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0-10-25 22:38:15
5066 字 · 162 阅 · 0 评 · 0 赞

c17828667815447fb3e372ada6276055

【传说一】:

桐城县志记载:清代康熙年间,文华殿大学士、礼部尚书张英在京做官。 在桐城的家人因建房子与邻居与叶家大户比邻而居,张家准备扩大府第,要叶家让地三尺,而叶家却寸土不让。张家老夫人便修书一封给在京城当宰相的儿子张英,要他出面干预。张英对家人仗势欺邻十分不满,当即作诗回复:“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老夫人见诗后深感愧疚,命人反将自家院墙推后三尺。叶家对此颇受感动,也马上将院墙推后三尺,于是两家之间就形成了六尺宽的巷道,成为有名的“六尺巷”。

【传说二】:

在合肥三孝口西南侧,曾有一巷,名“龚万巷”,又名“龚弯巷”。说起该巷由来,在民间流传有一颇具趣味的传说。当年这里曾居住着两户相邻的人家。一家姓龚,家主为朝廷重臣,人称“龚大司马”;另一家姓万,家主为地方权贵,人称“万大老爷”。此两户人家,虽相邻多年,但并不来往。好歹是左邻右舍,各走各的门,各用各的灶,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孰知这年,龚、万两家同时大兴土木,翻建房屋,大有以亮宇而显荣贵之意。其实这本是各家自己的事,但问题是,此两户人家在翻建房屋时,均欲将各自山墙向外延伸,以扩大房基,结果引发了争吵。你不允我不依,一时间吵得天昏地暗,直吵到县衙老爷那里。龚、万两家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家,县衙老爷乃七品芝麻小官,岂敢轻易判决,以致官司迟迟没有结果。龚家因家主官大,见此小小的官司竟迟迟无果,不免气愤难忍,无奈何,只好派管家人持书星夜赶往京城,禀报龚大司马,希求龚大司马出面干预,以振族威,出掉这口怨气。再说远在京城的龚大司马,接到家书后,见诉,起初确也很气恼,好在其妇人乃一知书明理之人,闻情后淡淡一笑而劝道:“相邻相争,只为一墙,何值如此。汝乃朝廷要臣,官居高位,对此区区小事,当大度才是,让人几尺何妨?”龚大人闻妻言之有理,顿时息怒,随即付书一封,交管家人带回。龚家人接到龚大人来书,拆开一看,见书仅诗一首。词曰:“千里来信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还在,不见当年秦始皇。”龚家人见言,皆息怒默语,悄悄将与万家相邻的山墙拆除退后三尺。龚家一反当初的举动,使万家很受震动,愧疚之余,也仿效龚家做法,主动将与龚家相邻的山墙退建三尺。这样一来,使得龚、万两家宅居间形成了一条六尺宽的巷道。人们便把这条巷道称为“龚万巷”,也即后来改称的“龚弯巷”。

【传说三】:

清朝康熙年间的大易学家、理学家胡煦(1655—1736)在京为官时,收到家信,老家与邻居为房屋地界发生纠纷,以至中间巷道狭窄几乎不能走人。胡煦当即写下上面诗句,托人带回家中。于是胡家在原来争辩的基础上朝里让了三尺,邻居非常感动,也朝里让了三尺,过道多了六尺,为此陡然开阔,行人不再感到狭窄,于是时人称此巷为“仁义巷”。此故事在光山县几乎家喻户晓,已被载入《光山县志》。

【传说四】:

明朝郑板桥说。郑板桥的弟弟为了盖房子与邻居争地,彼此互不退让,郑板桥回信时做了一首诗:“千里捎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邻居知悉非常感动,遂各自退让三尺,而成了六尺巷。

【传说五】:

明朝郭朴说。吏部尚书郭朴曾写劝弟诗:“千里捎书为一墙,让他几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传说六】:

 明朝舒芬说。明正德年间的状元舒芬家书:“千里书来只为墙,让他几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传说七】:

明朝林翰说。林翰《诫子弟》诗云:“何事纷争一角墻,让他几尺也无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传说八】:

清朝张廷玉说。张廷玉是前述张英的儿子。雍正年间曾写家书:“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传说九】:

清朝曾国藩在长沙岳麓书院读书时与某十同住一寝室。某生脾气暴躁,他的书桌距窗口好几尺,曾国藩为了取光,将自己的书桌移到窗前,某生见了大为恼火.说:“我案头的光线被你挡住了。”曾国藩却和气地说:“那么我的书桌该放在哪儿呢?”某生指指床边说:“可放在那儿。”曾国藩就按他的意见办了。又有一次,曾国藩熬夜读书,某生更是大为恼火,说:“平时不读书。现在却如此吵闹。”曾国藩昕了,立即改为低声默读。曾国藩这样做,是他给弟曾国潢的家书中写过:“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传说十】:

 清朝何绍基说。道州人何绍基家书:“万里家书只为墙,让人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六尺巷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乡邻和谐的典范。人们在津津乐道六尺巷的故事时,往往盛赞张英,认为是张英的宽宏谦和不倚势欺人成就了六尺巷。其实不尽然,六尺巷的成就,是张英、吴氏和桐城县令共同作用的结果。

首先,六尺巷是张英居高位而谦冲自牧的结果。清代的大学士相当于宰相,位高权重,国之重臣。张英不仅自己深受皇帝信任,其子张文瑞在仕途上也有建树,后来也做到了大学士,“父子俱学士”,被时人传为美谈。邻里吴氏,名不见经传,在声威赫赫的张家面前,不过是大象脚下的一只蚂蚁。在发生相邻纠纷时,张英没有倚势欺人,相反,还要求家人自让三尺,身居高位能如此谦冲自牧,让人肃然起敬高山仰止。

其次,六尺巷是吴氏敢维权不畏权贵的结果。这位敢向相爷叫板的吴氏,据黄梅戏《六尺巷》编剧王晓马说,“查遍能查的资料,问遍了能问的老桐城。还是那几个字:邻里吴氏。”除了拥有不菲的家财,这个吴氏没有什么特殊背景。在抑商贱商的封建社会,富不和官斗是传世的明训,有钱和有权,不可同日而语,根本就不在一个重量级。这位“不识相”的吴氏,竟敢公开挑战,和张家对簿公堂,其维权的勇气,让人敬佩。吴氏若“识时务”,识趣地忍气吞声,六尺巷也就胎死腹中。

最后,六尺巷是桐城县令不阿贵不欺民的结果。“朝中有人好做官”,为了攀龙附凤,许多人卑辞令色,多方钻营,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作为桐城县令,自己辖区有张家这么一棵大树,真是天赐机缘!能攀上这棵大树,飞黄腾达功名富贵直如探囊取物。只要他懂事能来事,何愁不能给张家留下美好印象。这个相邻纠纷最终双方和解,桐城县令似乎并未起多大作用。其实不然,毕竟一方当事人是当朝大学士,桐城县令不能不慎重,他能够做到不枉法,不做葫芦僧判断葫芦案,难能可贵。若先给吴氏这个“刁民”三百杀威棒,重刑之下,六尺巷也就灰飞烟灭成为泡影。

林语堂在《风声鹤唳》中说:“不争,乃大争:不争,则天下人与之不争。”

诗人流沙河还说:“面对网难不要硬拼硬抢.退让几步,找出困难与困难之间的缝隙.然后迎头赶上就容易多了。”

列宁有一次下楼,在楼梯狭窄的过道上,正碰见一个女工端着一盆水上楼。那女工一看是列宁,就要退回去给他让道。列宁阻止她说:“不必这样,你端着东西已走了半截,而我现在空着手,请你先过去吧!”他把“请”字说得很响亮,很亲切。然后自己紧靠着墙,让女工上楼之后,才下楼。

有一天,歌德去公园里散步,迎面走来了一个曾对他的作品提出过尖锐批评的批评家,这个批评家站在歌德面前高声喊道:“我从来不给傻子让路!”歌德却答道:“而我正相反!”一边说,一边满面笑容地让在一旁。歌德的幽默避免了一场无谓的争吵,同时也消除了自己的恼怒。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既为自己摆脱了尴尬、难堪的局面,顺势下台,同时又显示出自己的心胸和气量。

一首古诗有多种版本传说,并引出许许多多古今中外故事,但是它告诉我们的道理是相同的:“多一分谦让,多一分宽容。”窄窄的一条“六尺巷”,在大力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尤其引人深思。

古有退避三舍、田忌赛马,它们也都是稍微一“让”。就“让”出了思考的时间,让出了回旋的余地,一瞬间“让”小了抓住敌人劣势的机会。“让”出了百密一疏的破绽.立刻就找到成功的方向。

宽容是人和人之间必不可少的润滑剂。它和诚实、勤奋、乐观等价值指标一样,是衡量一个人气质涵养、道德水准的尺度。宽容别人是对对方的一种尊重、一种接受、一种爱心,有时候宽容更是一种力量。忍让包容是一种美德,但真正能做到者并不很多。当今物欲横流,钱权当头,能够退地三尺者,更显弥足珍贵。和谐社会和为贵,争斗的结果往往是两败俱伤,各食恶果,到头来懊悔莫及,何妨不退让三尺皆大欢喜呢?

“当你伸出两只手指去谴责别人时,余下的三只手指恰恰是对着自己的。”美国的父母常用这句话教育他们的孩子。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总是对自己很宽容,对别人很苛刻。自己说错话了,会说就这一次,下次不会了;自己迟到了,会说昨天工作太累了;因为赶时间闯了红灯,会说事情紧急,没有注意;得不到晋升的机会,会说自己生不逢时……

相反,对别人就截然相反了:别人做了对不起我们的事情,我们会时时挂在嘴边;别人长了工资晋了职,我们会背后抱怨老板有眼无珠;别人嫁了个好老公,我们会想没什么了不起……

 我们就这样生活,曰子就这样一天天过下去,然而我们是否会感到自己活得很累呢?由于对自己的过多宽容,导致我们曾经有过的错误一犯再犯;由于对别人的抱怨,我们周围再也看不到真诚的笑脸,而只是一张张神态各异的假面。我们又开始埋怨起来,埋怨生活如此的冷漠乏味且沉重不堪。然而这一切都怨谁呢?倘若我们能将自己挑剔的眼光从黑暗的谷底走出来,用一颗宽容的心去看待周围的人和事物,我们就不会如此沉沦失望了吧?

宽容是我们每个人都应具有的美德。具有宽容心的人,能在事情陷入僵局时峰回路转,也能使紧张的人际关系变得柳暗花明。宽容是一剂良药,它能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和谐,使我们更多地替别人着想。

很多人,能容忍他人的固执己见、自以为是、傲慢无理、狂妄无知,却很难容忍对自己的恶意毁谤和致命的伤害。但惟有以德报怨,把伤害留给自己,让世界少一些仇恨,少一些不幸,回归温馨、仁慈、友善与祥和,才是宽容的最高境界。

当一个人能宽恕别人的时候,压力才能得以缓解,才能恢复心理平衡。你是要放在心中继续计较而折磨自己呢,抑或放下过去,洗净它的污染,重新创造新的生活呢?

一位哲人说过一番耐人寻味的话:天空收容每一片云彩,不论其美丑,故天空广阔无比;高山收容每一块岩石,不论其大小,故高山雄伟壮观;大海收容每一朵浪花,不论其清浊,故大海浩瀚无比。

宽容是深藏爱心的体谅,是一种智慧和力量,是对别人的释怀,也是对自己的善待,更是对生命的洞见,是一种人生的境界,宽容了别人就等于宽容了自己,宽容的同时,也创造了生命的美丽。

古人讲天人合一,物我一体。与人过不去就是与自己过不去,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本质在与自己斗。自己与自己相处好,才能与别人相处好,自己与自己成了好朋友,才能与别人成为好朋友。这便是境由心造,道法自然。  

人生在世,不得意者十有八九,人生要面临许许多多“又何妨”的事。退让一步天宽地阔。何妨不想开点、看淡点,日子过得舒坦点。  

热爱书画,本来是为了养心养性,抒情达意。硬是有人过不去,视名利若生命,结果累死在案头上。悲哉,少点名利“又何妨”。  

老板本来已很有钱,几辈子也用不完,硬是要开创新局面,争什么大富首富,累死在钱眼里。悲哉,少赚几个“又何妨”。  

当官的本来已衣食无忧,富贵兼得,硬是要贪得无厌,斗来斗去,结果祸起萧墙,锒铛入狱。悲哉,少升一级“又何妨”。  

吃亏是福。没有平和的心态,不修退让的美德,画画的画不了意境深邃的画,赚钱的赚不到心安理得的钱,做官的做不成干干净净的官,自我生命难得和谐,和谐社会也是空谈。有感于此,在下亦也和韵张英,附打油诗一首:功名利禄是堵墙,看淡放下又何妨。生活清净得自在,胜过当年秦始皇。

忍让者,忍耐也,谦让也。一般说来,在社交中无论产生什么样的矛盾,双方都是有责任的,但是作为当事人一定要主动地“礼让三分”,要多从自己这方面去找原因。实际上,忍让也就是让时间、让事实来表白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够摆脱相互之间没有原则的纠缠和没有必要的争吵。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谦让是一种高尚的行为,是能让人铭记的美德。“让”,是一种曲折的智慧,也是一种向上的智慧。有人认为“让”是在绕远路,而非成功的捷径,其实不然.它的目标仍是长远的,不过换了个角度而已。

忍让是一种美德。亲人的错怪、朋友的误解、讹传导致的轻信、流言制造的是非,面对这些,生气无助雾散云消,恼怒不会春风化雨,只有一时的忍让可以帮助你恢复应该有的形象,从而得到公允的评价和赞美。

六尺巷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乡邻和谐的典范。人们在津津乐道六尺巷的故事时,往往盛赞张英,认为是张英的宽宏谦和不倚势欺人成就了六尺巷。其实不尽然,六尺巷的成就,是张英、吴氏和桐城县令共同作用的结果。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钻石国际演讲会创始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三的智慧》《元写作——快速成为非文学写作高手》《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9521039692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