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

张红

发表于 2020-03-18 09:54:59
14670 字 · 70 阅 · 0 评 · 0 赞

文/张红



老陈从羊满坡餐馆出来时,迎面吹来了一阵风,又感到自己走路在窜,才意识到自己又喝多了。饭桌上,兄弟伙把老板娘叫来陪酒,介绍他俩认识后,她嘴巴特别的甜,开口闭口都叫他哥,接连和他碰了三次杯。碰了酒杯,他看到她每次都喝干了,自己是个男人,不喝干净那多不好意思啊,就皱着眉头喝了。兄弟伙介绍说他住在五里店,结果老板娘也是在他所在的街区新买的房,也住在那里,就因为这个,大家觉得他俩有缘,就闹着又让他俩连干了三杯。六杯酒下肚,他当时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还蛮清醒的。还没散席,老婆就打电话来了,说家里的水龙头坏了,让他立即回去。他给兄弟伙们讲明了原因,就提前离开了。那知道刚出饭馆大门口,迎面吹来一阵风,就把自己给吹醉了。

“你等到,我们一块打车回去。”

老陈转过头去,看到老板娘追了出来。

“我看你走路在窜,我也正好回家,我陪你回去吧。”

“你……你比我还喝得多 ,你怎么没事啊?”

“就刚才那点酒,还不够我塞牙缝呢!”

老陈大吃一惊,借着路灯的光芒又打量了一下她。她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虽说性格像个汉子,可神态里似乎还蕴含着少女才有的羞涩,她真有那么大的酒量吗?

“那你的酒量是多少啊?”

“最多的时候,喝过两斤。”

“不会吧?“老陈觉得不可思议,他又在往前窜了。他感到有双手扶住了自己。

“你别往前走了,我叫出租车。”

老陈盯着公路上来来往往的小车,出租车还是蛮好辨别的,特别是重庆主城的出租车,一律都是黄色。当他看到一辆黄色轿车开过来时,就往前窜了窜,结果被老板娘拽住了。

“出租车!”

老板娘的声音高亢嘹亮。饭桌上兄弟伙介绍她时,说她入股开过夜总会,为了让生意好起来,亲自到过第一线,陪客人们喝酒唱歌跳舞,硬是把夜总会搞得风声水起,她的第一桶金,就是那样挖来的。这时,老陈相信了,她的声音这么好听,或许就是她在夜总会时,歌唱得多的缘故吧。出租车停到了跟前,老板娘扶着他进了后排。不一会,他就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听使唤了,一头栽倒在了她身上。



秀丽看到枕在自己胸房上的男人张着大嘴,满嘴的酒气,不像是想占自己便宜的样子。她两次扶着他的头靠在坐椅的靠背上,由于车在路上颠簸,他的头不由自主就歪倒在了自己肩膀上。如果不用手扶着,就会继续滑落枕在了她的胸房上。既然不是有意的,而且他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占她的便宜,秀丽也懒得再次推开他,就让自己的乳房做了他的枕头。酒席上刘哥介绍说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占了便宜他能知道更好,说不定他今后会为自己的馆子拉来不少生意的。秀丽看了看窗外,公路外边一座座高楼大厦上面的灯光像流星雨一般飞驰而过。

“师傅,你开慢点。”

出租车司机并没有答话,但她感到车速明显慢了下来。她回头看到身上的男人似乎睡得很香,突然犯起难来,虽然他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小区里,可自己并不知道他住在几号房那一层楼里。到时候也只有叫醒他了。车子每颠簸一次,男人的后脑勺就会在自己的乳房来回摩擦一次,不由得又勾起了她的女儿心。她又想起了自己在夜总会当股东又当小姐那些日子。在包房里,让她陪伴唱歌喝酒的男人们对她都是有想法的,为了多拿点小费,她最多是让他们摸摸,如果他们还想进一步,她也是有办法对付他们的。想到这个,她就有些得意起来。只要说自己正在害性病,就没有一个男人敢打她的主意了。所以,自己三十过了,都还是处女之身,可身边的男人又有谁会相信这一点呢?她觉得,这也是她至今都还单身的原因。不过,她觉得自己并不着急嫁人,常常围着自己转的都是一些好色的男人,都是不可靠的。有一天,如果有缘遇到了一个不好色又正经的男人,那就好了,她想。

眼看就要到家了,她抱着男人的头,大声喊他。

“陈哥,陈哥,快到家了。”

陈哥睁开了眼睛,同时下意识到处摸了摸,她感到摸到她的腿上来了,她捉住了他的手。

“你在摸什么?”

“到家了吗?”

“我们还没有下车。”

“哦。”

她看到他又闭上了眼睛。不大一会,出租车就开进了小区里,秀丽付了车费后,叫司机帮忙一起把陈哥扶下了车。

“你知道自己回家吗?”

“知道。”

秀丽放开了他,没想到他左窜右窜的,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她急忙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他脸上粘了些尘土。他把右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用左手摸了摸自己脸。

“八号楼,”他说。

她架着他朝八号楼走去。上了电梯,秀丽问他住在几层楼。

“七楼三号。”

到了七楼三号门前,秀丽按响了门玲。房门打开了。

“他喝多了,我只好送他回来了。”

“你是他们公司的吗?”

“不是,我是餐厅老板。”

“那谢谢你了。”

“应该的。”

“你怎么喝这么多啊?”那妇人从秀丽肩上拿开了他的手,然后架着他说。秀丽觉得自己累得够呛,额头上都有了汗水。转身离开后,从身后传来了关门声,她感到那声音太大了,那妇人好像生气了。



秀丽看了看围坐在桌子傍边的几个中年男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堆着笑容。这次是陈哥出面请客,离上次刘哥在她馆子里请客仅仅过了三天。

“那天你提前走了,我看到老板娘出来追你了。”刘哥盯着陈哥说,“你说,你说,你们后来怎么啦?”

秀丽看到大家大笑起来。这样的场面她见得多了,也没觉得难为情。

“他喝多了。”秀丽站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胸房,“他把人家这里当枕头了。”

大家又大笑起来。她看到陈哥不以为意的样子,她想,他也是根老油条了。

“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呢?”秀丽看到陈哥摸着后脑勺说,“在出租车上,总感觉头上枕着的东西有弹性,还有温度,原来是睡错地方了?”

大家又哈哈大笑一番。

“那你们今天晚上得喝交杯酒。”刘哥说,“喝了交杯酒,以后才会有进步!”

在欢声笑语中,秀丽看到她店里的服务员把菜端上桌来,桌子中央的汤锅也已经煮开了,热气腾腾的。她开的是羊肉汤锅餐馆。

“你们知道吗?羊肉吃了能壮阳。”秀丽说,“如果是日本人,吃了肯定受不了。”

说笑取乐,打情骂俏,秀丽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专长,加上自己还特别能喝酒,这帮男人是不难应付的。把他们逗开心了,在她家餐馆吃饭觉得有趣,他们就会常常来照顾生意的。特别是不差钱的男人,他们总是爱到一些有趣的地方聚餐聚会的。看到羊肉片端上来后,她亲自动手涮羊肉,然后把涮好的羊肉舀到了每个客人的碗里。

轮到舀羊肉给陈哥时,她问他涮的羊肉嫩不嫩。

“还是你嫩!”

陈哥的挑逗让在座的人都大笑起来。秀丽觉得气氛热烈,她还想添油加点醋,她端上酒杯去敬陈哥。

“今天要少喝点了,我怕晚上又睡错了地方!”陈哥说。

“要喝就喝交杯酒!”刘哥怂恿说。

“来吧,”秀丽端着洒杯伸手过去,在陈哥的胳膊肘处,再往内拐。陈哥大大方方和她喝了交杯酒。秀丽听到大家都拍起掌来。



在小区车库,老陈看到代驾离开后就打量起靠在自己身上的老板娘来。在后排车顶昏暗的灯光下,靠在自己肩上的那张脸显得红润细嫩,柳叶眉毛下闭着的眼帘像贝壳,长得像蒜头一样的鼻子正发出微弱的声息。鼻子下边的樱桃小嘴微闭着,红润润的性感迷人。目光下移,他看到她那对乳峰顶着白色的衬衣伴随着呼吸起伏着。衬衣外边是一件褐色开衫,由于没扣上扣子,并没有遮住她的前胸。

在饭桌上,看到她活跃,还一副喝不醉的样子,大家就轮流敬她酒,自持酒量很大的她也不胜洒力,终于醉倒了。散席后,她都有些胡言乱语了,她说已经和他喝过了交杯酒,今后就是他陈哥的人了。大家离开后,他才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把她架上了车子。由于自己也喝了不少酒,也因为晚上警察查酒驾查得严,他就叫了个代驾。

“到家了,你家住在几号楼啊?”

“五号搂。”

“那住在哪层楼?几号房啊?”

“九层六号房。”

老陈看到她答话时,也没睁开眼睛,估计她是醉得不行了。他就抱着她的腰,把她拖下了车。下了车,她连站都站不稳,他只好背着她。找到电梯后,很快就到了她说的那层楼,来到了她家门前。他在她裤包里找到了钥匙。进屋后,打开灯,他把她放在了沙发上。正准备起身,她拽着他的衣裳还没松手,就呕吐起来。她吐在了自己的胸前,还连带吐了他一身。这下够呛,他想了想,走过去把房门关了。他去卫生间脱了外衣,清洗干净后,又拿着毛巾来到了客厅,准备弄干净她胸前呕吐物。整个前胸都被污染了,他决定脱了她的衣服。

“你想干嘛?”

她捉住了他的手。

“你吐得自己一身都脏了,我帮你换了。”

她放开了他的手。解开纽扣后,老陈看到她那对丰满的乳房,顶着胸罩在起伏。不知道已经被多少人摸过了,他这样想着,就没了想去摸摸的冲动。

“你的衣裳放在哪里?”

她指了指卧室。他走进卧室,打开灯,看到整洁的床上放着一套睡衣,就取了睡衣又回到了客厅。他又去脱她的裤子。

“你干嘛?”

他感到自己的手又被她捉住了。

“你的裤子也被弄脏了,我帮你换了!”

她的手又松开了,他有些费力地脱下她的裤子,同时也看到了她那丰盈白嫩的大腿。他连摸一下的心思都没有,迅速把睡裤给她穿上了,然后,给她穿好了上衣。后来,他又接了一杯温水,拿过来让她漱了口。

“我抱你上床睡吧?”

看到她点头同意后,他就拦腰把她抱了起来。当他把她放在床上,正准备离开时,她那双搂着自己脖子的双手似乎并不愿意松开。

“我还是处女呢。”她说。

老陈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说:“你说什么?”

“我还没被男人碰过呢!”

老陈感到热血澎湃,觉得自己还不用行动有所表示,就不是个男人了。他抱着她的头,和她亲吻起来。



一阵电话玲声把自己闹醒了,秀丽摸了摸自己光光的身体,她感到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惶恐中她回想起了醉酒过后,所发生的一切。那段时间身体虽然不由自主,可自己的意识却是清醒的。

她打开床头灯,看到是陈哥的手机在响,就拿过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出来的名字是“老婆”,她就把电话挂了,还把手机关机了。

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献给了一个中年男人!她觉得自己那个时候怎么就冲动了呢?她想起了那一瞬间,她真的需要有个男人,需要有个男人来抚慰自己,于是,就发生了眼前的这一切。她又想到了自己的余生,今后怎么办啊?她又看了看眼前正熟睡的男人,他不过大自己七八岁的样子,自己并不讨厌他,好像还喜欢他憨憨的样子。可他已经结婚了啊!他会为了自己选择离婚吗?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主意,她要和他老婆来个竞争,她觉得自己守了多年的第一次都给他了,他就应该是自己的男人。

她又想到了自己来自乡下的农村,高中毕业后被同乡骗去了广东。虽说自己在夜总会上班当小姐,也因为自己机智聪明,每到关健时刻,都推说自己得了性病,才一次又一次逃离了魔爪。想到那个时候自己的聪明伶俐,就有些得意起来——她到医院去买了个病历本,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冒充医生写了诊断记录,诊断的结果是淋病。男人如果不相信自己嘴上说的,她就掏出病历本出来证明,结果都被吓得躲得远远的了。做了几年小姐,也挣了不少钱,就回到了故乡。后来,在朋友的怂恿下,大胆入股在县城里开了家夜总会,凭着自己多年的从业经验,自己又当老板又做小姐,才把夜总会搞得红红火火。直到后来,在政府扫黄打非的运动中关门了事。自己后来开过酒吧,因为不懂得如何经营,亏得一踏糊涂。酒吧倒闭后,又在故乡的县城开了家饭馆,因为自己舍得花钱,请了一个好厨师,饭馆生意一直都很好。挣了钱,就想在重庆主城开家分店,这才来到了重庆……

想到这里,她看到陈哥翻过身来,就把自己的头枕在了他的胳膊上,用嘴亲了亲他的脸颊。没想到,自己的动作惊醒了他。他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糟了,糟了!”他说。

“怎么啦?”

“我怎么就睡着了呢?这个时候回去怎么向老婆交差呀?”

“你老婆已经打过电话来了,我挂了,又闲吵,已经把手机关机了。”

“你当时怎么不叫醒我啊?”

“人家看到你睡得香,心疼你呗,怎么好忍心叫醒你啊。”

“完了,完了。”她看到陈哥抱着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秀丽一下子掀开了铺盖,她说:“人家把守了多年的处子之身都给了你,你还这样!”

她指着床上铺的毯子让他看,上面有几处血迹。

“人家现在都还感到痛呢。”她说。

他似乎被感动了,他把被子拿回来,给她盖上了,然后又把她拥进了怀里。

“真是难得啊!想不到你长期生活在烟花巷里,还能独善其身,不容易啊。”

秀丽紧紧抱着他,她决心要定了这个男人。



中午陈哥打来电话说,晚上约了朋友过来聚餐,让她预留个包间。秀丽叫他早点过来,她想和他聊聊。吃过午饭,秀丽约了几个牌友,在自家餐馆隔壁的茶楼打牌,打到五点,她琢磨着陈哥应该来了,就回到了餐馆,坐在吧台等他。陈哥来后,她带他进了包间。

“哥,那天早晨回去,嫂子没把你怎么样吧?”

“都老夫老妻了,还能怎么样啊?我就说晩上喝酒喝醉了,有朋友把我弄到宾馆住了一宿。”

“就这样过去了?”

“是啊,就这样过去了。”

“哥,以后人家想你了怎么办?”

“给我发信息啊,我们住在一个小区,我过来多简单啊。”

“你就打算这样和我过下去吗?”

“那你想怎么样啊?”

“我想做你的老婆。”

秀丽看到陈哥红着脸,又似乎在思考的样子。

“可我已经结婚了啊。”他说。

“结婚了也可以离婚的。”

“我和她结婚都快二十年了,我们都把彼此当自己的亲人了,哪有那么容易啊?”

“那我怎么办?”

“你可以找个男人把自己嫁了啊。”

“我已经找了,可他不要我。”

“谁啊?”

“你啊。”

“可我已经结婚了,我总不能找两个老婆吧?”

“怎么不可以啊?以后,我就做你的小老婆。”

“这个?这可以。”

“既然是你的老婆,就要和你生个孩子。”

“只要你愿意,我不反对,但你不能因为这个逼我离婚。”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好。”

“老公,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这家餐馆也有你的一半。”

“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说的是真的。”

“我知道。”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在这两个月里,秀丽软磨硬泡硬是把陈哥留在自己家里睡了几个通宵,她想通过这种办法在陈哥和他妻子之间,弄点动静出来。可两个多月都过去了,她每次见到陈哥,也没看出他遇到过什么麻烦的样子,她想,他的老婆度量还大呢,如果是自己遇到这种事,早就折腾他了。有一天,正好是周末,她一早就把陈哥叫过来了,让他陪她到长寿湖去玩。

“好啊,”陈哥说,“听说长寿湖那里正在搞花展,这个时候去春游正好。”

“老公,今晚我们就在长寿湖住一宿吧,我听说长寿菩提山,长寿古镇都是4A级景区,明天我们再到那两个地方玩玩。”

“好,”陈哥说,“你收拾一下,我们开车去,来一个自驾游。”

看到陈哥答应得这么爽快,秀丽想,他怎么这样毫不顾忌啊?难道他做什么事,他老婆都不管吗?她觉得太奇怪了。不过,这出戏还得唱下去,直到陈哥他们夫妻俩闹出点动静来,自己才有机可乘。可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无耻了?她又这样想着,好像良心有愧似的。

从重庆主城到长寿湖约一个小时车程,到了长寿湖,工作人员介绍说,花展在西岸公园情人坡和情人坡附近的浪漫花田那一带。他们从公园的南门入园,沿着寿湖西岸参观了百寿园、东海寺,正要过浪漫鹊桥时,老陈看到秀丽呕吐起来。

“你怎么啦?是不是早晨吃了什么,人不舒服啊?”

“我也不知道,我早上吃的牛奶面包,平时天天都是这样吃的,也没有什么啊?”

浪漫鹊桥建在湖边宽阔的沟槽上,由数条铁链铺上木板搭建而成,桥长约两百米。老陈看到前边的人走在桥上左右晃悠悠的,又还悬空在湖水上面,蛮惊险刺激的。

“秀丽,你人不舒服,我们就不从桥上过去了,好不好?”

“不行,来都来了,我要和你在这鹊桥上相会。”

“你看前面的人,他们走在上面都在晃荡,你不怕吗?”

“怕?别人都不怕,我怕什么,”秀丽说,“老公,走吧,我不那么难受了。”

老陈让她走在前面,他在后面盯着,一旦她有点什么也好上去搀扶她。到了桥的中央,秀丽掏出手机掺着他胳膊玩起了自拍,他看到手机屏幕上,自己和秀丽甜蜜地笑着,他觉得春天到了,自己的人生也似乎春光无限似的。

过了浪漫鹊桥,沿湖边碎石铺成的便道再往前走几百米,就是浪漫花田。而情人坡就在浪漫花田的里侧,是长寿湖西岸的一处斜山坡。花田里盛开着郁金香,正散发着浓郁的花香。看蜜蜂彩蝶,闻郁金花香,看游客嬉闹,还有美女相伴,老陈感觉挺好。他看到秀丽玩得也很开心——蹲在花丛中和鲜花比美,撒撒娇风情万种,追蜂引蝶童心未泯。老陈就觉得她像换了个人似的——一个信口开河,俗气的风尘女子迅速脱变成为了一个清纯美女。到了情人坡上,他们特地选择在一块石坡上坐了下来,就觉得自己还是年轻人似的,也像所有的年轻人那样——眺望着美丽的长寿湖,心中似乎也就有了对未来美好的暇想。

原准备当晚就住在长寿湖的,可秀丽临时改变了主意,她说她上网查过了,长寿古镇的客栈开在四合院里,她说自己还没住过四合院呢,想体验一下。

“长寿米粉也挺好吃的,是长寿的特色食品。上次来时,我在古镇那边吃过。”老陈说。

“我听说过,但没吃过!”秀丽说,“我还听说过,长寿血豆腐也好吃,是很好的下酒菜。”


“那晚上我们就喝两盅?”

“嘻嘻,就你那点酒量,还不够我塞牙缝呢!”

“哈哈,说到酒,酒还是我们的媒人呢!那次要不是你自以为酒量大,把自己喝醉了,估计现在我们也不会一块坐在这里了。”

“酒可以乱性,”老陈接着说,“以后你还是少喝点吧。”

“你是怕我乱性后,又偷了别人吧?”

“别瞎说,我是担心你喝酒喝多了,会伤害到自己的身体。”

老陈刚说完话,秀丽就靠了过来,把头也枕在了他的肩上。春天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老陈抱着她的肩膀,看到长寿湖水正泛滥着银色的涟漪。



来到长寿古镇,他们找了一家临溪的四合院客栈住下后,就穿梭在古镇的大街小巷,寻幽问古起来。在路过一家名曰“江南乌木坊”的门店时,他们闻到了一种迷人的香味,就信步走了进去。老板是个年轻人,他指着摆放着的乌木摆件说,香味就是那些木头散发出来的。老陈看到秀丽喜欢乌木散出的味道,就叫她挑选一件。

“拿回去放在家里,你每天都可以闻到这样的味道了,”他说。

秀丽看上了一件雕刻成莲藕的金丝楠乌木摆件,老陈也不嫌贵花了八千给她买下了。

“是不是贵了点?”她问。

“出淤泥而不染,莲藕的精神尤为可贵,”年轻人说。

“这个有点像你,”老陈对秀丽说。

“这块木头的味道还好闻呢,”秀丽说。

“是沉香味,”年轻人说,“乌木被埋在淤泥滩涂中,历经千年而不腐,出世后还生发出迷人的芬香,所以才这样弥足珍贵。”

“这个也有点像你,”老陈对秀丽说。

“你怎么把我说得这么好?”

老陈看到她笑得像一朵花似的,感叹不已。她曾经生活在烟花巷里,虽然染上了风尘女子的习气,却也守住了自己作为女人的贞节,这一点尤其可贵。

那块乌木重得跟石头似的,老陈抱着拿回去放进了车里,再回来和秀丽汇合。到了晚上六点,他们特地在一个巷子里,找到了一家卖长寿米粉的小馆子。在米粉端上桌之前,老陈看到秀丽又干呕起来,心里虽然有些担忧却又暗暗惊喜起来。

“你会不会感冒了?”他说。

“没感冒啊,”秀丽说,“无缘无故就这样了。”

“那我们明天回到重庆后,到医院去看看。”

“看什么?我又没有病。”

“你害喜了。”

“不会吧?”

“明天上医院去看看就知道了。”

老陈看到秀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突然幼稚的举动,又让他内心受到了触动。

“如果真的有了怎么办?”秀丽说,“我们还没结婚呢。”

“你不是说,不在乎这个吗?”

“我在乎,是你不在乎!”

老陈左右为难起来,他想,女人说过的话是不可轻易就相信的。


吃过晚饭,他们早早就回到了客栈,毕竟都玩一整天了,都感到累了。秀丽看到陈哥垂头丧气的样子,觉得自己在馆子里说的那番话刺激到了他吧。她感到现在就提出让他离婚,似乎早了点,如果自己真的怀上了孩子,等孩子生下来后,那个时候或许一切都会水到渠成了。想到这里,她就去逗他,想让他开心起来。她柔情蜜意依偎着他,用手抚摸着他的胸膛。这时,当地电视台播放出了一条新闻,介绍说有许多年轻人正往古镇傍边的菩提山上去,就是为了看流星雨。4月天琴座流星雨(Lyrids),预计出现日期大概21日-22日。秀丽看了看当天的日子,正好是2018年的4月21日。

“这辈子,我还没看过流星雨呢,我们也上山去看看吧,”她说。

她看到陈哥笑了笑,他似乎也有那个雅兴。

“走吧,我们到街上买点吃的,”他站了起来,“晚上,山上冷,我们得穿厚点,你带得有衣服吗?”

“我有,可你怎么办?”

“我车上有衣服。”

想到要去山上看流星雨,秀丽就觉得浪漫,在小时候她就听说过,看到流星许愿是很灵的。可看到流星后,自己许什么愿好呢?她又在心里琢磨起来。她想许的第一个心愿,就是下辈子不要生在乡下一个贫困的家庭,下辈子也不要做女人。每每想到自己曾经靠向男人们出卖色相,靠讨好、靠屈辱来换取生计,秀丽就觉得痛心不已。生而为人,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这样自暴自弃啊?她想许的第二个心愿就是,今后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只有这样,自己的心才有个安放的地方。她觉得自己流浪得太久了,她需要一个港湾来停靠她这艘漂泊的船。她想许的第三个心愿就是,尽快怀上孩子,她觉得孩子就是系她靠岸的缆绳。

陈哥开着车载着她很快到了菩提山麓。山麓广场傍边的停车场,几乎停满了车。她想,那么多人来,到底是来看流星,还是来许愿的呢?

拾级而上,山路两边都有路灯,老陈看到桔黄色的灯光中穿梭着飞蛾。山高路陡,没走多久就累得在石阶上坐了下来。

“你的身体看上去蛮好的,怎么走这么几步路就不行了?”秀丽说。

“爬山爬多了,身体被掏空了。”

“平时没看到你去爬山啊。”

“你身上不是有两座小山吗?”

“你真坏,又不正经了!”

老陈看到陆续有人从山下往上面走来,在夜里还又是在山坡上,人们说话的声音显得异常清晰。坐了会,他觉得气息平稳下来后,又站了起来。

“我们不用走那么快,就当是散步,就不会那么累了。”秀丽说。

就这样,走几步又歇歇,老陈觉得自己也不感到累了。宽阔的山路两边栽有一排四季桂,在夜晚也散发出浓郁的花香。老陈看到秀丽一边走还不时抬头仰望着星空。

“你看到流星了吗?”他问。

“还没有,”秀丽说,“是不是要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啊?”

“我们还在山腰,估计上山顶就能看到了,你看,这么多人都还在往上爬呢。”

“他们是来看流星,还是来许愿的啊?”

“你呢?你是想看到流星许愿的吧。”

“是的,我还有许多愿望没有实现呢!”

“那你说出来听听,我帮着你实现。”

“这个不能说,说出来后就不灵验了。”

不用猜,老陈就能想到她的愿望。她的愿望再普通不过了,至从遇到了自己,又阴差阳错把她的第一次给了他,她那普通的愿望似乎都很难实现了。他就弄不明白,一个曾经生活在烟花巷的女子,为什么把自己的贞洁看得如此重要呢?为什么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哪个男人,就非得跟哪个男人结婚呢?自己不是女人,他觉得自己虽然弄不明白,但在心里,却尤其敬重这样的女人。他甚至觉得这样的奇女子,就是女中豪杰。

看到前面上山的路还很慢长,老陈突然想到了诗人屈原的那句诗: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老陈和秀丽靠在菩提山巅那座宝塔底层的栏杆上,抬头仰望着深邃的星空。只见繁星满天,月光如泻,可就是没有看到流星的踪迹。到了深夜十二点,上山来的游客开始躁动起来,慢慢的,陆陆续续就有人离开下山去了。老陈哈欠连天,看到秀丽还兴趣盎然,也只好硬撑着没催她下山。到了凌晨两点,他觉得瞌睡来了,就背靠着栏杆坐在了地上。

“要不你先回去吧,”秀丽说。

“那你呢?我看上山来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估计今天晚上看不到了。”老陈说,“我们还是下山吧。”

“离天亮还早呢。”

“可山上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要走,那是他们的自由。”

“你真的不想走吗?”

“我还没有许愿呢。”

“没有流星还许什么愿啊?”

“所以,我才在这里等啊。”

“如果等不到呢?”

“我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我就等到天亮。”

“真服你了。”

“如果放过了这样的机会,我宁愿死,早点去投胎。”

“你就这么相信?看到流星许愿真有那么灵验吗?”

“我宁愿去相信,相信才有希望!”

“好吧,我陪你到天亮,”老陈从口袋取出包饼干递给她,“你吃点东西,别饿着了,我坐在地上闭一会。”

秀丽一边吃着饼干,一边盯着夜空。她在想,那些流星会在什么地方出现呢?是不是自己正盯着这一片天空没有流星,已经错过了?她这样想着,就沿宝塔不停的走着,这样,整个天空她都可以看到了。每旋转一圈,她都要看老陈一眼,生怕他睡着后,会倒在地上。围着宝塔走了两个多小时,她突然看到夜空中一颗荧火虫样的星星划过长空,就激动得尖叫起来。紧接着数不清的荧光又划过了长空,她急忙合掌许起愿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她再也看不到流星时,才发现有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老公,我终于等到流星了!”

她感到一双手拦腰抱住了自己,她顺势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希望梦想成真!”

“会的,从今以后,你的梦想就是我努力的方向!”

“希望你不要食言。”

她感到那双手把自己抱得紧紧的,她挣扎了一下,转过身去,把头埋在了他的怀里。



秀丽坐在医院妇科门珍对面的椅子上,在那里等候老陈去检验科拿尿检结果回来。下午两点多钟,他们才从长寿回到了重庆主城,进城后,老陈直接把车开到了医院。刚刚她才从B超室检查出来,医生说她已经怀上孩子了。她满心欢喜,却又有点忐忑不安。如果是第一次和老陈同房时怀上的,她和老陈当时都喝了那么多的酒,这个会不会影响孩子的健康啊?她为此忧心不已。不过,无论是哪一次同房怀上的,她觉得自己都不会做掉这个孩子的,在这孩子身上,她已经寄托了太多的希望。

“呈阳性,尿检呈阳性。”

秀丽看到老陈从电梯出来,像个孩子似的,屁颠屁颠快步走着。看他那笑容,她觉得可以用忘乎所以来形容。

“呈阳性是什么意思啊?”她问。

“是怀上了。走吧,拿去给门诊医生看看。”

“B超医生说我已经怀上了。”

“嗯,那就是真的了。”

秀丽看到医生拿着化验单在病历本上写着什么。

“你上个月来例假没有?”

“没有。”

“再前一个月呢?”

“来了的。”

“那你就是上个月怀上的了。”

秀丽心想,这样更好了,自己再也不用担心孩子的健康了。

“前三个月最好不要同房,这样有助于保胎,”医生说。

秀丽侧身看了看老陈,看到他一本正经,很严肃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倒没有什么,可老陈他能控制住自己吗?心中虽有疑惑,可她暗暗下了决心,三个月之内,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碰的,孩子是自己的希望,保护好了他,就保住了希望!等生下孩子后,那个时候再提出让他离婚娶她,才顺理成章。

出了医院,老陈说想给她请个保姆。

“是不是早了点啊?”她说。

“还是请个保姆吧,除了照顾你的起居,还可以给你煮饭,”老陈说,“现在不同以往了,吃的东西得讲究营养。”

“你出钱请吗?”

“这个当然。”

“那你还算大方。”

她感到老陈抱住了自己的肩膀,她想,这可是在重庆主城啊,他怎么不怕熟人看到后,告诉他老婆呢?她感到疑惑。



老陈看着茶几上那盆君子兰,他发现已经有花苞露了出来。看到老婆杨华过来坐下后,他打开了电视,然后把遥控板递给了她。

“她已经怀上了,”老陈说,“今天我带她到医院去检查出来的。”

他看了她一眼,她起身去泡了一杯茶,然后拿回来放在了茶几上。

“你是不是不高兴啊?”他说。

“我为什么要高兴啊?那是你的事。”

“怎么是我一个人的事呢?你自己生不出孩子,总不能让我断了后吧。”

他看到杨华面无表情,拿着电视机遥控板不停地选台。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他说。

他看到杨华端上茶杯吹了吹茶水,然后又放下了茶杯。

“我们是不是已经完了?”她说。

“我只是不想断了后,我们是说好了的。”

“等她生了孩子后,你是不是就会离开我啊?”

“我没这样想过,总会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的。”

“天下就没有这样的好事。”

“那你说怎么办?”

“告诉她,让她安心做个偏室吧,你平时两边跑,今后所有的财产都可以归你们的孩子。”

“我也是这么想的。”

“如果她不愿意,非要你离婚,你怎么办?”

“那就离呗,你我之间没有那张纸也是亲人,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

“我就和道会这样的。”

“你又生气了。”

“我不该生气吗?自己的家都快没了。”

“我说过要离开你吗?你我始终是彼此的家,我不会拋弃你的。”

“可你已经分心了,你另外还有一个家,这个家已经不完整了。”

“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我不能断了后。”

“我管过你吗?”老陈看到杨华流出泪来,她说,“你在外边找过那么多女人!”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不能断了后。”

“为了不断后,你就可以肆无忌惮找那么多女人吗?”

“我那样做是在找合适的人啊!”

“这都是借口吧?”

“今后,除了你们俩个,我不会再去找其他人了。”

“戒了?”

“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我已经有后了。”

“恭喜!”

“你是在讽刺我吧?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十一


眼看着秀丽的肚子逐渐增大,老陈心中的快乐也逐渐多了起来。祖辈传承到自己这一代,就剩下了自己这根独苗。这下好了,自己的生命又可以通过孩子传承下去了。他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想让秀丽生下孩子后,再生一个。大的个由杨华带大,小的个由她自己带着,这样就皆大欢喜了。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杨华。

“就怕她不愿意,”杨华说。

“这个由我来做工作。”

“如果这胎是个双胞胎就好了,”杨华说。

老陈觉得老婆的想像力很丰富,但也不是没有那种可能。离上次到医院检查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他决定马上带秀丽再到医院去检查一次。

“我也要去,”杨华说。

“这个?这样做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的希望也寄托在孩子身上了。”

“那我和她先到医院去,你随后打车来吧,你就装成意外碰到的样子。”

“从今以后,我们要真心待她好,让她把我也当她的亲人似的,只要这样,大家才能融合成为一家人,”扬华说。

“原以为你小肚鸡肠呢。”

“我是想小肚鸡肠的,可小肚鸡肠行得通吗?”

老陈很快到了秀丽家里,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保姆娟子正在厨房烧开水。

“你天天往这里跑,你就不怕你老婆晓得了?”秀丽说。

“我怕啊,”老陈说,“可为了你和孩子,我又不怕了。”

“你好勇敢!”

“我不勇敢点行吗?我得对得起你娘俩,”老陈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有动静没得?”

“你傻啊,才怀上没多久呢。”

“我们今天上医院做个孕检吧,检查了,才放心。”

“你是为这事来的吧?”

“是的,我们走吧。”

老陈开车载着秀丽和娟子到了医院。医生给秀丽开了单子,让她去做B超检查。老陈拿着单子陪伴着她进了B超室,医生让他揭开秀丽肚子上的衣裳,他在秀丽肚子上抹了一些油膏。老陈看到医生拿着仪器在秀丽的小肚子上来回滑动。

“有两个胎心!”医生说。

“一切正常,”医生接着说,“你们中奖了。”

“什么意思?”老陈问。

他看到医生笑了笑,然后拿着笔在检查的单子上写着什么。

“你可以扶她起来了,”医生说,“你们家有人怀过双胞胎吧?”

“没有啊,祖辈那里好像也没有过。”老陈说。

“我们家有,”秀丽坐在床上说,“我外婆就是双胞胎。”

“那就对了,恭喜!”医生说。

“医生,你是说她怀的是双胞胎?”

“是啊!有两个胎心,目前一切正常。”

老陈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他小心翼翼把秀丽扶下了床。他感到,她已经成了他的心肝宝贝了,是一点都马虎不得的。


十二


“今天,总算有惊无险!”

从医院回到家后,秀丽抹了抹胸口,看着保姆娟子说。娟子是秀丽老家的一个远房亲戚,高中毕业后赋闲在家。老陈让她请保姆,她就打电话把娟子叫来了,她觉得请亲戚当保姆总比请外人好。

“姐,你说什么啊?我没听懂!”

“在医院,撞见老陈他老婆了。”

“你是说那个大姐吧?我觉得她蛮好的,文质彬彬的样子。”

“要不是老陈聪明,把话说圆了,你是不知道,当时我真的害怕,害怕她打我!骂我!”

“你怕啥啊,你都怀上陈哥的孩子了,他会保护你的。”

“就是这样,我也怕呀!毕竟是我偷了她的男人,我总觉得良心有愧似的。”

“一个巴掌拍不响,要说错,也不都是你一个人的错!如果陈哥不喜欢你,你们会在一起吗?”

“那你说说,今后我该怎么办?”

“姐,这个我怎么知道啊?我看那位大姐挺喜欢你的。”

“她是不知道真相,她真以为我是老陈的表妹了,所以,才对我那样客气的!”

“嘿嘿,陈哥也真会编,说得连我都相信你是他的表妹了。”

这时,门玲响了起来。娟子走过去打开了房门。秀丽看到老陈两只手都没空着,左手提了一大包水果,右手捉了一只老母鸡。

“你怎么又买水果来了?昨天买来的那些都还没来得及吃。”

“在街上,我看到水果新鲜,就多少买了一些。“老陈把老母鸡递给了娟子,把水果放在门边的饭桌上。“你感觉怎么样啊?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吧?”

“我心里不舒服。”

“怎么啦?”

“没想到,会在医院碰到你老婆,吓死我了!”

“她又不吃人,你怕什么?”

“毕竟你是她的男人,看到她,我就觉得自己是小偷。”

“你别想多了,今后,你就把她当你的姐,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为什么?”

“我不是介绍你们认识了吗?你是我的表妹,她能把你怎样啊?”

“那是她不晓得真相,如果她知道了真相,她就不会友好相待了。”

“你别想多了,要开开心心的,别影响到了孩子。”

“我开心得起来吗?一想到她,我就觉得自己像个小偷似的!”

“你现在怎么这样脆弱啊?我们刚认识那会,你可不是这个样子。”

“我良心发现了,我是个小偷。”

“别哭,别这样!”老陈抱住自己后,秀丽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老陈说,“我们能在一起是缘分,要说有错,全都是我的错,你别想多了。所有的责任,由我来承担好了!”

秀丽泣不成声,她总觉得自己偷了别人的男人。


十三


半年过后,刚到预产期,老陈就把秀丽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完秀丽的身体后,就说幸亏送得及时,随后就把秀丽送进了产房里。

刚躺上手术床,秀丽就觉得肚子疼痛难忍,医生给她打上吊针后,才又感觉好了一些。透过白色的强光,她看到医生护士们忙碌着,不时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她看到自己的肚子浑圆挺拨,里边的两个小家伙这个时候也不安份,似乎再也等不下去了,不断地头顶脚踢,想撑破肚皮钻出来似的。一个护士拿着纱布粘了消毒水,在肚皮上来回擦试着。动手术前,自己的双眼被护士拿来的沙布遮住了,然后,她感到手术刀划破了自己的肚皮。不大一会,她就听到了一个孩子的啼哭声,又过了一会,另外一个孩子也从肚子里取了出来。她听到啪的一声,第二个孩子也啼哭了两声。

“恭喜!龙凤胎!”一个护士对她说。

“谢谢!”她说。

她感到眼泪流到太阳穴后,又流进了头发里。医生正在缝合自己的肚皮,每缝补一针,她就觉得像针刺一般。缝好伤口后,有个护士把老陈叫了进来。她感到自己冰冷的右手被一只热乎乎的手紧紧地握住了,那只手似乎在安慰自己。强光一下子熄灭了,护士过来揭开了盖在脸上的纱布。她依旧闭着眼,脸上的泪痕干了。她感到自己被人抬到了推床上,然后被推出了手术室。在走廊里,她睁开了双眼,看到天花板上的灯光一盏一盏的朝身后划过。

“孩子呢?”她问。

“护士抱去洗澡了。”老陈说,“她们说一会就抱过来。”

“你老婆也过来了。”

“过来了,她怕我照顾不过来。”

“她知道了我们的事吧?”

“早就知道了。”

“那她怎么这样大度?”

“现在我们不说这些,先养好你的身体要紧。”

“我真的服她了。”

她感到自己被推进了电梯里,然后电梯下行。不一会,电梯停下后,她又被推了出来。这时,她看到了老陈的老婆,她亲切地看着自己。她闭上眼睛,感到脸颊有些发烫,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她了。

“孩子呢?”秀丽听到她在问。

“护士抱去洗澡去了。”老陈回答说。

“我们都是一家人。今后,你就把我当你的亲姐姐吧!”秀丽听到她说。

秀丽觉得自己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十四


秀丽斜靠在家里的沙发上,左右手各搂着一个孩子吃奶。已经出院一个星期了,平时就她和娟子照顾两个孩子,还真照顾不过来,老陈就让老婆杨华过来帮忙。这会,杨华姐出去买菜去了,娟子正在卫生间洗孩子的尿布。秀丽觉得杨华姐对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恶意,心想她也是一个人苦命人,才会对自己这样宽宏大量。她为什么就生不出一个孩子呢?这或许就是她的宿命吧!而自己的宿命似乎更加让人感到悲哀!自己向往跟普通人一样,有一个让自己感到温馨的家,可看到杨华姐的样子,自己怎么好意思提出让老陈和她离婚呢?秀丽突然觉得未来一片茫然,到底应该怎么走下去,也只好听天由命了。两个孩子含着奶嘴吮吸着,看到他们她又觉得自己的人生还是有希望的,老陈看到孩子的份上,对她娘仨不会不管的。下午五点钟的样子,杨华姐和老陈都先后回来了。杨华姐和娟子在厨房忙着弄饭菜,老陈则陪着她抱娃娃。

“我是这样想的,等娃娃大一点后,就让你华姐和娟子在家带,你就到我公司上班吧。”

“那我的餐馆呢?”

“你那家餐馆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嘛,还是到我公司来帮我吧。”

“不行,挣多挣少,那也是我的事业。”

“你那个也叫事业啊?还是早点到我的公司来吧,等以后孩子们长大了,就交给他们。”

秀丽一直以为老陈是在那家公司当老总,是个高级打工仔,没想到那家公司居然是他开的。她觉得意外,又有些惊讶。她开心地搂着孩子亲了亲,又看到老陈抱着孩子原地转圈圈。这时,杨华姐端着菜走了出来。

“准备吃饭了,”她说。

秀丽看着她笑了笑,她说,“姐,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就是,”老陈说,“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秀丽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她生下的可是龙凤胎啊,母凭子贵。可她觉得幸福还是来得太突然。她又想到了那一夜的流星雨,觉得自己的许愿显灵了。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张红:笔名:拾得47 、红歌。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创作和发表过小说《爱到心花怒放时》《菩提山》《石痴》、《高峰岛》、《和尚》、《暗流》、《朝潮》、《潮汐》、《林峰寺》等,诗歌《这个夏天》《来点风多好》《奇迹》巜青石板路》等。作品散见于巴渝文化网,起点中文网,江山文学网,呆萌写作网等网站和一些报刊。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最新文章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