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0-02-11 17:13:59
3188 字 · 99 阅 · 0 评 · 1 赞

timg (2)

文/樊荣强

龚文强万万没有想到,服务员带进来的那个客人,竟然是刚才在电梯上遇到那个男人。龚文强无意识地从椅子上起身,往边上躲。

“兄弟,到了!来来来,坐坐坐。”林正荣与客人握手,以兄弟相称,没有喊他的名字,也没有喊他的职务,看得出来是非常熟悉的。

“我没有迟到吧?”来客寒喧道,“林总你太客气了,应该是我请客的,你非要请,搞得我不好意思!”

“来,介绍一下,”林正荣指着陈娇,“这个美女不用介绍了吧?”

“不用,不用。”陈娇回应道。

“当然不用,见过一次就已经铭记于心了!何况已经见过好多次。”客人表现得很随意。

“这位你不认识。”林正荣指着站在一边的龚文强,“他是我的见习助理。”林正荣给龚文强封了个见习的头衔。

客人与龚文强对视了一眼,怔了一下,让林正荣看见了,问道:“你们两个以前认识吗?”转身对龚文强说,“这是渝峰公司的老板王长江老总。”

“刚刚认识。”王长江似乎话里有话。

“是的,刚刚认识。”龚文强也附和着王长江,脸上有些尴尬。

“你们两人好象有故事哟?”林正荣似乎故意揪住不放。

“刚刚在电梯里见过。”龚文强解释道。

“那怎么不一起进来?”

“我有点事,在外面打了个电话。”王长江帮着打了个圆场。

“对不起,王总,刚才不好意思,确实是因为不认识。”龚文强觉得不应该隐瞒刚才的误会。

“什么意思呢?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说是刚刚认识,怎么又说不认识?”林正荣不把事情搞明白就是不罢休。

“我抢了王总的电梯。”龚文强解释说,“刚才我跟王总同时上电梯,超载了,王总高风亮节让我坐了,我急着上来。”

“这是我们王总的风格。”陈娇在一旁称赞道。

“他在你这样的美女面前肯定高风亮节了,对男人也高风亮节,我还是有点怀疑。”林正荣打趣道。“来来来,坐下来说。文强,你刚才占了王总的便宜,等会儿你要好好敬王总两杯。”

“我认罚!”龚文强乖乖地答应了。

菜上齐了,酒也倒好了。

“来,我先提一杯。”林正荣举起酒杯,“感谢长江兄弟今晚光临,希望我们的问题今晚圆满解决。干了第一杯!”

林正荣一仰脖子,一杯酒下肚,其他人也一起干了。

上周四,南山集团的楼盘云岭一号的售楼部失火,几间办公室烧了,展示厅的一堵隔墙也烧坏了。不算那些烧坏的资料,就是恢复售楼部,也需要300多万元。警察看了现场,确认是因为电路短路造成的。

这个售楼部是南山集团修建的,渝峰公司是销售代理公司,所以房子交给他们使用。问题是,渝峰公司在使用过程中,不存在使用不当,要不要承担经济责任呢?

“关于云岭一号售楼部的问题,”林正荣望着王长江,“你们还是要承担30%的责任,这个是我们公司的底线了。长江,你必须为我扛点责任!”

“我想帮你扛啊,但是,这真的很冤枉,法律上也讲不通啊。”王长江开始叫苦,“30%就是一百万打水漂了,你知道我们挣钱也不容易。如果是我们的责任,我全赔都是应该的。”

按照常理,开发商是甲方,代理商是乙方,通常都是乙方做东,甲方做客。龚文强这才明白,为什么林正荣要请王长江喝酒,原来是有求于人家。

“来,我提第二杯。”林正荣又举起了杯子,跟王长江碰了下,自顾自一饮而尽。

大家都跟着干杯。

“长江,你不要只跟我谈什么应该不应该,什么叫应该?什么叫不应该?如果单纯讲法律的话,我们公司的法律专家在这里,你说你比我们的陈娇美女懂法律吗?”林正荣望着陈娇,陈娇把转头把桌上的几个人都看了一眼。

“岂敢在美女面临讲法律,人家是专业出身。”王长江假意谦虚。

“是的,不要讲法律。”林正荣说,“这个时候,要讲担当,要讲兄弟情分。如果你这个时候不帮我扛点事,就不是兄弟,这就是不应该,你知不知道?你站出来,跟兄弟解决困难,这才是你的应该!”

“又来,喝第三杯。三杯之后随便喝!”林正荣又举起了酒杯,跟大家碰一下,一饮而尽。

大家又都跟着干杯。

“林总,你别这么讲,你这么讲,好象我是个无情无义之人。”王长江为自己辩解,“售楼部起火,我们还要花好多人力物力来恢复资料,好多纸质资料烧了。幸好电脑没事,不然麻烦就更大了。现在还要我们来赔钱,确实是个冤大头啊!”

“王总,我觉得不能这么看问题。”龚文强接过话来说,举起杯走到王长江面前,“我觉得你是一个大度的人,不是斤斤计较算小账的人。刚才你主动给我让电梯就是最好的证明。来,我敬你一杯。为了表示赔罪,我喝两杯。”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不知者不为罪。”王长江说,“刚才是因为不认识,何况你要急着上楼嘛。而且你算是今天的主人,客随主便,主人应该先到嘛!”

“谢谢王总理解,王总就是高风亮节,而且善于理解人。来,我把第二杯喝了,算是赔罪。”

“你要说赔罪的话,得再来一杯,至少三杯才表示诚意。”王长江拿起酒瓶给龚文强倒酒。

“好的,三杯就三杯,只要王总免我死罪!”龚文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说:“我觉得售楼部的问题,我们可以这么看。林总,我不知道说得对不对?”

“你说来听听。”林正荣鼓励龚文强。

“王总,林总这个忙你一定要帮,不然他在老板那里过不去。我看你跟我们林总也是好多年的交情了,林总也跟你是兄弟相称,我相信这个情分绝对不浅。如果不帮林总这个忙,我想你自己心里都过不去。”

“我肯定是要帮这个忙的。”王长江说,“我不是已经答应了承担20%的责任吗?但是你们老板也太精了。”

“老板有老板的算账方法。”龚文强说,“你们渝峰公司跟我们南山集团合作有八九年了吧,这些年抱着南山这个大树肯定赚了不少钱。在我们老板看来,这都是他给的机会。”

“和南山集团这个大公司比起来,我只是赚了点渣渣钱钱。这也是我们该赚的钱吧!我们赚的都是辛苦钱。”

“但是,老板就是这么看的,他认为你们赚钱,都是靠着南山集团才赚到的。我们林总这些年也给了你不少关照!”

“是的,我特别感谢林总。”

“所以,我们不能只算眼前这个小账,要算大账,要算未来的账。我相信,只要有林总在,只要我们渝峰公司继续还跟南山集团合作,售楼部这个损失都是小数字,以后这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都赚得回来。”

“说得好!”林正荣喊了一声,“来,倒酒,喝一杯!”

陈娇拿起酒瓶给大家倒酒。

“王总,售楼部的问题你跟林总解决了,以后林总是不是要更加关照你?”龚文强望着两位老总。

“当然,危难之处显身手,兄弟天天喝好酒!”林正荣举起杯,“来,我们一起再干一杯!”

“好嘛!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认了,30%。”王长江坐下,对林正荣道:“以后可要更加关照兄弟呀!”

“我懂!放心!兄弟!”林正荣拍了一拍王长江的肩膀,转身对陈娇说,“明天一早就把合同发给王总。”

“好的,明天一早就办!”陈娇答应道。

“唉——”王长江叹了一口气,“我今晚喝个酒,几十万就没了,这个成本有点高啊!林总,你这个助理还挺厉害的,叫什么名字呢?不好意思,刚才介绍的时候没有记住。”

“我叫龚文强。”

“龚文强?许文强?”

“我姓龚,龚文强,不是许文强。我一说我的名字,很多人都要说到许文强。”

“好,龚文强,我记住了。”王长江问林正荣,“你这个助理跟你多久了?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我还不是正式的呢!”龚文强接过话来说,“刚才林总跟你介绍我是见习助理,其实我只是个临时工,公司还没有正式聘用我呢。”

“是的,他今天来公司面试。”林正荣道,“今晚正好有这个饭局,所以把他叫上,顺便考察一下,你们两位觉得这个助理怎么样?”

“我觉得不错!”王长江说,“脑袋反应快,口才也不错,形象气质都挺好。如果你不收的话,那就到我们公司来干,文强,你觉得怎么样?”

“嘿嘿嘿!”龚文强笑而不答,眼睛看着林正荣。

“你说怎么样?”林正荣望着陈娇,“美女看人眼光更独到些,陈娇,你发表下意见。”

“他刚进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了,他就是你的助理,他已经正式上岗了,而且表现不错。”陈娇说补充了一句,“我喜欢公司多来些帅哥。”

“那好,就这么定了,跟着我干。你多久可以一上班?”林正荣举起酒杯,“为我们龚助理获得新的工作干杯!”

“明天就可以上班。谢谢林总提携!我一定努力工作,绝不让你失望!”龚文强脖子一仰,又干了。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元写作——快速成为非文学写作高手》《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8723361670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