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0-02-13 12:37:49
3126 字 · 88 阅 · 0 评 · 0 赞

timg

龚文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子向左边侧着。

他就这么躺着,睁开眼睛,发现这是个陌生的房间,遮光窗帘没有全部拉满,窗外的光照进房间,看得见靠近书桌的摆设,应该是一个酒店的房间。

我怎么会在酒店里?龚文强努力地在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对了,昨晚跟林总他们一起吃饭喝酒,好像自己喝了很多酒,因为终于又有了工作,太高兴了,没有收得住,喝醉了?

反正感觉后来断片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为什么会在酒店里来睡觉呢?龚文强有点想不明白,脑袋现在还有点隐隐地痛,嗓子也发干。

龚文强决定起来弄点水喝,他一翻身,吓了一跳——身边还躺着一个人。

龚文强差点叫出声来,吓的不轻,感觉自己像要喘不过气来,心一阵狂跳,坐在床上动弹不得。

平躺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个女人,定睛一看,就是昨晚一块吃饭的陈娇。龚文强脑子感觉有点转不过来——陈娇怎么就躺在自己身边呢?究竟是活人还是死人?他定晴观察,被子盖着的胸部有起伏,呼吸是正常的,嗯,不是死人,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龚文强掀开被子,发现自己昨晚没有脱衣服裤子,然后轻轻地下了床,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环视一圈房间,从窗户望出去,确认自己现在是在观音桥的金源大饭店。再转眼望着床上的陈娇,龚文强开始发呆。

难道自己中了什么圈套?龚文强想,昨天去公司面试,晚上就被邀请参加饭局,然后喝酒,醉酒,再到现在,莫名其妙地跟一个美女一起睡在酒店的床上。这是个什么圈套呢?

龚文强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值得别人设圈套的呢?大学毕业几年,还没有找到啥钱,票子、房子、车子、妻子、孩子……什么“子”都没有啊,就连工作这个“位子”也好像刚刚才得到,完全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那为什么别人又要设计一个这样的圈套来害自己呢?

是谁在设计呢?

现在要不要把陈娇给叫醒呢?把她叫醒就可以问个究竟了吧?

龚文强起身走向洗手间,他要找点水喝,也想上个厕所。

陈娇被厕所里的冲马桶的水声给吵醒了。她掀开被子站起来,她昨晚也是和衣而睡,缓步走到沙发前,坐下。

当龚文强走出洗手间看见陈娇的时候,陈娇叫了一声:“你醒了?”

“啊!”龚文强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眼里透出尴尬,也夹杂了一丝惊恐。

“你昨晚喝得太多了。”陈娇说,但是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劝都劝不住,你自己主动要酒来喝,好像没有喝过酒一样。”

“不好意思,出丑了!”龚文强心想,我知道自己喝醉了,但是,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一起睡觉啊?

“你可能在想,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开房吧?”陈娇真是善解人意。

“是的,是的。我醒过来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是你昨晚自己提出来要跟我来开房的呀!你可不能说酒后说的话不算数哈。”

“我有说过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现在就开始赖账了?”

“不是,不是,我是问我昨晚真的说过吗?”

“当然说过。有林总和王总作证。”说完这话,陈娇就笑了,笑得很妩媚。

“我给你倒杯水吧?”龚文强已经感觉到,自己电视剧本看多了,目前的状况并不是一个什么圈套。

“谢谢!我先上个洗手间。”

龚文强端着两杯水来到沙发前,把水杯放到茶几上。

“快跟我说说,昨晚究竟怎么回事。”陈娇从洗手间刚出来,龚文强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昨晚你喝多了,问你家住哪里,你又说不清楚,所以林总就在这里开了房,让你住下——这是公司的签约酒店,你放心,林总说了,不要你出钱。”

“那你——你怎么也在这里呢?”龙文强问这个的时候有些犹疑。

“我自己想留下呗!”陈娇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林总的车把你送到酒店的,在大堂他把房间开好就先走了,叫我把扶上楼,说好好照顾你——你看人家林总对你真的太好了!”

“林总确实很好!”

“我本来是要走的,但是你到了房间就吐了,后来又吐了一回,你说我怎么能走嘛?”

“唉哟,真的太不好意思了,真的太感谢你了!”龚文强显得非常尴尬,难得人家一个美女如此照顾自己。

“那你说该怎么感谢我?”

“我——”龚文强无言以对,“怎么感谢你呢?你说吧?难道要我以身相许?”

“昨晚就已经以身相许了。”陈娇哈哈大笑,“是你自愿的啊,别说是我强迫的!我学法律的,我不会做那种违背当事人意愿的事。那要犯法。”

“那你还要我怎么感谢呢?”龚文强知道陈娇是在开玩笑,但是,又仿佛觉得昨晚以身相许是真的——或者,他希望是真的。

“下楼去,你请我吃一碗小面吧!”


赛博电脑城旁边的万州风味面庄。龚文强和陈娇面对面坐在一张小桌旁,各自吃着碗里的小面。

“我昨晚没有胡说八道吧?”龚文强这才想起问这个问题,“要是乱说,我可能工作又没有了。”

“工作没有丢掉。”陈娇说,“昨晚林总叫我告诉你,今天下午两点去公司人力资源部报到,三点钟的时候参加你们营销中心的会议。”

“还好,还好!”龚文强庆幸自己酒后还稳得住,“我真的没有说别的什么出格的话?”

“你表现得挺好,虽然醉了,但是,除了自己要酒喝,吹了点牛,说话还没有出格。”

“那就好!”龚文强放心了,“但是,你说我吹牛,吹了什么牛?”

“你就说,重庆两条江,喝酒当喝汤。你说这是不是吹牛嘛?”

“哦,这个呀!”龚文强还担心是别的什么吹牛,“是的,这话我经常这么说,就是说来吓唬人的。喝酒,不能仅仅靠酒量,还得靠胆量,靠气势——靠气势把人家吓回去,不敢跟你喝。”

“但是也得自己酒量行啊!昨晚没有把人家吓回去,倒把自己灌醉了。”陈娇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昨天是有点兴奋了,刚刚找到了新工作嘛!”

“欸,你平时喝醉酒,谁管你呢?”

“我自己管自己呀!”

“你老婆或者你女朋友不管你吗?”

“我倒是想,可是你说的我都没有啊!”龚文强幽幽地说,“你问这个啥意思?难道还想让我以身相许?”

“你别想多了。”陈娇回击道,“吃完这碗小面,昨晚的事就完结了,你不用想着对我负责,我也不用对你再负责。”

“好好好,请允许我再说声谢谢!真的,特别特别感谢!以后有用得着我龚文强的地方,尽管开口!”

“没那么严重吧!昨晚也算是举手之劳。”

“嘿嘿,我想起了一个以身相许的段子,要不要听听?”龚文强吃完了小面,扯了张纸巾抹掉嘴角的油水。

“说来听听。”

“英雄救美的故事通常有两种结局,如果那位英雄长得很帅的话,被救的美女就会说:多谢英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如果那位英雄长得难看的话,被救的美女就会说:多谢英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好来生为你做牛做马,报此大恩。”

“那现在是美救英雄,而不是英雄救美,你还是来生跟我做牛做马吧!”


下午2点45分。龚文强已经坐在了南山房地产集团三楼的会议室了。

两点整,他先到公司人力资源部报到,然后又到营销中心报到,跟林正荣见过一面。

与崔玉凤见面的时候,龚文强与她聊了一会儿,除了说些感谢的话,还对公司的状况有了更多的了解。

以前虽然看过媒体的报道,也看过不少的各种广告,但是,龚文强对公司的内情还是知之甚少。南山房地产集团的老板叫张国栋,原来是一个装饰工程公司的老板。1999年的时候,得到一个旧城改造的项目,开发了一个西城花园,从此进入房地产。20年来,大大小小做了十多个楼盘,成功跻身重庆房地产50强行列。

会议室已经来了十来个人,接着,林正荣也来了。

“我们现在开始开会。”林正荣讲话了,“今天没有什么大事,主要是我们营销中心新来了一位同事,大家认识一下,就是这位,我的助理龚文强,大家欢迎!”

龚文强起身拱手,表示感谢。

林正荣继续讲话:“之前有同事跟我说,林总,你要保重身体,工作不要太拼命了。这是对我的关心,我要说声谢谢,但是,我不拼命不行啊,事情多,任务重啊。现在我找一个助理,就是为了给我分担一些事务工作,让我不要把命给拼没了。各位,一定要各种配合、支持文强助理的工作,配合、支持他的工作,就是配合、支持我的工作。大家能不能做到?”

“能做到,一定配合、支持龚助理的工作!”大家一致表态。

“现在我们请龚文强给大家讲几句,掌声欢迎!”林正荣看着龚文强,一边拍手一边说。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元写作——快速成为非文学写作高手》《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8723361670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