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缺

花无缺

发表于 2020-02-02 22:56:32
582 字 · 44 阅 · 0 评 · 0 赞

   乡村的冬天真的很冷,这已经是我人生的第32个冬天了,天空不时传来飞机经过的隆隆声,一会可以听见鸡鸣的声音,简直和小时候声音一模一样,那时冬天寒冷要远超过现在,记得每次大雪过后,早上醒来父亲已经把院子的雪扫的差不多了,我和姐姐出去打冰锥,长长的冰锥挂在房檐角落,打完后堆雪人打雪仗,玩的不亦乐乎,现如今只有我和母亲在家,姐姐有了自己的家庭,哥哥在外值班,昔日的欢声笑语都只能成为回忆

吃过晚饭后更多的听说母亲唠叨家常,也许我一直无法理解她,走进她内心深处,也可能因为家境的缘故,她从未停止过抱怨,抱怨命运的不公,过往琐事一遍遍提及,这些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我无法理解已年过半旬的人为何一直揪着这些不放,都说四十不惑,她为何一直不能释怀?

她和我的多次谈话都会和别人家孩子对比,每次我必和她大吵一顿,拿别人的标准来衡量我们,而上苍总会和人类开一个玩笑,你越是想得到什么就越不让你得到,终于在她屡次的打击嘲讽和抱怨下,生活越发让她失望,但是她仍固执己见……

我和她每次意见向左,只能选择沉默,不再作任何无谓的争辩,我只有独自去做我手头事情,而她却独自一人在自己房间,我和她的沟通似乎永远都有一条巨大的鸿沟无法逾越,作为晚辈尤其作为子女,我知道无论父母是对是错,我都不该有任何违背老人的意愿,可我仍然无法控制自己,有时我想我可能会万劫不复,即使如此,我还是做不到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