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

张红

发表于 2020-02-22 16:02:02
1469 字 · 55 阅 · 0 评 · 0 赞

转眼就到了中秋节,那天上午十一点,冯倩兴冲冲来到小卖部,告诉田四说徐莉从合川总校那边过来了。因为是好朋友,她想中午请她在学校外边的餐馆吃饭。

“干吗中午请啊?晚上不好吗?”田四问。

“她晚上还要和其他人聚餐呢,没有空。”冯倩说,“她明天一早,还要赶回合川。”

听到冯倩这样说,田四只好把小卖部关了。既然冯倩专程来告诉他这件事,当然是希望他陪她去了,另外,他也知道冯倩身上并没有多少钱,父母每月给她的也是固定的生活费。来到学校大门口,田四看到徐莉已经等在那里了。田四就问她想吃点什么,徐莉说晚上聚餐朋友要请她吃火锅,中午就吃中餐吧。她说她知道一家中餐馆,里边还有嘉陵江的野生鱼卖。那家餐馆开在一个巷子里,徐莉想吃水煮鱼,田四随餐馆老板上厨房要了两条鱼。

刚出来坐下来,徐莉盈盈笑着就问冯倩什么时候把他给拿下来的。

“嘻嘻,倩,你到底用的什么手段,把我们的帅哥给俘虏了?”

“也没什么啊,我们在一起处久了,俩个人之间就自然有感觉了。”冯倩说,“田大哥拘谨着呢,我只是让他开了窍。”

“田哥,把你的电话告诉我吧,”徐莉说,“抽空,我也想让你开开窍。嘻嘻!”

田四看了看冯倩,冯倩不以为然的样子,她把田四的电话告诉了徐莉。

“这家店里的水煮鱼,很好吃的,”徐莉说,“麻辣鲜香嫩。”

“是吗?那一会儿你就多吃点。”田四说,“对了,我一直没想明白,你们在那方面怎么这么开放啊?”

“哈哈,你问到点上了。”徐莉说,“我也替你开开窍吧。”

“怎么说?”

“比如,这条街上新开了那么多的馆子,可每家馆子的菜,是不是不一样?同样一道菜,有的馆子就是把味道弄得好,还色香味俱全,可有的馆子……”

“没听明白。”

“那我们就拿一道菜作比喻吧,”徐莉说,“如果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菜,摆在了你面前,而你当时又饥肠辘辘,你想不想吃?”

“想啊。”

“那你就吃呗,还扭扭捏捏的干嘛?”

“可我还是觉得不一样,这个和吃饭是不一样的。”

“哪点不一样啊,都是人的本能。有需要,就去寻求满足呗。”

“可我们是人,不是畜牲。”

“哈哈,是人肚子饿了就不用吃饭了吗?”徐莉说,“一年四季,你每顿都吃同样一道菜,难道你不感到腻吗?吃腻了,为什么不可以换一道菜吃?”

田四突然感到在徐莉的眼中,自己或许就是她所说的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菜了。可冯倩也是像她那样想的吗?

“冯倩,你也像徐莉那样想的吗?”他问。

“虽然,我不赞同把不同的人当做不同的菜,”冯倩说,“但我赞赏一个人敢于去追求自己所向往的东西。而且,人性是复杂的,我们不能从一个视角,用单一的标准去衡量、去评价一个人行为的好坏。”

听到冯倩那样说,田四只是觉得她比徐莉说得含蓄一些罢了。那时,他还真希望冯倩把他当一道菜呢,这样,他就不用负责了。感到释然的他,又想到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心里就不是个滋味,他还真舍不得抛弃她们呢。不大一会,一大盆热气腾腾的水煮鱼端上桌了,看到徐莉和冯倩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田四不由得佩服起这两个看上去缺心眼的姑娘起来。

吃罢饭,回到学校后,他们三人就各自散了。田四回到小卖部守着,也很少见有学生来买东西。那一天,很多同学都上城里去玩去了。到了下午四点,他收到了一条手机信息,信息上说:至从第一次看到你的“烧火棍”,我一直都念念不忘。我在上次我们去游泳那片竹林等你,你会来吗?

看了那条信息,田四突然感到一团火在自己身上燃烧起来,他摸了摸脸颊,都感到发烫了。他知道发信息的人是谁,尽管手机上只显示出了电话号码。既然人家把自己比喻成了一道好吃的菜,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把她当作一道菜呢?而且吃了还不用负责?想到这里,他就回了一条信息过去,让她等着,他马上就过去。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张红:笔名:拾得47 、红歌。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创作和发表过小说《爱到心花怒放时》《菩提山》《石痴》、《高峰岛》、《和尚》、《暗流》、《朝潮》、《潮汐》、《林峰寺》等,诗歌《这个夏天》《来点风多好》《奇迹》巜青石板路》等。作品散见于巴渝文化网,起点中文网,江山文学网,呆萌写作网等网站和一些报刊。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