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0-02-12 10:14:49
1006 字 · 96 阅 · 0 评 · 1 赞

timg (3)

文/樊荣强

看到今天的题目,你会想到什么?

可能有人一脸懵逼,可能有人一脸不屑,可能有人马上开始上网搜索,可能有人开始骂人……

中国哪个朝代的太监可以结婚?据说这是某个电视台的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大赛节目的一个题目。这样的题目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学习这样的知识有价值吗?如果掌握了这个知识,对一万个中国人来讲,可能没有一个人觉得在生活中有用。

昨天看今日头条,有一篇文章的讲到了央视节目《中国诗词大会》上,杜牧的诗《山行》引起了争议。在诗词大会上有一道选择题,“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这两个哪一个正确?选手选择了前者。作者表示不敢苟同,接着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没想到这么一篇文章居然有109万阅读,800多个评论。

当然,评论里有也有我的一个,我的评论是:“这个问题讨论害死人。无聊的问题!国人当研究更多经世致用的学问。”

什么叫经世致用?指学问必须有益于国事。经世致用一词由明清之际思想家王夫之黄宗羲顾炎武等提出。他们认为学习、征引古人的文章和行事,应以治事、救世为急务,反对当时的伪理学家不切实际的空虚之学。

这个思想今天仍然非常切实。

我认为,这个关于“生”与“深”哪个更好的问题,与前述中国哪个朝代的太监可以结婚一样,均属于无聊至极的问题,讨论这样的问题,均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为何我们不把更多的时间花费到经世致用的学问上边呢?

还有,杜牧的诗中那个“斜”字究竟怎么读?在头条的读者评论中,也有许多讨论,有人说该读XIA(狭),有人说国家已经统一规定读作XIE。当然,最终没有统一结论。

这也让我想起前几天看电视剧《新世界》里面,关于北京著名的商业街“大栅栏”的读音问题的讨论。从南方去的女主田丹把它读为“大炸蓝”(dà zhà lan)  ,但男主徐天纠正说该读“大拾烂儿”(dà shír lànr)。

一个地名或人名,属于专有名词,它的发音应该以什么为标准呢?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不需要什么高深的学问,也不必那么计较。

比如,大家到重庆旅游,一定会去一个地方,叫“红岩村”,也会见到一种树,叫“黄桷树”。如果你要按标准普通话发音,叫红岩村的“岩”字为YAN,叫黄桷树的“桷”字为JUE,但是,重庆人可不是这么叫的,“岩”字读“挨儿”,“桷”字读“国”。是不是全世界人民都要跟着重庆人改变读法?

我说这些的意思是,有些所谓学问,完全是无用之学问,根本不必浪费心思,更不必计较,我们应该把宝贵的生命用到更有价值的经世致用的学问上!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元写作——快速成为非文学写作高手》《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8723361670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