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

张红

发表于 2019-11-29 11:05:08
17300 字 · 36 阅 · 0 评 · 0 赞

文/张红

父母以为李耍耍贪耍,已经工作两年了,都还没有交个女朋友,因此着急起来,就常常催他耍个女朋友带回家看看。

“在大学的时候,我都已经耍了七八个了!”李耍耍对他的父母说,“我耍够了,现在不想耍了!”

“你娃冒皮皮!”父亲说,“你说你耍了七八个,怎么没见你带一个回家来?”

“没有一个合适的啥!我要耍到合适的了,才会带回给你们看的。”

“这些那些都不要说了!”父亲说,“你娃那么会耍!限你两个月之内耍个女朋友带回来我们看看!”

看到父母为自己耍女朋友的事,这么着急上火,尽管自己目前还没有那种意愿,但李耍耍还是答应了父母的要求。他想了想,掏出手机玩起了微信。微信上有一个“附近的陌生人”功能,他上去搜索了一下,看到了一个头像靓丽的姑娘,就加了她,对方很快也加了他做朋友。

“我现在就开始耍了,”李耍耍举着手机在他父母眼前晃了晃,“我保证两个月之内给你们带一个回来!”

“你娃就这样耍女朋友啊?”父亲说,“网上耍朋友现实吗?”

“耍耍,你耍朋友吗,就找你的同学或者同事耍啥!”母亲说,“在网上耍,互相都不认识,你莫上当哈!”

“你们莫管我怎么耍!”耍耍说,“我保证给你们带一个回来就是了!”

“你娃莫带个骗子回来哈?”

“我心中有数的!”耍耍说着,又低头和刚刚才加上的,一个名叫“随风”的姑娘聊了起来。她说她住在效区,刚才是路过五里店。耍耍问她是坐车路过还是?随风说她正坐轻轨路过,她还叫他帅哥,她说她喜欢他的样子。她问头像上那个人真是他吗?耍耍说是的。随风说很高兴识他。耍耍说他比她更高兴认识她。随风回复哈哈哈……

耍耍和那个名叫随风的姑娘聊了半个月,他了解到她在重庆江津上班,还是公务员,还没有耍男朋友。他就以想和她做朋友的名义,约她在重庆观音桥一家咖啡馆里见见面,对方迟疑了一天,答应周末到重庆来见他。

“我是认真的!”在咖啡馆里,耍耍对随风说,“我们耍耍看,看彼此是不是合适?”

“那你喜欢我什么?”

“那我就从你的外在说起吧,如果我描述上有差错,你莫生气哈?”

“你说嘛!”

“你的眼睛水汪汪的,在微笑的时候含情脉脉;你的嘴角在说话的时候始终挂着一丝笑意,给人的感觉甜甜的!可谓神态娇媚。还有,你说话的声音轻柔婉转,加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

耍耍边说边盯着随风的脸,看到她羞红了脸。她说:“我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吗?”

“我眼中的你就是这个样子!”

“那内在呢?”

“我觉得你开放包容,通情达理!”耍耍说,“说话也蛮有趣的!”

“就这些?”

“目前,我只看到了这些,其他的优点只有等我们处久了,我慢慢来挖掘!”

随风嗤嗤一笑,耍耍觉得她笑容娇媚,夺人心魄。自己这次真该和她好好耍耍,这个姑娘确实太迷人了。

“你真有趣!”

“那我们以后就处处看?”

“好啊!”随风说话总是笑眯眯的,“那就处处看!”

“我叫李萌!”耍耍伸过手去,“重大毕业后,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

“我叫文娟!”随风握住耍耍的手说,“我也是重大毕业的!没想到吧?我们居然是校友!”

“啊?”耍耍说,“我学的是建筑!”

“我是中文系的!”文娟说,“毕业后就考了公务员。”

“到了重庆,你平时住哪啊?”

“照母山附近,”文娟说,“我们家在那买得有房子。”

“嗯,我家住在五里店!”耍耍说,“明天休息,我带你出去耍耍吧!”

“到哪里?”

“下浩老街,你去过吗?”耍耍说,“涂山路上还有家名叫久久米线的餐馆,都开了二十多年了!米线有筷子粗,吃时加牛肉粒、韭菜,一碗米线端上来,热腾腾的水汽伴随着臭香臭香的味道。米线是定制的,比我们平常吃到的更粗更有嚼头,淡淡的米香味在清汤中的感觉更为明显!”

“哈哈!听君一席话,我觉得你是学中文的!”文娟说,“你应该是中文系毕业的吧?”

“我真是学建筑的!”耍耍说,“我从小就爱耍,只不过耍了一些心得出来!”

“你真有趣!”

后来他俩约好第二天早上九点,在东水门大桥南桥头碰头。出了咖啡馆,文娟说她下午下班后坐车到的重庆,在街边随便吃了一碗小面就直奔观音桥这边来了。她说她感到有点累,想早点回去休息。

“我是开车来的,“耍耍说,“我送你回家吧!”


轨道交通六号线在长江东水门大桥南桥头设有站点,叫上新街站。第二天早上,耍耍坐轻轨很快就到达了约会碰头的地点。文娟只比他慢了几分钟,他看到她下列车时东张西望看了看,看到他时会心一笑,就急冲冲朝他走来。她身穿一件白色连衣裙,裙子很短,裸露出两条丰盈白嫩的大腿。随着走路的节奏,她那丰满的胸部也波涛汹涌起来,耍耍感到自己都被淹没在里面了。

“等了很久吧?”

“我也是刚刚才到的!“耍耍看着她那向上翘着的嘴角,那里往上翘着,表示她正在微笑。“我们先逛逛龙门浩老街吧,里边的建筑基本上是民国抗日战争期间修建的。青砖灰瓦,青石板老路,里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博物馆,里边展示了一些金丝楠乌木根雕。那木头散发出的味道,就像某些品种的兰花!幽香迷人。“

“嘻嘻,你真会说!“文娟突然扭住了他的胳膊,紧紧依偎着他。随着走路的节奏,耍耍灵敏地感到她的奶奶有节奏地碰撞着自己的臂膀。

来到龙门浩,耍耍指着重庆作陪都时,美国在中国的大使馆,详细介绍了与其相关的一些历史人物和历史故事。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文娟说,“和你在一起旅游都不用请导游了!”

“我只是爱耍,爱耍就耍出点名堂出来啥!”耍耍说,“不然就白耍了!一点意义都没有!”

“出来耍,有这么多讲究?”

“做什么事都是有意义的,只不过平常人都没去琢磨罢了!“耍耍说,“我们游山玩水除了散散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审美体验。山山水水让我们产生美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我们感受到了乐趣!所以,人们才乐此不疲!如果让人感受到的不是美,比如垃圾堆,谁愿意去啊!“

“嘻嘻,你爱耍,都耍出哲学家的范来了!“

耍耍感到她的身子紧紧地依偎着自己,似乎已经把他当着自己的男朋友了。龙门浩老街依山坡而建,只不过现在的坡顶被削平了,被建成了上新街。从上往下,沿石阶巷子左拐右拐,他们来到了一颗古老的黄桷树荫下,耍耍让文娟休息一会,他去一家果汁店里,给她买了一杯柠檬果汁过来。他觉得柠檬汁酸甜酸甜的,女孩子应该爱喝还可以美容。

“你问都没问,怎么知道我爱喝这个?“

“我猜的!“耍耍说着,抬头看了看头顶高处的树荫,他看到有两只画眉在枝丫间来回跳跃着,还不时鸣叫出悦耳的声音。

“你在看什么啊?“

“树上有两只野生画眉,你注意听听它们鸣叫的声音!“

他看到文娟平息静气的样子,她闭上了眼睛,吟听了一会,她眨了眨眼睛。耍耍发现她上眼睫毛比一般人的长,一根根的都朝上翘着。

“真好听!像在鸣唱一首歌似的!”

“你真美!“耍耍说。在他的注视下,文娟的脸颊突然白里透红起来,耍耍觉得似乎有两朵桃花开在了她的脸上。

“你别这样看着我,像有两道光似的!”

耍耍看到她又有些娇羞起来,突然用手掌捂住了脸。耍耍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把左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她也随之把头耽在了他的肩膀上。

“今后别用刚才这样的目光看我!“文娟说,“有两道光芒似的,还那么深情!想把人家的心都要夺去似的!“

“有这么毒吗?“耍耍说,“我是在欣赏你呢!你太漂亮了!”

“随风潜入夜了吧?嘻嘻!“

“什么意思?“

“你慢慢想吧!”

耍耍觉得自己并没有意淫过她啊?到目前为止,还停留在审美阶段。他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她的脸蛋,感到光滑极了。

“摸我的脸干嘛?我想躺在你身上闭一会。“

耍耍又向头顶的树荫看了看,生怕那两只画眉屙下一串屎来。

逛完了龙门浩老街,耍耍带着文娟在南滨路往慈雲寺方向走了几百米,钻进了一个黑暗窄窄的巷子。由于长年照不到阳光,里边阴森森的。

“我害怕!“

文娟似乎有些紧张地紧紧依偎着他,耍耍也顺势搂住她的腰,他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对她的安慰。东拐一段路,又西拐走了一段,他们来到下浩老街。过那个巷道,耍耍觉得似乎是在穿越时空一般,眼前的世界几乎还是几十年上百年前的样子。他问文娟是否有跟他一样的感觉?

“是的!”文娟说,“过了那个黑巷,又突然看见这条阳光下的古老街道,是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一个画家正坐在街的拐弯处,画着青石板路,还有路边两侧破旧低矮的房子,以及在墙角生根倚靠在墙上长出屋顶的参天古树。站在画家背后看他画了一阵画,那时又从侧巷子里面走出一个人来。他扛着一根木板凳,板凳上面绑着磨刀石。他边走边喊:“磨刀磨剪刀!磨刀磨剪刀!”

耍耍觉得他喊的那句话就像是在唱歌,还唱得嘹亮高亢。眼前的一切,似乎也让文娟陶醉在其中,耍耍看到她东张西望,一脸惊奇的样子。越往里走人越多,在这里游玩的,大都是一些喜欢文艺的小青年小姑娘。而那些在街上走走停停的原住民,似乎已经和外面的世界隔离似的,穿着打扮都还是很久以前的样子。不管男女老少,模样神态都极具特色,他们似乎都还生活在过去。

“他们会用手机吗?”文娟站在一扇窗户前,指着里边的黑白电视说,“你看,他们还在看黑白电视呢!”

“他们也用手机的,黑白电视还在用,应该是用出感情了,舍不得扔了吧!“

“下浩老街依山而建,”耍耍他们来到了一条巷子靠山一侧的高处,站在那里几乎可以瞭望整个老街,他介绍说,“有近40米的高差,总面积约15万平方米,包含18栋历史建筑。“

“这些数据你都知道!“文娟说,“是不是昨天晚上做功课了?”

“以前,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带一些外地同学来耍过。当时翻过一些介绍资料,现在都还记得!”

“嗯,“文娟说,“都中午了,我们吃点啥呢?去吃你昨晚介绍的久久米线吗?”

“那家店在涂山路上,从这里过去有点远!“耍耍说,“老街上也有好吃的,有家名叫水上漂的豆花馆,那豆花又嫩又绵,筷子都翘得起来!特别是那沾碟里面的青椒,是用柴火烧后用石岗跺细的,加了麻油蒜泥葱花,好吃惨了!”

“你都说得我流口水了!”文娟扭住他的胳膊说道,“走吧!我们就去那里!”

正在豆花馆吃饭,耍耍接到了大学同学刘芬打来的电话。她说她的外地亲戚到重庆这边来工作了,让他明天带她们在重庆找个地方耍耍。

“哪些地方好耍,你都晓得!“刘芬在电话中说,“我们也好久没在一起耍了,也叙叙旧!”

挂了电话,耍耍对文娟说:“我一个大学同学,让我明天带她们在重庆找个地方耍耍!明天你也来吧!“

“今天下午,我父母要从江津到重庆来!“文娟夹了一块豆腐放进了沾碟里,“明天,我要在家陪他们。”

“那下一次,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啊?”

“嘻嘻,我们不是天天在聊吗!平时我都要上班,到了周末才有空来重庆。”

“我现在的想法是……,”耍耍欲言又止。

“是什么?”

“是想天天和你在一起!”

文娟的脸红彤彤的,她放下了筷子。耍耍盯着她的眼睛看,看到水汪汪的眸子里映着自己的脸庞。她似乎也在用目光在自己的眼里搜寻着什么,他突然觉得她的目光变得热辣辣的,于是自己有了触电般的感觉,哆嗦了一下。他又盯着她的嘴唇看,她伸出舌头把两片嘴唇舔了舔,她是觉得上面遗留有菜汁吗?耍耍这样想着,把嘴凑了上去……他感到自己亲在了手掌上。

“嘻嘻……”

耍耍感到那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还闭着眼睛呢,他听到傍边有人议论说:“他们俩个在搞笑呢!这是行为艺术!懂不懂?”

耍耍还是不睁开眼,他觉得嘴上的手掌拿开了,一张肉肉的嘴终于凑了上来,堵住了嘴。他的鼻孔呼吸着对方鼻孔呼出的气。他感到对方的舌头正努力弄开自己的嘴,张开后,那舌头好像在里边搜寻着他的舌头,找到后,两片舌头纠缠起来,搅出来了一些口水,他都咽了下去。

“快拍照!快拍照!已经到了高潮!”

“他们是不是在拍电影哟?”

“摄像机都没得,不是拍电影!”

“人家这是在表演!这是行为艺术!”有人高声说,“不懂不要乱说!”

耍耍突然感到文娟推开了自己,睁开眼睛,他看到文娟撑着腰大笑起来。

“刚才的表演怎么样?”耍耍大声说,“怎么样?”

围观着的人们有人拍起掌来,有人高声叫好,还有人叫着再来一次。

“你真逗!”文娟说,她都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耍到下午三点,文娟说她感到累了,想早点回家休息。耍耍带着她走了另外一条比较敞亮的巷子,来到了长江南滨路上。看到文娟走起路来懒洋洋的样子,他就在她面前弯下腰去,做出想背她的样子。她都没迟疑,抱着他的肩膀一下子骑在了他的腰上。这就是时下年轻人常常挂在嘴上说的,是在体验爱情。如果体验过程中相互感觉都很好,那就继续交往下去。在互动体验时,就是亲了嘴又或者做了其什么事,如果对彼此的感觉不太好,两人就不会再有来往了。耍耍背着稍显沉重的文娟这样想着,他想到自己回到家后就要问问她这个问题。如果她对自己的感觉不是太好的话,他也不想在她身上继续浪费时间了。

背着文娟走了两百多米,文娟说怕他累着了,就从他背上下来了。他们回到上新街站坐了轨道六号线轻轨,耍耍陪着她到了照母山附近的大竹林站,才又换了一辆列车坐回了五里店站。回到家里,他父母问他到哪去耍了?

“下浩老街。”

“你一个人去都能耍大半天!”他父亲说,“你娃也太贪耍了!”

“我是陪女朋友去的。”

“你娃真的在耍了?”父亲说,“怎么不带回家看看?”

“还不知道成不成呢!”

耍耍看了看微信推送到手机屏幕上的一条信息。文娟说她已经到家了。他就问她对他的感觉怎么样?很好啊,文娟说。我对你的感觉也很好,耍耍说。那我们继续交往吧!耍耍说。好啊,文娟说。她还发了一个“拥抱”表情过来。耍耍发了一个“亲亲”表情过去。

“成了!”耍耍向他的父母晃晃手机说,“她说对我有感觉!”

“你别看到我们催得急,”母亲说,“给我们找个丑媳妇回来哈?”

“看你们说的!你们的儿子就那样子没眼光吗?”

“那你早点带回来看看!”

“时候到了,自然会带回来给你们看的!”

这时候,他的大学同学刘芬通过微信发来信息问,明天准备带她们到哪里去耍?他说山城巷或者黄桷古道老君洞,任她选。刘芬选了黄桷古道老君洞。然后,他们约好第二天早上九点,在长江东水门大桥南桥头碰面,再从那里步行到南山山麓。刘芬是在耍耍读大学时,第一个追他的女同学。当他们都好到应该上床的时候,他问她是不是处女。刘芬没有直接回答他,说他不是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后来,他就找各种借口疏远了她,直到有第二个女同学来追他。

耍耍又问刘芬耍男朋友没有?刘芬说她耍了很久了,都快结婚了。耍耍说祝福。刘芬问他是不是一个人还单着?耍耍没有明说,就说明天见面聊吧。


从东水门长江大桥南桥头开始步行,过上新街,走前驱路,在前驱路的尽头穿过重庆内环高速公路的下通道,就来到了南山黄桷古道的起点。上山的古道由宽大的石板铺成,已被过往的行人踩得光溜溜的了。古道沿山涧修建,盘旋曲折,越往上走风景越美。山涧一侧沿途古树参天,都是一些黄桷树,里侧漫山遍野都是香樟树。

“你们安静下来好好听听!”耍耍指着树丫上的画眉说。几只画眉正在斗唱呢,一只比一只叫得好听。刚上山的时候,耍耍就对刘芬和她表妹说,爬山最好少说话,安静下来用心去体会,才会体验到森林的气息。她们果然听他的,一路上都很少说话,相互对上眼时,也是会心笑笑。要到山巅时,透过树林的间隙,耍耍觉得山涧一侧的万丈悬崖,深不见底。

“好凉快!“刘芬望着头顶上的林荫说,“这里长年都萌天蔽日哟。“

“这里有条岔路口到老君洞!”耍耍站在一个三岔路口说,“是条土路,是过往的行人在香樟树林里走出来的。”

“那我们不到黄桷垭去了?”刘芬问,“我最近在网上看到介绍,说那里有台湾作家三毛的故居。“

“中午去吧,我们先逛老君洞,“耍耍说,“逛完了老君洞再到黄桷垭口去吃饭!“

刘芬点点头,耍耍发现刘芬的表妹听不懂他们之间的对话,她只是看着他们笑。

“我们说重庆方言,她听不懂的!她是甘肃人。“刘芬说,“你要是想和她说话,就用普通话。”

刘芬的表妹叫仙女,在东水门长江大桥碰头时,刘芬是这样介绍她的。当时耍耍就懵了,这个世界有姓仙的吗?她的脸额始终红彤彤的,耍耍知道那是“高原红”,长期生活在海拨高的人脸上都会那个样子的。仙女看上去羞涩的样子,耍耍看到她就联想到刚刚才成熟的李子——酸酸的。

古道和老君洞之间那条山路,在香樟林里变得很宽阔,行人早已把树杆之间的地表踏得光秃秃的了。路上有古道那边的茶馆在那里摆放的茶桌和塑料靠椅,耍耍招呼刘芬坐了下来。

“说说你的现在吧!”刘芬说,“你今天心不在焉的样子,是不是心里有事啊?”

“你还想着我啊?”耍耍和她开起了玩笑,“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刘芬捏着拳头去揍他,他左躲又闪都躲开了。嘻嘻哈哈了一阵,刘芬说话了。

“后来听说你耍了七八个,怎么一个都没有成功啊?”

“因为我不是她们的第一个男朋友!”

刘芬又拿拳头揍他,这次他没有躲,只是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脸和头。刘芬并没有真的在打他,他觉得她的拳头打在身上就像是在按摩似的,他反而感到很享受。到后来,刘芬用力揪了他一下,直痛得他哇哇叫了起来。

“她是处女!“刘芬看了看表妹,用重庆方言说,“如果你喜欢,我做你们的媒人。”

耍耍清了清喉咙,做出要亲她的样子。耍耍看到刘芬伸出右手撑着,捂住了自己的嘴,仙女在她傍边羞涩地笑着。这时,天上落下来一串鸟屎,耍耍觉得那东西热乎乎的,溅得满脸都是。他听到刘芬哈哈大笑起来。

“这就是嘴巴臭的下场!”刘芬边说边拿着矿泉水,小心翼翼地冲洗着他的脸。耍耍闻到刘芬身子散发出来的体香,不由得又想起了在大学时,他们俩个谈恋爱的岁月。

“好了!冲洗干净了,你可以睁眼了!”

耍耍控制不住自己,突然抱住她的腰,把脸埋在了她的肚子上。透过一层薄薄的衣裳,他感受到了刘芬的体温,从她肚子里还不时传来咕噜声,应该是里面的肠子蠕动发出的声音吧。耍耍突然感到刘芬在抚摸自己的头发,他在她肚子上蹭了蹭,就跟婴儿不想离开母亲怀里那般依恋着,他又感到脖子后面被滴了几滴水,他害怕是雀屎又落在身上了,急忙用手摸了摸,迅速站了起来。他看到刘芬正默默流着泪水,而她的表妹已离得远远的,在十米开外看野花。

“你怎么哭了?”耍耍从包里拿出纸巾,吸干了她脸上的泪水,“是不是跟我一样,想到了过去?”

刘芬点着头,突然叹了一声气。

“当时我们耍得好好的,你怎么就?难道就因为你不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吗?”

“实话实说吧!“耍耍说,“我不甘心我的媳妇把第一次都给了别人!我不想自己一辈子都生活在别人的阴影里。所以,我要娶的女人一定是处女!”

“那为什么我说了你不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你就?”

“我当时问你是不是处女?你就那样说,我肯定怀疑你不是处女了!”

“耍过男朋友,说明不了什么啊?”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那个时候你还是……”

耍耍看到刘芬转过身去叫她表妹,就没把话说完。仙女很快跑过来了,刘芬搂着她,说:“我们都歇了这么久了,走吧!”

耍耍走在前面,他还纳闷着呢,他想:他决心不再和刘芬耍朋友那会,她真是处女之身吗?

老君洞道观在老君山依山造殿,凿壁塑像,自山门沿峭壁呈“玄“字层层布置,盘旋往上,在山顶处建有玉皇楼,在玉皇楼顶层的檐廊上,极目远眺,可以瞭望数十里山城风光。

来到老君洞山门口,站在门前大坝的树萌下,耍耍用普通话介绍说:“老君洞始建于三国时期,创建于隋末唐初,已经1300多年历史了。唐代原为佛教寺庙广化寺,同时也有记载为夏禹之妻涂山氏神庙,后经明末战乱,开始为道士管理,后来就变成了道观。“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仙女问。

“他是个耍娃!”刘芬笑着说,“他从小就贪耍,我们都叫他耍耍,耍的时候多了,就自然知道得多了!”

来到明代崖刻殿前,耍耍指着几处石刻说:“这是老君骑青牛,那是周文王拜相,这是节子访贤……”

耍耍带着她俩看了三清殿、灵官殿、三丰殿、玉皇殿、真武殿、吕祖殿、邱祖殿、观音殿和经堂、戏台、戏楼、藏经楼、丹房、老君洞、三丰洞、纯阳洞、石猴洞、三圣洞、燃灯洞。整个道观林木参天,浓萌夹道,殿与殿之间由峭壁上凿成的石阶相连。

“如果你们用心感受了,就能感受到一种清幽的气氛!”耍耍说,“形容为人间仙境也不为过!”

“是的!是的!”仙女说,“想不到重庆还有这么好的去处!”

“我们重庆好玩的地方可多了!”耍耍说,“你现在来重庆上班了,以后慢慢就知道了!”

“那麻烦你们以后多带我出来玩玩!”仙女说,“你是我表姐的男朋友,我也跟着沾光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你姐的男朋友!”耍耍看了看刘芬,刘芬转过身去,好像不高兴似的。

“那你们之前还?”

“我是她前男友,在树林里那会是融景生情了,我们那会是在回忆过去!”耍耍说,“所以,穿越到了过去一会儿,现在又回来了。“

“嘻嘻!你们抱在一起时,那会是穿越?“仙女说,“你是说,那时我看到的是你们的过去?“

“是的!”耍耍一下子搂着刘芬的腰,“就像现在这样,你看到的就是穿越!“

没想到刘芬真的穿越到了过去,她顺势抱着他的头,和他亲吻起来。耍耍紧闭着牙齿,不让她的舌头进去。他推开她说,“怎么说到穿越你就穿越了?”

仙女在一傍哈哈笑了起来,她说:“你们真逗!“

逛完老君洞和黄桷垭老街里边的三毛故居,都中午一点多钟了。耍耍带着她俩来到了黄桷垭口,那里有一家卖河水豆花的,耍耍曾经在那里吃过,觉得店里沾碟的佐料极具特色。那佐料是野山椒在锅里煎好再跺成泥,花椒油也是野生的青花椒熬制的。佐料碟里再加上山胡椒和蒜泥、葱花,用豆花沾了吃,就觉得麻辣鲜香嫩,口感极好。而店里的家常菜——特别是肝腰合炒的泡椒腰花更是好吃!除了嫩还泡椒泡姜味浓,回味无穷。

仙女吃不惯辣的麻的,就要了个酱油味碟。耍耍觉得怪可惜的。

“人家又吃不惯这个,“刘芬说,“吃不惯就觉得不好吃,有什么好可惜的嘛!她们那边以面食为主!“

这时,耍耍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到是文娟打来的。他急忙放下碗筷,离开饭桌躲到一边接了电话。文娟问他在哪里。他说正陪同学在南山上的黄桷垭吃豆花饭。她说,那你们慢慢玩吧!就把电话挂了。

“神神秘秘的!”耍耍回到座位后,刘芬对他说,“是不是又交了个朋友?”

“我都歇了两年了!难道不可以?”耍耍说,“你不是说,你也快结婚了吗?”

“别岔开话题!“刘芬说,“如果你这次遇到的又不是个处女,你怎么办?“

耍耍被她这样一问证住了,他觉得自己才和文娟交往,这样的问题是不好直接问的。

“如果耍久了,你们都有了感情,那个时候才知道她不是的!你也像甩我一样,活生生甩了她吗?”

“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太无情了吗?“刘芬越说越激动,“就为了你的处女情结!你知道你当时甩了我后,那段时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太自私了!”

耍耍觉得刘芬说得有道理,自己倒是没有想到她说的那一层面去。他想,难道自己想找个处女结婚,又有什么错吗?自己虽然耍了那么多女朋友,可还是个处男呢!这样守贞如玉就是把自己的处子之身献给未来的妻子。

“你都耍了那么多女朋友了,你还是处男吗?自己都破处了,还要求别人那样,是不是有点……?”

“我还是处子之身呢!”耍耍耷拉着头,他觉得刘芬太小看自己了。

“时代已经变了,你怎么还这么封建呢?”

“我封建么?这只不过是我对美好的一点向往。”耍耍说,“如果这点念想,我都不坚持,我期待的美好未来基础都没了!”

他看到刘芬叹了口气,她突然说,“跟你一样!我也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留着,献给我未来的老公!”

“你说什么?”耍耍突然觉得自己激动起来,“难道你还是?“

刘芬不再理他,埋头吃起饭来。


很快又到了周末,耍耍在周五通过微信约文娟晚上吃饭,文娟说她晚上有其他事,来不了。耍耍又约她第二天出去耍,她回答说第二天也有可能有事,到时候再说吧。

第二天上午,耍耍还在睡懒觉,文娟打来电话说,她正在一家医院妇产科里,让他过去。耍耍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想,她应该有事需要他过去帮忙吧。耍耍很快开车来到了那家医院,在三楼妇产科走廊的座椅上,他看到了文娟。

“你来了。“

耍耍看到文娟怯生生的,一双眸子流露出忧郁的神情。

“想了很久,也犹豫了一个晚上,我还是想让你今天来陪我。”

“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这种事本来应该瞒着你的,”文娟说,“昨晚我想了很久,就觉得如果你是真心爱我,就不会再乎我的过去的。”

“什么事啊?你就直说吧!”

“在遇到你之前,我交过一个男朋友!”文娟说,“我们都交往一年了。上个月,无意间我发现他劈腿了,于是,我就和他断了。”

“可这个月我的例假没有来,昨天下午我来这家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我已经怀上孩子了!”

“他是那种人,我还能去找他吗?昨天晚上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今天来医院做引产手术。我实在是不好意思找其他人来陪我,所以,今天把你叫来了。“

“嗯,”耍耍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激动,他说,“那我们现在就去看医生吗?”

“你不在乎我刚才给你讲的这些吗?”

“我在乎有用吗?走吧,今天我都陪着你!”

看完了医生,耍耍陪着文娟进了手术室。是医生让他一起进去的,那医生说,女人的痛苦都是男人们的逍遥快活造成的。

“你进去陪着,对她来说也是个安慰!”医生说,“你也顺便体验一下,同样的快乐,女人付出的是什么?”

耍耍本来不想进去的,可文娟的眸子里流露出了哀求的神情。

整个手术过程中,文娟的右手始终握着他的手。当耍耍看到她脸上冒着冷汗咬牙切齿时,就觉得她的手劲大一些,还微微的在颤栗。他想,她那时一定是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吧!

手术完后,医生夸文娟勇敢,这么痛苦居然一声未吭。耍耍把文娟握过的手伸过去给医生看,他发现自己的手背已经被文娟的指甲挖出血了。医生夹了一块纱布沾了碘酒,在他手背上擦了擦。

“你的深刻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上的!”医生说,“快乐是建立在痛苦的基础上的!”

耍耍觉得那个医生都快成哲学家了。

下午吊完药水,医生叫文娟回家静养。文娟问什么时候才好得完全?医生给她开了一个星期的病假条,文娟拍照后,通过微信把图片发给了单位领导。办完所有手续后,耍耍背着文娟下楼,然后开车把她送回了家里。文娟的父母都在江津,她说出了这种事,她没脸告诉自己的父母,让他们来照顾自己。

“这几天麻烦你了!“文娟说,“我又起不了床,什么都靠你了。”

“没关系的,“耍耍看到文娟露出期待的神情,他说,“除了上班时间,我又没有什么事,这个星期我照顾你好了!“

耍耍打电话给父母讲,自己正在耍的女朋友生病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除了上班,平时吃住都要在她家里。耍耍到菜市买了个老母鸡,又到超市买了一些配料,拿回来一锅炖了。当他熬好汤端了一碗送到床上时,文娟热泪盈眶。

“真好喝!“文娟喝了一口汤,又吹了吹有些滚烫的汤汁说,“麻烦你了!“

“慢慢喝,别烫着了!“耍耍还没有这样照顾过一个人呢,看到文娟虚弱的样子,心中怜惜起来。他伸手端过她手中的碗,然后用勺子一勺勺的舀着汤水喂她。他看到文娟吃着吃着,突然流下了泪水。

“别这样,别想多了!”

耍耍放下碗,用纸巾去擦她的脸。没想到,文娟一下子把头埋在他胸口上哭了起来。

耍耍抚摸着她的头安慰着她,觉得她的头发如绸丝一般润滑。他想,做一个女人真不容易啊!做女人一辈子,不知道还要遭多少罪呢——每个月来例假要痛苦不说,还要生孩子、带孩子等等。他觉得什么事,只有用心去体会了,才会领悟到!他想,今后无论如何都要用心去爱并体贴自己未来的妻子,尽量的让她过得幸福并快乐着!可自己怀里的这个女人会成为自己的妻子吗?他还没来得及细想,他一直都期待自己未来的妻子是以处女之身嫁给自己的,可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耍耍就是上班,每天中午也会开车到文娟家里去一趟,除了要给她弄吃的,还要等她吃完后洗碗筷,然后,他再回到工地去上班。到了周末,文娟觉得自己也好得差不多了,就起床想和耍耍一块弄饭弄菜。

“你最好不要摸冷水,”耍耍不让她弄菜,“摸了冷水容易落下病根!“

在饭桌上,耍耍往她碗里夹菜时,她突然问他还会要她吗?耍耍说,他本来想找一个处女和自己结婚的,他原以为只有这样的妻子才值得自己去珍惜!不过,他说他现在想通了,是不是处女都无所谓了,只要彼此相爱就行了。

“那你还是个处男吗?”

“是的!“耍耍并不觉得自己不好意思,他说,“我一直都守着呢,守到洞房花烛夜那天晚上,我再把自己献给我的妻子。“

“我原以为他就是我未来的丈夫了,所以把自己的第一次都给了他!哪晓得他背着我又去偷了别人!“

耍耍听到文娟的话,突然脸红起来,他想到了上周带刘芬他们到南山玩耍时,他俩人那一次又一次的穿越,他觉得今后得约束自己了,不该说的,不该做的,真的不能说,也不能做了!不然,会让别人误会的。

“也许是你误会他了?“耍耍说,“他或许只是和别人牵了牵手,做了一些暧昧动作罢了!那并不能说明什么。”

“他自己都承认上过床了!“文娟说,“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我就不会和他断了!毕竟都在一起那么久了。“

耍耍起身到了厨房,又舀了碗米饭出来,第一碗他已经吃完了。

“你还会要我吗?”文娟又在问他。他边吃饭边盯着文娟的眼睛看,在她眼里他似乎看到了她正在哀求的神情。

“要啊!怎么会不要呢?你长得这么漂亮,我还担心你不要我呢!”

他看到文娟放下碗筷,两个嘴角往上翘着,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她说,“这辈子,我都要让你感到幸福!”

耍耍伸过手去,拿起她的碗,又到厨房给她舀了一碗饭出来。

星期天下午,文娟说她也好得差不多了,得回江津准备第二天上班了。耍耍开车送她到了车站,并把她之前拿给他的她家的钥匙还给她。

“就放在你那里吧!“文娟说,“今后你过来也方便。“

看到文娟这样信任自己,他突然决定约她见自己的父母。

“如果你觉得方便,那你下周回来,就到我们家去,见见我的父母吧!”

“好啊!“文娟上前拥抱了他一下,然后转身上车了。当客车开走时,耍耍挥了挥手。当他发动车子正准备离开时,手机叮当响了一下,他看到文娟通过微信发来一条信息:爱你!亲爱的!耍耍回应说:爱你!然后推送了一个拥抱的表情符号。


回到家里,耍耍的母亲问他的女朋友得了什么病,让他照顾了一个星期。

“重感冒!”耍耍说,“连续发高烧,医了很多天才好的!“

“是病毒性感冒吧?只有这种感冒才会害得那么历害!“母亲说,“你在那里照顾她,自己没有被传染上吧?“

“没有!碗筷我们都是各用各的。“

洗完澡出来,耍耍看到手机上刘芬给他来了一条信息,约他晚上在观音桥一家餐馆小聚一下,聊聊天。耍耍觉得自己正好有一肚子话需要向人诉说,很爽快就答应了。

天要黑时,耍耍打的士来到了刘芬所说的那家餐馆。她已经在一个角落里坐下了,正等着他来后点菜。耍耍点好菜,还要了几瓶红酒。

“你平时不是不喝酒吗?”刘芬说,“今天有点反常啊!”

“那要看什么时候!“耍耍说,“今天老情人相会,肯定是要喝点红酒浪漫一下啥!”

刘芬伸手打了他一拳,耍耍看到她的脸突然变得红彤彤的,有点娇羞的样子。他伸过手去,在她脸上揪了一下,刘芬又一拳打在了他肩上,他只当搔了搔痒。点的菜很快端了上来,红酒也醒好了,装在一个敞口玻璃杯里。耍耍给刘芬和自己各倒了半杯酒,菜都没碰一下,就一下子把自己那半杯给喝了。看到刘芬捏着酒杯未动,他叫她喝了。

“你到底什么了?”

耍耍没理她,只顾往自己的杯里倒酒,然后又一口喝了。他往自己杯里倒好酒,正准备再喝时,刘芬伸过手来捏住了洒杯。

“说呀!你到底怎么样了?”

看到刘芬着急上火的样子,耍耍放开酒杯,拿着筷子吃了两口菜。

“今天晚上我们去开房吧!“耍耍说,“我要把自己的处子之身奉献给你!”

“又不正经了!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啊?”

“她也不是处女!“

“哈哈哈!”刘芬捂嘴笑了起来,“你的运气怎么这样差啊!都几年了,还耍了那么多,怎么就一个都没有遇到呢?“

“我再也没有信心再去找下一个了!”耍耍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管她是不是处女我都要了!“

“她长得漂亮吧?你涚这话?“

“是啊!正盛开着呢!”耍耍说,“只不过,已经被其他蜜蜂采过了!“

“我不也盛开着吗?你为什么没想到我呢?”

“你不是已经快结婚了吗?你不也是被其他蜜蜂采过了吗?“

耍耍又喝了一杯酒,他又让服务员打开了另外一瓶。有些愰惚了,他晃眼看到刘芬眼里闪烁着光芒,那两道光芒色眯眯的,似乎在诱惑他似的。服务员离开后,她突然对他说,既然她都不是处女了,那你还要她干嘛?

“你不也不是吗?“

“我是!“刘芬羞羞羞的低着头,她说,“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耍耍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感到刘芬似乎有阴谋似的,就从身上拿出一叠钱来,放在桌上。

“她在认识我后,又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耍耍说,“既然我已经答应过她,已经要她了!就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我走了!不奉陪了!“

耍耍离开时,都觉得自己走路都站不稳似的,可一想到文娟的笑容,自己也不东倒西歪的了。

“你是个混蛋!”

他听到似乎是刘芬在怒吼,他转过身去看了看,她正捂着脸呢。

看到刘芬那个样子,耍耍心生怜悯又东倒西歪的走了回去。他伸手过去想拿开刘芬正捂着脸的双手,都被刘芬用右手打开了。当她的右手掌离开右脸时,他看到她脸上正淌着泪水。他叫来服务员又打开了一瓶红酒,只顾着自己又连喝了几杯,慢慢的他就觉得自己睁不开眼了,然后就爬在桌上睡了。

当他觉得尿胀醒来,准备上厕所时,他发现自己疑似躺在一家宾馆里。房间顶上还亮着灯,自己赤身裸体,他发现刘芬也躺在身边,睡得正香。他用手摸了摸她,发现她也一丝不挂。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用手揪了揪自己,感到自己正生活在现实里。尿确实憋得太久了,他慌忙起床进了厕所。当他出来时,看到刘芬靠在床背上正盯着他看呢。他急忙捂住羞处,觉得自己站在那里也不是,上床更觉得不是。他看到刘芬咯咯笑了起来。

“你还是不是男人哟?“刘芬说,“你看你那样子!你就这样害怕我吗?”

“你把我怎么样了?“耍耍问她,“没征得我同意,你为什么脱光了我的衣服?”

“你喝醉了,吐了自己一身,我不给你脱了!那怎么办?”

“那你呢?为什么你自己也没有穿衣服?”

“你不但吐了自己一身,也吐了我一身啊!我不脱了拿去洗了,能行吗?”

“那我的衣服呢?”

“在外边阳台上挂着呢!估计还没有干。”

“这里是宾馆吗?”

“不是的,”刘芬说,“是我租的房子,单间配套,还不是为了上班方便!”

耍耍到阳台上去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衣服还没有干,他又走进屋来。

“快点上床吧!”刘芬说,“不要着凉了!“

“在我睡着的时候,你真的没对我做过什么吧?”

耍耍还捂着羞处,他努力回想睡着时做过什么梦没有,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有那么贱吗?”刘芬狡诈一笑,“快上床吧!被窝里暖和!”

耍耍觉得自己总是那样站着也不是个办法,就上了床的另外一头,他让刘芬把枕头递给了他。他刚躺下,正想着应该怎么办,刘芬从另外一头钻了过来,用自己的胸贴住了他的后背。感受着她的体温以及她那肉肉的身体,耍耍觉得自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翻过身来把刘芬压在了身下。刘芬在他身下呻吟蠕动着,他觉得自己似乎和她融为了一体,然后一同进入了天堂。

事后,刘芬说已经弄脏了毯子,耍耍揭开被子看了看,发现毯子上有一滩血迹。耍耍觉得自己应该洗洗,就来到厕所打开了热水。洗完自己的羞处,他看了看墙上的毛巾,怕给刘芬弄脏了,就扯了一些纸巾擦了,然后往垃圾桶里丢去。无意中,他发现里边有一块女人用的卫生巾,上面还有着新鲜的血迹。他不动声色又回到了床上,把刘芬拥进了怀里。

“我已经把我的第一次都给了你,这下你该满足了吧?”刘芬说,“我们重新开始吧!”

“给我一些时间,“耍耍说,“我得好好想想!“

“你不是一直想找个处女结婚吗?”

“是啊!我原来就是那样想的,“耍耍说,“可我现在不那样想了!“

刘芬似乎生气了,她突然挣开他的手,翻身把身子转了过去。耍耍发现她在被窝里抽泣起来,就靠过去把她又拥进了怀里。

“容我好好想想!”他说。


终于又盼到了周末,文娟打电话给耍耍说她大约五点钟到达客运站,让他去接她。在中午的时候,耍耍就给母亲打过电话,让她下班后多买些菜回家,晚上他要带女朋友回家吃饭。还没有到下班时间,耍耍就请假提前开车走了。他提前十多分钟到了客运站,然后站在车站的出口等她。接到文娟后,在回家的路上,文娟说她很激动但又有些害怕去见他的父母。

“我爸妈都是很温和的人,不要怕!”

“如果他们看我不顺眼怎么办?”

“只要我看你顺眼就行了,你又不是跟他们生活一辈子!“

在家门口,耍耍拿着钥匙开门时,文娟捂着胸口,似乎是在平息心中的激动似的。耍耍看着她笑了笑,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耍耍觉得自己这样做,对她来说也是个安慰。

“妈!我回来了!”

耍耍看到她妈从厨房出来后,看到他们流露出惊讶的样子,她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又没说出来。耍耍搂着文娟进了客厅,惊讶地发现刘芬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刘芬,你也来了!“耍耍故作镇静的样子,“你怎么知道我们家住在这里啊?”

“嘻嘻!不欢迎吗?我找同学问的。“

“文娟,我给你介绍一下,她是我的大学同学刘芬。刘芬,她是我新交的女朋友文娟。“

耍耍看到刘芬和文娟热情地握了握手。

“我也是重大的,”文娟说,“我们都是校友!”

“真的讶!”刘芬说,“耍耍就没有跟我讲过!”

耍耍看到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这时,他妈从厨房出来叫他帮忙去弄菜。

“我进去弄菜去了!”耍耍对文娟和刘芬说,“你们先聊会!”

“你去吧!“文娟和刘芬异口同声说道。

进了厨房,母亲叫他破鱼。耍耍拿起刀就开始清理鱼鳞。

“你怎么同时带两个女朋友回来了?”母亲有些生气的样子,“有你这样耍女朋友的吗?”

“什么?我只带了一个回来啊!跟我一起回来的那个才是。”

“那你那个同学刘芬来敲门时,还自己介绍说是你的女朋友?”

“她是我的初恋,是我的前女友。”

“你们还没断?”

“一直都有联系,这又怎么啦?”

“还怎么啦!我看她还喜欢着你!我看你怎么办?”

“我自有办法!“耍耍说,“爸怎么还没回来啊?“

“堵车了吧!“

清理完鱼鳞,耍耍把鱼头砍了下来,把鱼身用刀切成两块,然后把鱼身片成薄薄一片一片的。他们家里爱吃酸菜鱼,平时都是耍耍在弄,他爸妈就夸他这道菜弄得好。收拾好鱼,耍耍装进了一个盆里,然后用姜、葱、盐和料酒码味。

“等爸回来后,再炒菜!“耍耍洗干净手后对母亲说,“我先出去陪陪她们!”

他走出厨房,惊讶地发现文娟和刘芬不在客厅里。他又看了看书房和卧室,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想了想她们到底到哪里去了。这时,他的手机叮当响了两下。他打开手机看到了两条信息。

一条信息是刘芬发来的,她说:就不在你家吃饭了,我约了文娟到外面吃饭,我要和她好好聊聊。

还有一条是文娟发给他的,她说:亲爱的,刘芬说有非常要紧的事和我聊聊,我们上外面吃饭。你给阿姨讲一下,不好意思了!

耍耍放下手机,呆了会,然后走进厨房。

“妈,少弄点菜,她们已经走了!”

“什么?我说要出事嘛!”

耍耍看到母亲迅速跑了出去,他听到母亲在客厅那边说,“她们要走,怎么不打声招呼呢?“

耍耍觉得在母亲面前,这次真的出丑了。他一声叹息,心想,命运有这样捉弄人的吗?


耍耍坐在江北嘴嘉陵江边的一块岩石上,头上方就是嘉陵江千厮门大桥。头顶上方每隔几分钟就有列车从桥上通过,列车通过传来的隆隆响声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他看到嘉陵江上有轮船通过时,就会有一阵波浪涌到江边来。一波又波的波浪撞击着岸边,垮掉的泥沙浑浊了岸边的江水。是文娟约他到这里来见面的,她说她经常到江边来耍。接过文娟的电话后,耍耍就在五里店坐轻轨,很快就到了大剧院站,然后从那里步行到了嘉陵江边。文娟住在照母山大竹林那边,坐轨道六号线过来,要多几站。耍耍先赶到这里是想在她来到之前琢磨琢磨刘芬会对她说了些啥,她以后又会怎样对待他。如果刘芬把什么都给她讲了,他和她就完了!但他又觉得刘芬还没坏到那种程度。他觉得刘芬这个人也蛮怪的,自己明明给他讲要结婚了,还来招惹他,她这是想干啥呢?他觉得这也是个迷。难道她是想在自己结婚之前,要了他的童子身,以报复他当时拋弃了她吗?他觉得她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女人的心海底的针啊!他想。

“喂——!李萌!“

耍耍听出是文娟的声音,他看到她在江边一堆乱石那边伸出一个头来。

“你慢点!“耍耍急忙站了起来,朝她走去,“你慢点!莫踩虚了脚!“

他看到文娟穿了条牛仔裤,身着白衬衫。看到她小心翼翼踩着脚下的乱石,耍耍很快赶到了她身边。他牵着她的手,指挥着她走过了乱石岗。耍耍牵着她到了刚才坐的地方一块坐下了。

文娟喘着粗气,笑着看了看他,又盯着嘉陵江对岸的那些高楼大厦。耍耍把左手放在了她的左肩上,她也随势把头耽在了他的左肩上。

“刘芬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她给你说了些什么?”

“她说她是你的初恋,因为你误会她不是处女就拋弃了她!她说她当时因为堵气就没有把实情告诉你,后来看到你耍了好几个女朋友,就更加生你的气,就更不想告诉你实情了。她说她后来发现自己还爱着你,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也懂得了很多事,所以,她想和你续前缘!”

“那你怎么回答她的?”

“我说,我们虽然是在网上相识的,但也是因为有缘才在一起的!我说你来晚了,现在他爱着我,我也爱着他,你是想让俩个爱着的人分开吗?听到我这样说,她就哭了!”

听到文娟说刘芬当时哭了,耍耍觉得刘芬还真心爱着自己,心中隐隐作痛起来。

“后来,你们还说了些啥?”

“她还对我说:如果你还是处女的话,那我会祝福你的!如果不是,她说她是不看好我们的!李萌,她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我一直想找个处女做我的妻子!”

文娟的头突然离开耍耍的肩膀,耍耍看到她怯生生地看着自己。

“那是在遇到你之前!”耍耍把左手放在了她的腰上,“遇到你后,我不那样想了!“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啊!“

这时,一艘轮船从前面的江心路过,一波又一波江水涌上岸来,溅起来的浪花洒在了他们的身上。耍耍急忙拉着文娟站了起来。

一晃耍耍和文娟交往有两个月了。有一天,耍耍和文娟正在中山四路参观桂园,他接到刘芬打来电话说,让他到医院去。

“你是不是生病了?“耍耍问,“我和文娟正在外边玩呢。“

“你过来吧!“刘芬在电话那头说,“如果不过来,你会后悔的!”

“到底什么事?你直接就在电话里说吧!”

刘芬挂了电话,耍耍焦虑起来。

“什么事啊?”文娟说,“你看你着急上火的样子!”

“刘芬打电话来,说她在医院里,但又没说什么事。”

“她是不是生病住院了?你去看看她吧!”

“那我们一块去吧?“

“我就不去了,我不想再看到她了。“

“那你还让我去一趟?”

“你们是同班同学,她还是你的初恋,你得有情有义啊!”

“那你怎么办?”

“我直接回家啊。“

耍耍送文娟到了公交站点,送她上车后,自己坐另外的公交车来到了医院。刘芬来的医院正好是文娟上次做流产手术那家医院,耍耍觉得这也太巧了。到了三楼妇产科,刘芬还坐在上次文娟坐过的那排靠椅上,这让耍耍觉得更加不可思议。

“我已经怀上了!”刘芬递给他一本病历,“是你的孩子!”

耍耍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懵了。

“不应该啊?当晚你不是正好来了例假吗?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谁说的那时我来了例假?我对你说过吗?”

“我上厕所时,无意中发现有卫生巾,上面还有新鲜的血!”

“原来你是这样想我啊!我刘芬有那么贱吗?”刘芬哭了起来,“那卫生巾是我同事茜茜的,她下午过来找我耍,在厕所留下的!”

“什么?“耍耍觉得脑壳嗡嗡嗡作响起来,他觉得太意外了。

“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你就陪我去打掉吧!”刘芬抹着脸上的泪水说,“我不过多受些苦!”

“别!别!别!”耍耍突然感到释怀了,“这可是我们爱的结晶啊!”

“你现在爱的可是别人啊!”

“我马上改,马上改过来!”耍耍把刘芬抱进了怀里,“我还没碰过她呢!”

“你敢吗?要是已经碰了,我看你怎么收场?”

听到刘芬的话,耍耍觉得自己还真是她所说的那样——就是还没有碰过文娟,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今后不许在外边耍女朋友了!”

“这个当然!从今以后只能和你一起耍了!”

刘芬卟嗤一下,笑出声来。听着刘芬的笑声,耍耍突然觉得自己都是要当爹的人了,真的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贪耍了。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张红:笔名:拾得47 ,自由撰稿人,喜好小说、诗歌。创作和发表过小说《爱到心花怒放时》《菩提山》《石痴》等,诗歌《这个夏天》《来点风多好》《奇迹》巜青石板路》等。作品散见于巴渝文化网,起点中文网,呆萌写作网等网站和一些报刊。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最新文章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