。这一点,连唐肥肠都看出来了,还在公开场合说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说他只是爱和漂亮女人交往,仅此而已。可谁又相信他的鬼话呢?至少她尹春是不信的。

上车后,尹春让代驾先送她回家,然后再送刘娇。她看到唐肥肠醉醺醺的样子,她怕最后送她回家时,在车上对她动手动脚的。唐肥肠确实喝多了,刚上车就对她和刘娇唠叨起那个诗人来。说什么写诗的人都是不负责任的人,特别是在对待女人方面。

“就好比我是蜜蜂,他就是蝴蝶,”唐肥肠拍着胸脯说,“蜜蜂是实实在在的,就是采了花蜜耍了流氓也是要吐出蜜糖来的。而蝴蝶就不一样了,只晓得耍流氓,只晓得窜种,从一朵花窜到另一朵花……还一点东西都不想付出。”

尽管尹春对他想表达的意思,不以为然,却对他丰富的想象力和形象的比喻叹为观止。

“所以,你们今后要防备的人不是我,而是他,那个诗人!”

“为什么要防他?”刘娇说,“我都没看出他那点不好,哪像你呀,只要一看到我们迎春花就色眯眯的!”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唐肥肠说,“我采花又不是白采,我是要吐蜜糖出来的。”

“那你问问她,愿不愿意?”刘娇说。

“我不愿意!”尹春说。

“那你来采我啊!嘻嘻,”刘娇坐在了前排,她扭过头来说,“我愿意,嘻嘻。”

尹春扭过头去,看唐肥肠怎么说,没想到他居然把手稍稍伸过来,放在了她的大腿上。她捏着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挪开了。

“师傅,麻烦你靠边停车!”她说。

“不是还没到你家吗?”刘娇问。

“我呀,下车去见那位诗人,”尹春说,“他给我发信息来了。”

“哈哈!不会吧?”刘娇说,“他就这么简单直接?”

这时,代驾司机靠边把车停了下来。下车后,尹春站在路边对刘娇说:“你这朵花,不是宁愿被蜜蜂采吗?我去见我的蝴蝶去了。”

“哈哈哈!去见你的鬼吧?”

刘娇哈哈笑着,向她挥了挥手。尹春转过身来,朝附近的地铁站口走去。其实,像唐肥肠这样的男人,尹春见得太多了,也见怪不怪了。只要自己不给他们机会,他们是占不到她的便宜的。作为一个拥有家庭的女人,如果不在和除了老公以外的其他男人交往时拿捏好分寸,迟早都会毁掉自己家庭的。虽说自己不是一个思想封建封闭的人,可也不是山上的野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采摘的。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尹春已经想到了唐肥肠,接着还会对她耍出来的花招。要么送戒子,或者白金项链,再狠点,大不了就是告诉她,还可以送一辆车给她,并以此作交换,让她上他的床。在这之前,尹春已经遇到过好几个这样的男人了,一路的货色,也几乎是同样的手段。可是……如果那个诗人对自己也产生了兴趣,他会怎么做呢?是写情诗吧?就像那首写给他的初恋那首诗那样?不过,他的初恋永远也读不到他写给她的诗了,就像他写的那样——她已经变身为一朵朵摇曵在荒郊的野花了。

进了地铁站,上了轻轨列车,尹春都还在想着这件事。如果诗人真的对她产生了兴趣,他就会如约把写她的那首诗贴在林老师新建的那个微信群里,或者,直接发给她。尹春心里充满了期待。

回到家里,尹春看到孩子已经上床睡了。老公也正好在洗澡,她回到卧室打开了电脑。正当她玩游戏玩得起劲时,老公进屋来了。她扭头看了看他,还没反映过来,就被他拦腰抱了起来,然后放到了床上。她挣扎着,像一朵正在被风雨摧残的花,直到心花怒放,直到粉身碎骨般的颤栗……然后,像往常一样,她去洗漱间洗澡……通过这种方式,她就能治愈了风雨带给她的创伤和欢愉。


第二天,只要手机有滴嗒的响声,尹春就要打开微信看看,看诗人是不是把写给她的诗,贴在了林老师新建的那个群里。整个上午,在商场一个品牌服装店上班的她,一边忙着接待顾客,一边抱有期待,还带着些许焦虑,一次又一次打开手机微信,翻看着。可她伸进河里的兜网,并没有舀起来她想要的鱼,兜里尽是些会漏掉的河水。到了中午,刘娇给她打电话来,请她晚上参加一个聚餐,说林老师到时候也会来。

“嘻嘻,昨晚上,你见到了那只蝴蝶了吗?”刘娇问。

“见了啊,见了我们家那只家蝴蝶,”尹春说,“你呢?已经被蜜蜂采了吧?弄到花蜜没有?”

“哈哈,你晚上来,来了就知道了。”

刘娇喜欢打牌,听说还欠了一屁股债,如果唐肥肠这只花蜂真的叮了她这朵花,以后的日子就够他受的了。带着这样的好奇心,下班后,尹春给老公发了条信息说不回家吃饭,就坐轻轨直奔刘娇说的那家聚餐的火锅店。那家名叫“水码头”的火锅店,开在了北滨路靠近嘉陵江的江边。七八张桌子摆在一块水泥坝上,水泥坝的外面就是嘉陵江,嘉陵江对面就是高楼大厦林立的渝中半岛。刘娇和唐肥肠已经等在那里了。

“还有哪些人要来啊?”尹春刚刚坐下,就问道。

“那个诗人,我是请不动的,我让林老师请。”唐肥肠喜笑颜开,“我把励志哥孙安庆也请来了。”

“哎哟喂,”尹春突然看到了刘娇的脖子挂了一根白金项链,“这根项链太漂亮了!”

“不贵,才三万多一点,”唐肥肠说。

“刘娇!你这朵鲜花,真的让蜜蜂给采了?”

刘娇笑着,一下子把手搭在了唐肥肠的肩上。

“他身强力壮,我心花怒放!”刘娇嘻嘻笑着,好像并不以此为耻,“人家本想采你,可你不愿呀。”

“对了,如果林老师把你的那只蝴蝶请来了,”唐肥肠说,“你就和他双宿双飞吧!不过,他吐不出蜜来。”

“我才不稀罕那个呢!”尹春说,“人家对我就没有兴趣。”

“你是说那首诗吧?”刘娇说,“这只蝴蝶也是,一朵娇艳的花明明盛开在他眼前,他装着好像没看到似的。”

不过,听说那个诗人有可能要来,她心里还是满期待的。等他来了,自己还可以撒娇似的问他,为什么还没有把写给她的那首诗写出来呀?除了自己的老公,尹春觉得她已经很久没有向别的男人撒过娇了。她对自己的撒娇还是蛮有信心的,如果是眼前的唐肥肠,只要她撒娇,一定会把他酥软瘫到在地的。为了征明自己的魅力还在,她决定就拿他,证明一下。于是,她坐了过去,胸稍向前一挺,把左手轻轻放在唐肥肠的肩上,右手却伸向了他的胸脯。

“想不到我们的唐哥这么大方……”

只见唐肥肠向后一仰,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显得狼狈不堪的样子。

“哈哈哈……”刘娇咯咯笑着,“唐肥肠!你……你娃的定力哪去了?”

“迎春花!你这是要吃人啊?”唐肥肠躺在地上说,“把我骨头都酥麻了。”

尹春忍住不笑,伸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唐肥肠刚刚坐稳,尹春又把手朝他胸口伸去,他急忙站了起来,退得远远的。就在那一瞬间,刘娇被他的狼狈相逗得哈哈大笑。

“迎春花!我发觉你是个狐狸精,”唐肥肠说,“我算是怕你了。我过来,你别摸我了哈?”

尹春抿嘴一笑,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太吓人了,”唐肥肠回到座位后说,“还好,我没……不然迟早都会死在你手里头!”

“有那么可怕吗?”尹春说。

“你差点把我的心都融化了。”唐肥肠说,“如果时间长了,你不得把我骨头都熬了吃了?”

刘娇一直在旁边笑着,尹春发现她的眼睛水都笑出来了。这时,她听到他们三个人的手机都嘀嗒响了一下,尹春还没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刘娇就欢呼起来。

“他把你写成了‘毒药’,哈哈,有意思!”

尹春急忙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界面,诗人在诗里写道:毒药

迎来了一阵风/迎来了一个姑娘/一身红衣裳/一朵纯洁的花/肉嘟嘟的樱桃小嘴/是花蕊

忽闪忽闪,水汪汪/黑白分明的眸子/像一只与花缠绵的蝴蝶

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名叫“毒药”

这样的花儿/不可亵渎/我们擦肩而过/就像彼此,路过了一阵风

“哈哈哈!迎春花,今后我们就叫你毒药啦,”唐肥肠盯着手机说,“这个人居然能辨认出你身上的香水味是什么牌子的,不简单!”

是啊,昨天自己身上喷的是一种名叫“毒药”的品牌香水,没想到这个诗人在这上面做起了文章。可这首诗除了表面的意思,好像也看不出来他已经对她动了凡心,针对这一点,尹春心中不免多了一丝失落感。

没多久,林老师和励志哥分别赶来了。在席间,互相调侃时,林老师也提到了这首诗。

“毒药、毒药,就是致命的诱惑,”林老师竖起一根手指说,“诗人为什么要用‘毒药’作诗名,这里面是有深意的。如果像你们理解的那样,仅仅是一个香水品牌,那你们也小看诗人的用意了,诗名就诗眼。”

“林老师,我不是让你请诗人吗?难道你也请不动他?”唐肥肠说。

“不是我请不动他,”林老师说,“事情分轻重缓急,如果他觉得做另外的事,比来参加聚餐更有意义,他就不会来的。”

听了林老师的一席话,尹春既得意,又失意。让她感到得意的是,诗人把她写成了“致命的诱惑”,让她失意的是,这“致命的诱惑”就坐在这里呢,就怎么没能诱惑他来参加聚会呢?可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知道今天我在这里吗?”她问。

听了她的话,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刚才说出来的那句话有多么的荒唐。

“哈哈哈!说实话,我还真没有告诉他你会参加这次聚会。”林老师说,“说不定他知道你在这里,还真会赶来的。”

“这样好啦!”刘娇站起身来,“我拍几张迎春花的相片,发进群里。他看到她在,说不定就赶来了。”

“这个主意好!”林老师说,“不妨试试看。”

尹春盈盈笑着,刘娇拿着手机对着她连拍了几张相片。不大一会,尹春听到大家的手机都嘀嗒嘀嗒响了几下。她打开微信,看到自己笑得像花一样灿烂,如果诗人真是她梦想中的那只蝴蝶,他会翩翩飞舞,前来和她约会的……她突然听到林老师的手机响了,林老师拿着手机离开了座位。是不是诗人打给他的啊?她这样想着。而这时,唐肥肠和励志哥赌酒划起拳来。林老师很快回来了,他说那个罗会长要来找大家吹牛侃大山。

“失望了吧?”刘娇对她说,“你的那只蝴蝶说不定正在约会别的花朵呢。”

“他不是那样的人,”林老师说,“他应该在家里写小说吧。”

“他还是个作家?”刘娇问。

“是啊,既是作家,也是个诗人。”林老师说,“现代社会,这样的古董太少见了。”

“你怎么这样说人家呢?林老师,”刘娇说,“他不是你的兄弟伙吗?”

“哈哈,你会错意了!我的意思是说这样的人珍贵。古董珍贵啊。”

“这还差不多,”尹春说,“现在的人太物质了。”


早晨醒来时,尹春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体,好像在一家宾馆里。惊悚中,她仿佛在一个个镜头里,看到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罗会长一直色眯眯的和自己调侃着,自己经不住他的吹捧频频举杯和他喝酒……后来,聚餐结束后,她选择了让励志哥孙安庆送她回家。因为看上去,他最老实了。由于走路站不稳,她还记得他把自己背在他的背上,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后来?后来他背着他来到了一个房间,把她放在了床上……再后来?再后来就什么记不起了。

抽泣了一会,尹春发现自己的挎包放在了床头柜上。她取出手机,看到了二十多个未接来电,除了几个单位打来的电话外,另外的电话全是自己的老公打来的。她看到时间已到了上午十点,就急忙拨通了单位李姐的电话。她对李姐说,她昨晚感冒发高烧了,由于到医院去时,忘记带手机,这会吊完水回家,才有机会向她请假。李姐对她说,下次遇到生病了要提前请假,这样单位也好提前安排人替她。尹春连忙说了几声对不起,李姐就说让她好好休息,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除了那些未接电话,还有一条励志哥发给她的信息。尹春打开看到:尹春:对不起!昨晚你喝得太多,你连话都说不清楚。我问了你几次,你都没说清楚你家住在哪里,我只好带你住进了宾馆。把你背上床,安排你睡好后,我本想离开的。可又怕你醉后会出点什么事,就留了下来。你不知道,你吐了自己一身,我只好把你的裙子脱了,在宾馆给你洗了。到了后半夜,看到熟睡中的你,我没能控制住自己,就把你给……请你原谅,我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常常出席各种聚会,也常常和很多男人打情骂俏,我想你肯定经历过很多男人,也不在乎多了我这一个吧?不过,我还是要对你说声对不起!因为,我对你做这样的事,并不是在你清醒的时候,也未征得你的同意。对不起!

看完励志哥发来的信息,尹春到洗漱间的窗口,找到了自己的裙子。裙子已经风干了,她取下来穿上后,又回到了客房。在床上坐了一会,她拿起手机拨通了110报警说她被人强奸了。

在警察来到之前,她浮想联翩,反省了一下自己,就觉得自己被别人误会得太深了,都不知道她内心的纯洁——她不过是一朵会行走的花儿,只是一直太爱炫耀自己。她不喜欢那些嗡嗡作响的蜜蜂,只喜欢像诗人那样的蝴蝶,陪伴着自己开遍漫山遍野……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张红:笔名:拾得47 、红歌。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创作和发表过小说《爱到心花怒放时》《菩提山》《石痴》、《高峰岛》、《和尚》、《暗流》、《朝潮》、《潮汐》、《林峰寺》等,诗歌《这个夏天》《来点风多好》《奇迹》巜青石板路》等。作品散见于巴渝文化网,起点中文网,江山文学网,呆萌写作网等网站和一些报刊。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