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

张红

发表于 2020-02-22 15:53:53
3115 字 · 58 阅 · 0 评 · 0 赞

回到学校,已是傍晚了。田四准备泡方便面当晚餐时,他的表哥打来电话说,有个朋友晚上要请客吃饭,让他也去。田四还记得他就是在那天晚上认识罗书怀的,另外一个名叫张健的、在学校后勤处上班的年青人,也是在那天晚上认识的。这两个人,替他打开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既充满了诱惑,在他看来却又是伤风败俗的——这两个人,就像荒郊野外不受拘束的花蝶,只要看到一朵盛开的花,就会直接扑上去采的。没过多久,田四就想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是那样的人。在生活中际遇的漂亮女人,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道道、让人馋嘴的菜罢了,能吃上一口,就会偷吃一口的。

表哥所说的那个当晚请客的朋友,就是罗书怀。他和他的兄弟伙,各自开的那两家餐馆,就在田四那幢学生宿舍左侧的一条内部道路旁边。学校的火食团也开在了附近一幢原来是仓库的房子里。在开学之前,罗书怀办了七八桌,把学校的老师都请来了。在那天晚上,在酒席间喝酒调侃时,田四才知道徐莉和娇娇并不是学校的老师,她俩个是在合川总校那边,这学期开始读大四的学生,是学校临时抽到这家新开的学校来帮忙的。席间,罗书怀的老婆花姿招展,一手提着啤酒瓶,一手拿着一个玻璃杯子,逢人便敬酒。当她来到田四面前时,田四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啤酒,很有礼貌地站了起来。她的眼中,开着两朵桃花,色眯眯在他的眼中搜寻了一会,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到了她想要找到的东西,只见她嗲声嗲气叫了一声帅哥,然后碰了一下他手中的杯子,仰头一口就干了。那一刻,田四看到她胸前那对丰胸颤抖了一下,似乎要呼之欲出的样子。而这一切,好像被坐在桌对面的徐莉看在了眼里。

“帅哥,我也敬你一杯,感谢你今天在嘉陵江救了我,”徐莉说着也站了起来,“我先干为敬。”

田四急忙把杯中的酒干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向着徐莉晃了晃,又干掉了。

“他是我表弟,”身边的表哥介绍说,“开学后,还要麻烦大家多介绍些学生照顾照顾他的生意。”

“我那算什么生意啊,”田四说,“我下岗了,出来混口饭吃罢了。”

“你别小看了这学校开小卖部的,”罗书怀说,“只要开学了,到时候你忙都忙不过来!”

“托你吉言,要真像你说的那样,也不枉我离家背景,到这么远来混口饭吃了。”

“混口饭吃还不容易啊,”罗书怀说着,往自己杯里倒满了酒,“来,兄弟!看到你就感到亲切。来,干一杯!今后,我烟在你那里买,盐巴在你那里拿。”

田四感到罗书怀还算豪爽,一点都不像个教书匠啊。

坐在田四右边的张健,就是学校日常监管田四他们这些在学校做生意的直接领导,当着表哥的面,他也和田四干了一杯,还说以后在学校需要帮什么忙,直接找他好了。要不是自己的表哥在学校当副院长,这些人会这样对待吗?尽管田四世面见得少,可这一点,他还是想得到的。

第二天上午,没有生意可做的田四关了店门,到学校外面的街上逛了逛。这条所谓的“街”,其实就是公路旁边一排长达一公里,由民房改成商店的门店。而公路的另一边,是正在开发出中的工业园区,是一大片遍地杂草丛生的空地。在一个门店的门前,他看到一个人躲在屋檐下的阴凉处,在一张薄膜上摆了一些书在卖。这两天,闲得无聊的田四迫切需要借助某种方式来打发时间,看书,对他来说再适合不过了。他挑了几本书,翻了翻,突然对修身养性方面的书籍产生了兴趣。最后,他挑了一本王阳明的《传习录》和朱熹编辑的《近思录》买了下来。这两本书都把文言文翻译成了白话文,他觉得自己应该读得明白。那个时候的田四已经预感到,上苍已在他的人生中打开一个对他而言,相对陌生的花花世界,如果自己没有足够的定力,是极有可能迷失掉自己的。到最后,说不定,还会来一个妻离子散的下场。而这两本书,对他意味着什么?多年以后,他回想起来都还感觉到了欣慰。他感到上苍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户的同时,也送给他了一个护身符,结果如何,就看他本人的造化了。

回来小卖部,他就迫不及待看起书来,特别是王阳明那本《传习录》,更是让他着迷不已。王阳明在书中所说的那套“省察克治”之功和“致良知”的功夫,在他看来,是切实可行的。于是,他真的反省了一下自己,看自己心中出现的念头,哪些是私欲杂念,哪一些是良心发现。

当天中午,田四看书看得入迷时,徐莉拿着个饭盒进来对他说,罗书怀那家餐馆已经开始营业了,问他去不去那里打饭。田四还真感到肚子饿了,就跟随她一起来到了餐馆。田四问过徐莉后,就点了一荤一素一汤。他想啊,徐莉还是一个学生呢,自己大方一些,也没多大个事的。让他没想到的是,吃罢饭,罗书怀居然不收他的钱。

“你们第一次来,这次就算我请客了!”罗书怀爽爽快快说,“今后多在学生面前,美言几句就行了。”

“罗老师,你昨晚才请了客,今天又请客,当兄弟的,承受不起。”田四说着,就拿着钱往他包里放,“收下吧,你也是小本经营。”

“那好吧,给你们打五折。”

见到罗书怀这样说,田四也只好随他了。这也是田四第一次感觉到,罗书怀的大气。在回去的路上,徐莉说这个罗书怀还蛮大方的,像个男人。田四听到她这么说,就觉得这个罗书怀好像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俗话说得好啊,事出常态必有妖。

到了下午四点,徐莉一个人来到了小卖部,她说她们又要去河里泡澡了,问他去不去。如果不去洗澡,那晚上也只能到卫生间去冲洗身子了,这大热天的,一天不洗澡都是不行的。至从上午看了王阳明的《传习录》后,田四自己觉得已经有了一番心得,就是面对诱惑,他也能坦然面对的。见他答应后,徐莉就说回寝室换好泳衣再来叫他。趁徐莉回寝室之际,田四也关上门换上了泳裤。出门时,他看到她一个人穿着泳衣走了过来。

“其他人呢?”他问。

“她们已经去了,”徐莉说,“在办公室,她们嚷嚷着,说要去游泳,就先走了。我因为要整理文档,耽误了。”

走到凹槽那条盘旋的公路上时,徐莉嫌他老是跟在她身后,就不耐烦起来。

“田哥,你老是跟在我身后,是不是怕我把你吃了啊?”

“不是的,我是怕别人误会。”

“路上又没有其他人,这么清静,谁会误会啊?”徐莉说,“我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我来自一个小地方,我们那里的人胆子都小。”

“嘻嘻,你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徐莉说,“田哥,我听说昨天我们游泳那个地方的下游,也有地方适合游泳,水更浅。我们就去那里吧?”

“那她们呢?”

“我们先去看看,然后打电话叫她们过来。”

“随你吧。”

在一个岔路口,徐莉带着田四走进了一条林萌小道。小道两边都是竹林,竹林的上空是香樟树的树荫。树荫里有几只画眉,在鸣叫。竹林一直延伸到了坡脚的嘉陵江边,来到江边,田四看到岸线沿山脚的凹槽,形成了一个水潭。

“怎么样?这个地方幽静吧?”

“那你打电话叫她们过来吧。”

“我们先下水去试试深浅,然后,打电话给她们。”说着,徐莉把手机搁在了一块石头上,试探着走进了水里。“你下来吧,水好凉。”

田四脱掉外衣后,也走进了水里。刚下水,徐莉就嘻嘻哈哈朝他浇水,田四摸摸脸颊,一下子钻进了水里。当他在水潭中央钻出水面时,他看到徐莉向着他游了过来。那里比他的个头深,他生怕徐莉游过来会发生什么意外,就迎着她游了过去……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俩个人碰头后,徐莉一只手楼住了他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在他身上试探着捉住了他的羞处。

“别这样啊,我已经有老婆了……”

可徐莉好像不知道羞耻似的,松开他的羞处后,又用两条腿夹住了他的腰身。她是不是有病啊?田四突然想到在工厂上班时,一个师傅对他说过,有的姑娘想男人想疯了,就会犯花痴,就会缠住自己喜欢的男人一直不放手,至死不渝……想到这里,田四不由得害怕起来,可他也不敢用力推开她啊。田四试着往下探着,还好,那个地方的水并不深,站在那里刚好淹到肩膀。过了一会,应该是看到田四没有什么反应,徐莉居然松开手脚放开了他。

“你还真是柳下惠啊?”她说。

“什么意思啊?”他问。

徐莉不再答话,转身向岸边游了过去。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张红:笔名:拾得47 、红歌。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创作和发表过小说《爱到心花怒放时》《菩提山》《石痴》、《高峰岛》、《和尚》、《暗流》、《朝潮》、《潮汐》、《林峰寺》等,诗歌《这个夏天》《来点风多好》《奇迹》巜青石板路》等。作品散见于巴渝文化网,起点中文网,江山文学网,呆萌写作网等网站和一些报刊。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