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2-07-07 14:20:36
5163 字 · 136 阅 · 1 评 · 0 赞

360截图20220707181835991

【确诊】

本人41岁,男,工作很忙,经常熬大夜,有时会喝酒,量很大。但身体一直很健康,每周踢足球业余联赛,单位运动会百米13秒以内。

2019年6月24日,单位组织体检,在医院同学的建议下我做了胃肠镜检查(因我经常饮酒,酒后第二天就会拉肚子),胃镜显示多发散在小溃疡,取一块病理。6月28日,自己去医院取结果,显示“疑似低分化腺癌”。懵了一分钟,努力平静一分钟,然后去找医生同学。同学很紧张,带我去找胃镜医生了解当时情况,去病理科加了免疫组化,甚至带我去外科找了大夫咨询手术情况。

之后正常上班,依旧很忙。7月1日,村庆七一文艺汇演很成功,为大家的努力而感动。下午,同学微信发来免疫组化结果,确定为“胃低分化腺癌”,并建议我最好去做个PET-CT。

7月2日,在沈阳北部战区总医院做了PET-CT。排在上午最后一个,做完后准备去吃饭,结果喊我等一小时再做一次。看着别人都走了,就留我一个人做延时,内心有点不安。当晚不安变成了焦虑,和爱人聊了很多……

7月3日一早就跑去沈阳取结果,结果出来的比预想的快,幸运的是PET-CT结果连胃都没看出糖代谢异常。赶紧联系北京某全国性综合医院朋友,他建议我尽快带着病理和白片到北京协和医院进行病理会诊。

7月4日一早,赶到北京协和医院特需病理科排号,排到下午,登记、缴费,然后回家等结果。回家后依旧正常上班,但只要闲下来就会查资料,了解胃癌相关知识。为以防万一,在协和APP上挂了下周外科医生的号。

等到7月8日,APP查询报告显示欠费,我想应该是重新做了病理,赶紧动身去北京。

7月9日下午,缴费,拿到病理结果,再次确诊“胃低分化腺癌”,同时排除林奇综合症。看来,手术是跑不掉了。然后去看预约的大夫,大夫表示不检查清楚没法给出治疗方案。我了解协和检查需要等待很久,毕竟全国各地的疑难杂症患者都往这跑,那我要做的就是找好的医院检查,尽快将病情搞清楚。

北京朋友帮我联系到北京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和大夫简单交流后,在那约了一周后的增强CT和胃镜,这已经非常快了。之前PET-CT结果排除远端转移,下周的检查结果对是否能手术和预后情况也非常重要,迷惘而忐忑地回家等待着检查日期。

7月15日早,在北大肿瘤医院做了腹盆增强CT和胸部CT平扫,当天下午拿到了片子。

7月16日,带着片子见到了北京协和陈教授,他耐心给我讲我的病情,并表示如果全部检查结果支持手术,而且我也同意手术,他愿意给我做。对陈教授第一印象非常好,人精干利落,说话轻声细语,很会安慰病人,就算是介绍几种治疗方案也是站在我的角度去帮助我分析,并讲清楚各种方案的利弊,反复问我是否听懂,然后嘱咐我要根据检查结果想清楚拿主意,下次带着决定来找他。见了陈教授后,心里有底了,找个救命的医生,也是需要缘分呀。

7月17日,北大肿瘤医院做胃镜,取病理。

7月18日,沈阳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做超声胃镜,初步得到临床分期,是早癌。这里有个插曲,

7月17日,手机上能看到增强CT报告单了,显示胃壁增厚,浆膜模糊,疑似中晚期(cT3)。当时在回家的高铁上,心情顿时灰暗,但想到大夫都说能做手术,应该没事。同时,赶紧找沈阳同学帮忙约超声胃镜,我想要进一步确定分期,给陈教授最全面的检查依据,希望自己也能为顺利手术做点贡献吧。

综合前期结果,我只剩下外科手术进行胃癌根治这一条路,没得选也没有了不必要的烦恼。

7月22日下午,北京协和医院,陈教授加号,详细看了我所有检查结果,答应会尽快安排我手术,让我回家养好身体,做好手术准备。超声胃镜后,我就发烧、咳嗽,正好手术前需要完全养好。在家养病三天,病好了,去地方医院和社保局尝试转院。闲着无事就去图书馆看肿瘤学、外科学、免疫学的专业书籍。隔行如隔山,这些医学专业书籍对我这个理科博士来说,太难了。平时,早上和爱人去市场买菜,回家做好吃的,让我的这个病胃最后满足一下,也不知道术后它还能留下多少。孩子马上初三了,正好课也补的差不多了,不需要老妈明天四处接送,我也能安心去手术了。

在此期间,北京肿瘤医院病理结果出来了,竟然是印戒细胞癌,又一暴击。托好兄弟把结果给陈教授送去,陈教授表示胃可能需要多切一些。我用几天时间也接受了做胃全切的可能性。

8月1日下午,接到北京电话,通知住院,准备手术。赶紧订票,给媳妇和亲戚定宾馆。和老妈、闺女告别,第五次踏上去北京的高铁。这次心情最好,心态最轻松,我从身体和心理都准备好了,也迫切想知道在我胃里这个病灶的庐山真面目。

17ef0007992f0a14eae3

【手术】

8月2日(D1),住院,简单检查,无渣饮食,缓慢清肠,静等手术日来临。下午办理入院。晚上和LY、LL、JY(沪)溜去“丰泽园”,聊了很多,吃了很多。JY帮忙解决了媳妇住的难题,晚饭前去宾馆洗了个澡。席间接到小F大夫电话,被告知“明天开始无渣饮食”,然后咽下最后一口“肥肠”。

8月3日(D2),验血(术前常规检查)。心情异常平静。喝了不多的安素,太甜,也没胃口。吃口服液缓慢清肠。看看Kindle,静等家属和朋友。术前只能三点到七点探视,晚上,JY、WT(沈)、YX来看我,YX自己扛上来一箱水。

8月4日(D3): 验血(肿瘤标志物,不知道为啥不和昨天一起验)。血液各项指标和心情一样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JY送我一件最新款利物浦球员版球衣,喜欢。

8月5日(D4): 上午做picc。下午和媳妇完成术前告知和签字。对手术方案了解和理解,痛快签完。JY、LY、JX(度假赶回来)来看我。舅哥从家乡赶来了。术前一晚睡的很好,完全不需要地西泮。折腾了四十多天,突然很期待知道胃里的它到底是啥状态。

8月6日(D5): 输液静静等待手术。很平静,知道手术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最后一刻还是把家里的事给媳妇交代了个遍。说完就后悔了,因为我知道她根本不可能有心思去听。嫂子从家里赶来了。LH一家、JX、YX都来给我加油。下午三点半终于进手术室了。我心情平静,甚至带着些许愉悦。只是希望我在里面别睡太久,让家属朋友在外面等太久。麻醉师让我深呼吸,准备静脉麻醉,在闭上眼前,浮现的是陈教授对我的安慰,我百分百信任他。一觉醒来,得知只切了3/5,心情有些小激动。术后八点半,回到病房。五个小时中,我把生命交给C教授、H医生、小F大夫、W医生(麻醉师)等七名医护人员,给您大家添麻烦了。整个晚上,异常躁动,辛苦了舅哥。

2019年8月6日,我重生的日子。

8月7日(D6):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起来洗漱,还站了一下,但难以忍受的疼痛等着我。大白天居然疼哭了,见到“白大褂”我就喊疼。H医生见状说出“全程无痛”四个字,我得救了。

8月8日(D7): 小F大夫给我拔了胃管和尿管,可以喝点水,舒服多了。开始拉肚子,黑红的液体开闸泄水般。血色素往下掉。又禁食禁水了。ZZ、SB从老家赶来看我。8月8日,想我的父亲了。

8月9日(D8): 拔引流管,换药,伤口愈合神速。大刀口居然是美容针,脑补晚上八点多的手术室,H医生还在仔细地“绣”着我的皮肤。继续拉肚,愈演愈烈。血色素持续掉,一天抽五次血。C教授很担心,三次穿着手术服来看我状态,了解病情并尽力给我解释,我无条件信任和理解。晚上扛不住,输血了。JG、XD第二梯队从老家跑过来看我。YX又来看我了。

8月10日(D9): 输血后,血指标暂时稳住了。精神状态一直很好。还是在拉,但见好。下午输血浆过敏。HX来看我,聊了不少。YL从抚顺赶来陪我,晚上打发媳妇去宾馆休息。突然担心病情,知乎到半夜。一个不小心,开始剧烈不停的打嗝,从半夜一点到早上六点,在走廊转来转去,这个协和医院的夜难熬得可怕。怪自己又没听话,瞎想。

8月11日(D10): 白天不咋拉了,傍晚LY一家来看我,给我媳妇和护士买的水果。晚上怕再次打嗝不止,一发现不好就赶紧爬起来坐着(自己总结的应对窍门),折腾的几乎一宿没睡。亲眼目睹曼联狂揍切尔西。家里雨大,别淹了我的美丽头道堡,还有艾草。

8月12日(D11): 血项稳住了。大夫让喝水和酸奶。虽然水喝下去就要拉肚,但感觉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因为拉的不再是黑红黑红的水。但尿好多呀,侧面说明拉肚好了。白天换了屋,还是和刘叔在一起,我两脾气相投,互相鼓励,一起搬来搬去,倒也愿意,不觉得麻烦。晚上媳妇来陪,第一次睡了个八个小时的好觉。

8月13日(D12): 早上拉了二次,成型,无血。医生查房如释重负,让喝安素和米汤了。虽然身体告诉自己没大问题了,但下午C教授通知我明天出院时,还是有些意外和惊喜。C教授和蔼地和我讲了很多,包括手术过程、可能的后续治疗,但最重要的是他嘱咐我要借此机会把肠胃养好,我真的听进去了。

C教授累的发烧拉肚,其实每次见他前都有一堆问题想问,但每次都忍住不去问,把专业的东西弄成通俗的话也很累人,实在不忍心,教授也需要尊重和理解。然后拆线、定行程、和同学朋友告别,通知要来看我的ZW(沪)和JX(出差返京)改行程。傍晚和媳妇走出外科楼放风,十天没下楼了。晚上媳妇给洗了头。但我却失眠了......

8月14日(D13): 办手续出院了。小F大夫换药时,了解更多手术细节。术程顺利,术后波折不断,让我更加坚定要改变生活习惯。C教授和X哥也在上手术前赶来嘱咐回家好好养。北京有同学送、沈阳有同学接。XQ用鲜花和大雨迎接我,有种明星的赶脚。终于回到天天想念的家,看到老妈和闺女。最重要的是,今天是814,媳妇的生日。希望每天都和今天一样,有鲜花、有蛋糕、有朋友、有爱人。

手术后记: 短短重生过程,无时无刻不感受着亲人、同学、朋友甚至病友对于我的宠溺和偏爱。特别感谢那些用技艺和情怀拯救我的医护工作者。无以为报,唯有乐观向前!

【康复期】

熬过难熬的24小时,以及术后的小波折,8月14日上午,治愈出院,当天就迫不及待的回家了。

在家静养了一周,每天早上出去走走,然后按医嘱补充蛋白质,吃药。白天朋友不时来探望,难得的清闲,清闲的十分不适应。8月21日下午,病理结果出来了,早期胃癌,局限在黏膜内,无淋巴转移。这是我二个月来得到的最好的消息。

从6月20日体检到8月21日术后病理,一次次检查、等待结果,心情也随之起伏,在尽可能获得相关知识的基础上,理性对待疾病,用最积极的态度尽全力配合医生检查和治疗,可以说整个过程我是理性、冷静并坚强的。这次我用多半个胃换来对生死的深刻体验,对自己过去的认真审视和对未来工作生活的仔细思考,真的值得。

感激和感恩帮助我渡过难关的爱人、亲戚、同学、朋友以及专业的医护人员,是你们的鼓励和帮助让这次不幸变成了万幸。

活着真好!

自从在知乎上分享这一段经历,一个月来,我精心维护在知乎上的回答,为了不让自己轻易忘记这个目前我人生中最大的意外,每个评论我基本都回复了,除了极个别我不知道咋回复的。感谢大家的善意,感谢3.3k个赞和700多条评论。通过这个平台,也和一些病友和相关人士,成为了好朋友,因祸得福。下面继续更新复查情况。

术后28天,按预约时间,去找陈教授复查。事先写了出院20天,每天的饮食情况和身体状态,还把我想问的一些事都记在纸上。陈教授一一答复了我的疑问,最后根据我的情况建议我可以尝试吃米饭和菜,开始从流食、半流食向正常饮食慢慢过渡,但嘱咐我要慢慢适应,别一下子吃太多。对于后续治疗,他说他认为完全不需要,但建议我找肿瘤内科医生咨询更专业的意见。

真是最好的结果!虽然事先知道病理分期早,但考虑是低分化,我还是做好了口服化疗药的准备。来北京的路上,还找人打听协和的替吉奥我家里医院有没有,也咨询了医保办理慢性病治疗的程序(替吉奥也不便宜,能享受一些医保政策)。

按陈教授建议,挂了第二天肿瘤内科副主任医师的号,结论和陈教授的相同,“按照我的病理分期,不需要后续治疗”,同时告知我详细的复查方案。

晚上,请北京的同学聚了一下,大家都欣然前往,能感觉到大家为我高兴,也很配合地给我表达感激之情的机会。大家把酒言欢、相谈甚欢,回忆学生时代趣事,憧憬早就商量好的一起养老的计划。有这些可爱、善解人意的同学真好。沈阳、上海还有家乡的同学朋友莫急,这样的聚会我还要张罗,唯一不同是我不能再陪大家喝酒。

手术快三个月了,本应该写点康复过程。但在此之前,想要把之前写的一点感悟分享给大家共勉!

遇到事情,积极面对,放纵一下小情绪,但千万别陷在消极情绪中!

在生死面前,曾经认为很重要的事,想想都特么可笑。

如果侥幸暂时拜摆脱死神纠缠,却不能回头是岸,那不是智者所为。

其实并不怕死,怕的是那个过程,恐惧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担忧家人朋友要花些精力重新适应没有我的日子。

永远以善意待人,他人定会回报你的信任。

张弛有度,学会慢下来品味生活,享受生活中的美。

为啥之前那么累,同时做了太多的事,每件事都想做到极致,痴迷所谓事业成功的虚名,用情怀和责任逼迫自己超负荷运转,太不把健康当回事。

今后我要做什么,学会做减法,做最重要、最喜欢和最擅长的一两件事,将节奏降下来。慢慢走路,细嚼慢咽,善待自己,宽容待人!

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八九。我的前半生还算成功,何必执念于一些遗憾,下半生活的精彩就好了。

努力熟悉自己的身体,感知身体的变化,这才是真正的知己,同时适当了解身体隐患,掌握一些应对措施,做到知彼,愿此后无战,若战则必胜!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钻石国际演讲会创始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三的智慧》《元思维》《元写作》《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9521039692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