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0-11-11 16:08:43
3048 字 · 65 阅 · 0 评 · 0 赞

樊荣强按:

这篇文章并不是崔永元的原文,而是在原文的基础上用“元写作”理论进行了解构。元写作理论的核心就是:写作就是在自问自答,而问题的类型只有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三种元问题。

崔永元写的原文是叙述体的文章,也就是我们常见的文章标准的体例。下面大家所看到的,已经变成了问答体,也就是在原文的基础上加上了许多疑问句。原文也有三个疑问句,我都用【  】号标出来,以示区别。

大家看到下面文章里的那些疑问句,与其说是我加上去的,不如说是我在原文的字里行间刨出来的。为什么说是刨出来的呢?因为它们本来就在文章里面,或者在作者的心里,只是没有直接浮现在文字的表面。

这些疑问句,就是思路。

思路就像你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步行从甲地到乙地(比如从车站到酒店),一路上你都会看到一些路标,一个路标(相当于一个疑问句)为你指明下一段路程,无数个路标把一段段路程连接起来,你就可以由起点到达终点。而文章,就由开头写到了结尾。

timg (1)

你最初做主持人的时候,别人怎么评价你?刚开始做《实话实说》时,几乎一边倒的声音认为我一点儿也不像个主持人,哪些方面不像呢?样貌、气质、声音、穿着,都不像。后来为什么又像了呢?后来,我用行动证明,我确实不像主持人,因为我就是主持人。

为什么人们会质疑你?刚开始的质疑主要来自人们对主持人的刻板印象,你是一个什么形象?毕竟我看起来根本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隔壁大哥或者邻居弟弟。你觉得有质疑正常吗?有质疑声,很正常。为什么?大家都说我长得没那么好看,我也这么觉得。你有什么优势?但是在电视节目里,帅哥美女总是要克服一个我从来不用克服的问题:亲和力。

你的亲和力是从哪里来的呢?说到这儿,就必须谈到我在广播电台当记者摸爬滚打的那11年。【你知道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的区别在哪儿?】无论是主持人,还是记者,都不需要露面,只用声音交流就够了。这与电视主持人比起来简单多了吧?这就简单太多了,除了说话,你根本不用去想今天的光打得够不够好或者今天的西服领带有没有歪。【那对于广播主持人来说,什么是一场真正高级润物无声的采访?】就是当你的访谈结束,对方甚至根本都不知道你是在采访,他都不需要知道你想知道的答案,却和你说了很多,说的人可能不懂,听的人全明白。

做得很成功、很能挖掘真相的记者应该是怎样的呢?所以,往往做得很成功、很能挖掘真相的记者,都不是那种明星一样走到哪儿谁都认识的类型,恰恰是人堆里最普通的那一个。为什么?因为大家平等对话,一切也就没那么复杂,你只是真心实意地想了解一件事情,想把它弄明白,自然也就会在不经意间得到最真实的反馈和回答。

与广播相比,电视有什么不同呢?电视不一样,灯一打,镜头一对上,就让人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为什么会产生紧张感?熟悉电视的人都知道,镜头会放大所有的情绪,同时,也会让很多东西不再是它原来的样子。现实生活中也一样吗?现实生活中也是同样的道理,看的人多了,很多东西就会变得不是原本的模样。为什么会变样?有人想藏,就有人想找。

举例来说说好吗?以前一有采访任务,我们就会提前告知对方自己的行程,然后大家一起坐飞机或者火车去到采访地。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呢?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能够采访到真实新闻的可能性被大大降低。为什么真实性会降低?人家一早知道你要来,必然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啊。那你为了真实性又是怎么做的呢?所以,我的方式通常是提前那么两天出发,先到省里,再到市里,找家小吃店吃点儿东西,坐几趟当地的出租车,和司机聊聊天,晚上再到茶馆坐一会儿,这中间就把自己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当地人,实际上已经在了解情况。

你这样做有收获吗?等大部队都来了,我已经基本把事情的脉络理清楚,也了解了究竟是哪些细微的地方被动了手脚。你会有什么不同的表现?于是,在一大堆记者围着采访的时候,我总是能够在不痛不痒的问题之外一针见血。被采访的一方有什么反应?可能连对方都会诧异:“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你还做了些什么准备工夫?顺便,我也会动用我所有的关系,搞明白这次媒体要来的同行都有谁,然后再一一排查他们最近的生活要闻。掌握的情报准确吗?那必须是一说一个准啊。于是,我就成了有名的“半仙儿”。“半仙儿”之名有什么例证吗?一起出去采访,我能组织所有新朋友来集体“算命”。我能算出《人民日报》的、海外版的、国际台的……各家媒体的同行,谁家是双胞胎,谁最近升了官,谁最近拿了奖。要说能蒙对一个,或者偷听到一个,也不奇怪,关键是个个都准,无一错漏。听的人都是什么反应?他们大眼瞪小眼,很是惊讶,却又不肯相信。

你想告诉我们什么观点?我一直都说:最高级的说话是实话实说。

这应该是一个共识吧?这原本就应该是一个共识,不是吗?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实话实说了呢?可是这么多年,我们在真真假假中不断地兜圈儿,仿佛知道该说实话这件事就已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该如何去保证真实或者说我们该去哪里寻找真实,就显得千难万难。

怎么才能做一个好的谈话者呢?其实,除了一颗真心,就是要好好做准备,不能偷懒。因为好的谈话者不只靠嘴,还要靠腿。

为什么要靠腿?没有任何一种真相会自己浮出水面,想了解真实,想获得实话,你就必须比别人快一步,比对方快一步,也比自己惯有的认知和习惯快那么一步。你得相信,没有任何一种准备会白白浪费。

那么,谈话这件事究竟该如何准备?】这就来到了方法层面。

首先你要告诉我们一个什么方法?你在时间上需要领先几步,在别人还没动的时候,你就已经出发了。你自己在这方面做得如何?想想采访中的我,其实挺鸡贼的。为什么要鸡贼?攻其不备,才能获得准确而没被掩饰的信息。接下来你还要掌握些什么信息?然后,你必须知道你要跟谁说话。了解你的谈话对象是谁,了解他的基本情况、他的基本好恶和基本生活规律。

你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吧?原来我也不明白这个道理。为什么说你也不明白呢?记得我刚出国的时候,看到老人过马路我就想过去扶一把,看到残疾人坐轮椅我就想到后面帮着推一下,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那不是对他们最正确的态度。正确的态度是什么?他们并不希望你去帮助他们,他们最希望的是你的自然和“漠视”。举例来说明如何?比如说,当你跟一个坐轮椅的人聊天的时候,你们边走边聊,这时候你最正确的做法就是专注于你们的聊天内容,而不是关注他的轮椅,就是这么简单。由此你给我们的忠告是什么?如果我们在跟别人谈话时能做到这一步,意识和素质就非常棒了。

女士优先、尊老爱幼指的究竟是什么呢?当然了,女士优先、尊老爱幼这些道理,更应该成为我们最自然的表达,而不是因为跟你谈话,要故意让你三分。还有什么人群我们在谈话时要特别注意呢?比如,你要和一个少数民族的朋友谈话,你需要知道是否会有哪些忌讳;你要和一个残障人士谈话,你同样需要知道哪些语言或者词语应该尽量避免。

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呢?当然,我必须澄清这绝不是让你搞什么战术,而是了解这些会让你的谈话更顺畅,气氛更融洽,真实感更强。

我们为什么要去了解?去了解,就是尊重。尊重什么?你尊重的不仅仅是事实,更是人。

为什么你要特别强调尊重人呢?因为,没有人会排斥一份真正被别人放到心里的重视和真诚。我们应该怎么做呢?说话如此,放大到做人同样如此,说的道理很简单:要让谈话对象意识到我并不是今天一进门对他的一切认知如同一张白纸,我有了解,也有感受。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更重要的是,我很在乎与他之间的这场谈话,也希望可以得到来自他同样真诚的回答。

真心一定换来真心吗?真心未必换真心,但不上心一定换不上心,防备心一定换防备心。

我究竟在该怎么办?多问问自己,你,想要哪个。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钻石国际演讲会创始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三的智慧》《元写作——快速成为非文学写作高手》《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9521039692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