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2-04-16 13:37:23
399 字 · 175 阅 · 0 评 · 1 赞

39c2c192cc540a086d1ffd3921ebcd04

在网上,看到一个问题。假如我的脑残被治好了,可不可以认为是被医生剥夺了当傻子的权利。

这还真TM是个问题,假设我就愿意脑残,当傻子,那我有没有这种选择的权利呢。理论上应该是有的,但一个傻×无法清晰表达自己的诉求,故而这种权利又自然地灭失了,因此,治好了的傻子也不能状告医生剥夺了他当傻子的权利。

这个问题推而广之,假如我愿意得新冠,如今被隔离,是不是剥夺了我得新冠的权利呢?似乎也有点道理。但是,新冠是一个烈性传染病,你得上的同时,也有可能让周围不愿得新冠的人感染上这个疾病,你就侵犯了他人不愿得新冠的权利。

这话有点绕,简单说就是你目前所拥有的权利,会对更多不特定的人的同等权利造成损害,那么,这种权利的被剥夺也是顺理成章的。

因为,你的权利,不特定人群的权利都值得尊重,但两者发生冲突的时候,个人权利显然比不上群体的权利,毕竟,轻重有别。

所以,在我看来,但凡能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无疑也是一个吃得很饱的人。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钻石国际演讲会创始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三的智慧》《元思维》《元写作》《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9521039692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