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2-09-04 17:28:15
14633 字 · 41 阅 · 0 评 · 0 赞
播出时间:2009.07.12 23:00~24:00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在上一周的时候呢,我们请到了广西中医学院经典中医临床研究所首席教授,《思考中医》作者刘力红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了关于疾病的很重大的理论体系。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男科李俊涛刘老师好!

刘力红:你好。

梁冬:请容许我呢,花一两分钟的时间对上一周的话题呢,进行一个总结和分享,因为有些朋友可能没有听到。在上周的时候呢,刘老师作为一个受过严格的医学训练的教授级的人物——他现在在带研究生了——但是,他认为在此之前,他所受到的关于这些中医的教育呢,再严格,原来都是有某种的缺陷的。而令他产生如此大的震憾的影响呢,是缘自于○二年他在北京接触到了一门学问。这门学问的发起人呢,是来自于清末明初的一个老先生,是一位农民。但是这位农民呢,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总而言之就明白了一些很基本的道理,这个道理就是:原来任何一个人都是由三个元素来构成的,或者我们称作三个层面的元素来构成。这三个层面的元素呢,在我们一个人的人生里面呢,其实是有不同的权重的。我们的身体,还有我们的心,还有我们的性,它是分成这三个层面。身体呢,可能大致的比例,在我们的生命里面呢,占到10%;我们的心呢,占到20%、30%,可能是这样的一个比例;我们的性,在我们的生命里面,其实占到了60%这样的一个比重。所以呢,常常会发生这样的一个情况,就是身体上的病,是由于我们的心和我们的性,某一些的偏差而带来的结果,这是人生疾病的一个理论体系。而刘老师作为一个受过严格的中医教育训练的一位医生呢,他发现或者他在临床当中,亲身地印证这一个理论体系的真正的价值。他发现说,一个人,如果你在心性里面若有怨、恨、恼、怒、烦,这样的负面的情绪的话,是会真正地导致你身体的严重疾病的一个最底层的代码原因,是这样?可以这样比喻,哈?

刘力红:可以。

梁冬:所以呢,刘老师说呢,如果真正要解决一个人身体上的病,不仅仅是要从他身体层面上看,最重要的是要再往最高的或者是更深的层面上去看,去看他的心性里面的,这个人心性里面这一类的问题。而一个人的心性呢,又是不一样的,我们每一个人与生俱来,都有光明的一面,只不过被我们的某一些禀性所覆盖了,像乌云遮住了太阳一样,而这些乌云在我们的心性里面,是什么呢?就是怨、恨、恼、怒、烦,这些怨、恨、恼、怒、烦的情绪,不仅仅令到我们不快乐,不健康,不成功,更重要的是,它令到我们浑身疾病缠身,几乎某种程度上所有的病,我们身上所有的疾病,都与我们的这些情绪有关。因为我们这两天有机会,可以常常地和刘老师在分享和沟通,所以把这些话题呢,也初初地理解了一下。所以不好意思,本来应该是请刘老师多讲,但是请允许我,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把上一周我们讲到的话题呢,和大家一起来复习一下。好,刘老师,我们这一周,今天的话题呢,能不能够,更具体地去聊一聊,这里的问题——怨,这种情绪,对人的身体的伤害,比我们想像的大很多,此话怎讲?

刘力红:怨,实际上我们讲到这个,前面讲了这五种情绪。

梁冬:对——怨、恨、恼、怒、烦。

刘力红:对,对。实际上怨呢,是最带根本性的,或者,实际上我们叫五毒嘛。怨、恨、恼、怒、烦我们又称它为五毒。那么这个怨呢,它又属土,土这个系统……

梁冬:怨与之对应的系统。

刘力红:诶,与它对应的是土这个系统,分阳土和阴土。因为我们在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里面,不是十天干也分,每两个“干”是,甲乙木,丙丁火,戊己土,庚辛金,壬癸水嘛。甲就属阳木,乙就性阴木;丙就属阳火,丁就属阴火;戊就属阳土,己就属阴土;庚就属阳金,辛就属阴金;壬属于阳水,癸属于阴水。就是五行都有阴阳面。那实际上,如果用五行来去描述天性,天性我们实际上是不好描述,反正它是这样,有一个总体的性,就是纯阳的,至善的,但是如果我们要勉强地用五行的性去描述呢,那么实际它就属于五行的阳面的特征。比如,它是阳木,它是阳火,它是阳土,是阳金,是阳水。那这个禀性呢,就是五行的阴面,它就是障碍所有的阳性因素起作用的这么,所谓称为“毒”嘛。土呢,它有什么特征呢?这个阴土,就是这个怨有什么特征呢?我们就要从五行去分析。就是,虽然是我们讲,木火金水,是各有所主:木是主春天,火是主夏天,这个金是主秋天,水是主冬天,土是不主时的,可是,事事都要它构成,事事都要它参与。

梁冬:哦。

刘力红:所以在这个西汉的董仲书在他的《春秋繁露》,他把土定为五行之主,就五行的主宰,那么这个我觉得是很有道理的。在《内经》实际上也是这个思想,就五行的运行跟土很有关系。梁冬:噢,我在这儿补充一下呵,比如说,您刚才说到这个土参与这个五行的运转呵,比如说,我前两天听说,春天到夏天,就春的三个月和夏三个月中间的,就春末的这,有十几天……

刘力红:十八天。

梁冬:十八天,就春季的,第一个季度春季的最后的十八天,属土性的。

刘力红:是是是,它叫“土不主时旺于四季,各十八日寄至”。也就是说,土它不主春夏秋冬,可是它管哪一个区间呢?就是春夏秋冬的最后一个月——叫寄月——寄春、寄夏、寄秋、寄冬,这个寄月的最后十八天,实际上就是交替到下一个气……梁冬:气候啊?刘力红:一个一个气,一个时,的关键了,这一个空间,这一个时空就是土。梁冬:所以我听说就很多,跟脾胃有关的病,都在这十八天里面爆发出来的。刘力红:这个我倒没有做很详细的去研究,有人也许做了这样一个研究。但是,这个就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已经,五行的运行哪,事事运行跟土有绝对的关系,这是一个方面。另外就是,在《内经》里面,人也是一个虫。就是他把所有的动物都比喻为虫。梁冬:唉,此话怎讲?刘力红:你比如说,它分毛虫,羽虫,介虫,倮虫、鳞虫。梁冬:“介”是哪个介呢?刘力红:“介”就是介绍的介。梁冬:蒋介石的介?刘力红:对对对。就是有甲壳的这一类,像乌龟呀,甲壳虫,等等,就是有硬壳的这一类的东西。梁冬:甲鱼呀,这种?刘力红:诶,对对对对,这个就叫介虫。梁冬:鳞虫呢?刘力红:鳞虫就是鱼呀,像这一类身上长鳞的,那么这一类叫鳞虫。倮虫就是身上,像人这样完全……梁冬:没什么东西的?刘力红:没有什么东西,裸露的东西,它叫,它叫倮虫。梁冬:偶尔有点吗?刘力红:那西方人……(听不清楚)。羽虫就是有羽毛,可以飞的这些东西,像鸟呀,鸡呀。梁冬:鸭子?刘力红:对对对。那么毛虫呢,就是身上长毛的这一类的东西……梁冬:猫啊?刘力红:诶,猫啊,老虎啊,狗啊,等等。《内经》它是这样对生物进行这样的一个划分。为什么我们在《水浒》里面不是提到毛虫吗,这个毛虫就是指的老虎。在这五虫里面呢,人为倮虫之长,就是,人是倮虫的代表,是最具有裸性的生物,这样一个动物。也就是说,实际上从五行的分类来说,人是属土的,所以,对人,土就很重要了。梁冬:对不起,刘老师,刚才讲到了所有的动物,中国的划分来说,都是可以分成五类的,而这五类里面,人是作为倮虫的代表,而这个倮虫呢,恰好与土格,就五行的土行是相对应的,所以呢,人和土格呢,是有一种更加深层次,从动物的那个层面上的一个对应关系的。啊,讲到这里,稍事休息一下之后,马上继续回来。广告片花。重新发现,中国文化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依然是有请到的是《思考中医》的作者刘力红老师和我们一起分享,关于人的这样一个话题呵。刚才刘老师讲到,说《内经》,中国的古代文化呢,是把这个世界的动物分成倮虫、鳞虫、毛虫,介虫和羽虫的。而中间呢,倮虫的代表人,代表动物就是人,倮虫又是与土相对应的。就是人在动物五行里面,是属于土格的。您继续说。刘力红:那么,所以研究人,实际上要从土上去用功。这个,所以我们中医的历史上就专门有一个医家,叫李东远(音),因为这一点——五毒的时候——也是特别特别地提出,怨的重要性。梁冬:就怨的危害性嘛。刘力红:怨这一毒的,可以说危害最大,也是最根本的一个东西。曾经在“年谱与路”(音)里面,有这么一个故事,就是,当时在东北地区都是很有名的学问家,那么这个很有学问的这个先生就来,很恭敬的来请教,给他的回答是三个字——不怨人。梁冬:不怨人?刘力红:不怨人。这个回答,那当然,当时这个先生就非常不满意了。因为,毕竟他是有头脸的人,就是就是有身份,有学问,就是有社会地位的人,对不对,好不容易低下来,问你老先生,问你这么一个庄稼人,那么你就这么打发我了,对不对。但是,他也没辙,回去以后,自己好好想,这个老头不会骗我吧?好好琢磨琢磨,慢慢琢磨慢慢,一天一天地去悟这个,一天一天地,最后他悟出来了。由这三个字,他受益无穷:整个身心获得大的改变。最后他做了一首即词,他说,善人叫我不怨人——因为他是请教善人嘛——“善人叫我不怨人, 此是成佛大道根,从今以后天天问,你还怨人不怨人。”就是,这个不怨人,乃至于他提到一个成佛的大道根,我们知道儒释道,佛教,那佛是最高的品味了,对不对?梁冬:对。刘力红:就是,它是这个的根本,道根嘛。所以,从今以后天天要问自己,你还怨人不怨人?所以这个不怨人实际上,它已经超越了医学的意义,就是它已经延伸到,实际上人生的各个层面,但跟医学又有至关重要的关系。梁冬:刚才讲到这个怨这种情绪呵,这种性,它导致的问题呢,是比较基本面的,而且呢,是我们很多身体疾病的真正的情绪面的那个基础。我听说呢,关于我看王凤仪的一些介绍的时候,他专门讲到怨这种情绪呢,往往会让人产生那种闷、腹胀、胃气上冲……刘力红:恩,恩,这个就是五行性的病,这就是各有所主啊。就是说,因为怨它是伤脾胃嘛,脾胃所以它就肚腹膨闷饱胀啊,会上吐下泻呀,会消化系统的,种种的病嘛,现在讲的什么胃炎呀,消化系统的胃炎,胃溃疡啊,这个整个胰系统啊,等等就是,它很宽泛了。你甚至严重到这些肿瘤呀,什么胃癌什么,都属于这个系统。梁冬:你能不能举一个例子,就是大家,其实,平常也很少自己去思考,自己是不是一个喜欢埋怨的人?刘力红:这个怨实际上,我也是在琢磨,因为善人已经故去,对不对呀,善人只讲了这么……梁冬:三个字。刘力红:三个字,我把它戏称为三字经,确确实实它是三字经。但是仔细去琢磨怨这个情绪呀,它实际上就是一种,由不满意而生起的一种东西。就是不满自己的意,不满自己的愿,不符合自己的那样一个想法,那么产生的一种基本的情绪。梁冬:就是这事儿没做好,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老觉得是别人的问题?刘力红:对。梁冬:比如自己工作没做好,说是老板不赏识,同事不支持。刘力红:啊,对。实际上怨就是也就是从方向来讲,就是朝外,朝外,就是因为怨它实际上就是一种有对待的关系嘛。就是说,你不满意,你没有一个“对”怎么会产生这个不满意的情绪呢?所以它实际上是属于一种不满意的情绪,不符合自己的理想呀,要求呀,等等,最基本的东西。那么为什么会那么强调这样一个怨呢,埋怨的情绪呢?诶,你怎么这样呢?就是我们,实际上怨也是我们返照自己,也是最容易产生的一个情绪。就是差不多是,很多人,包括我自己过去也是,差不多事事都在埋怨着。因为与人打交道,很容易,就是,完全满你意的东西的人、事、物都是非常少的。不是古人不是讲,“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嘛。那么也就是说,产生怨的渊源是太多太多。而由不满意的这样一种埋怨的情绪,实际上你再往周围去延伸,你看看,恨,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不满意的情绪,这个因素,它不会产生的恨嘛,对不对?梁冬:对。刘力红: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梁冬:因怨生恨。刘力红:没有这样一个情绪,它更不会产生怒嘛,怎么会拍桌子呢?梁冬:对。刘力红:不会吧?没有这样一个情绪,实际上它也不会产生恼,也不会产生烦。所以这个是一个最基本的因素。梁冬:所以,可不可以这样推论,很多病,也许发生在心脏上,也许发生在肝上,也许发生在肾上,开始的时候,都是因为脾土的问题带来的,而这个脾土是因为怨的原因带来的?刘力红:我想,可以这样理解。就是怨是一个原始的滋生因素。那么,所以,我们虽然说恨伤心,肯定心这个系统的疾病跟恨是有很大的关系,肝胆这个系统的疾病跟怒是有很大的关系,但是为什么会产生恨呢?为什么会产生怒呢?它实际上是由怨这样一个情绪慢慢去延伸。所以,如果我们把怨堵住了,或者说,我们把怨除掉了,实际上其它的这四种,它就没有了基础。梁冬:我们想想呵,做妻子的,埋怨自己丈夫不够体贴,做丈夫的埋怨自己妻子不够温柔,做老板的埋怨员工不够聪明,工资太高,做员工的埋怨老板,太苛刻,工资太低,做客户的埋怨商品,商家不够诚信,做企业的埋怨消费者太过刁蛮……这些东西其实,也许这些事情本身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因为这些事情而产生的那种怨的情绪,却是你自己的事儿,而且,这种怨最大的问题是,会转换成你身体疾病的深层次的原因,这可能就是王凤仪先生的一个很重要的思想逻辑,也是今天刘老师来跟我们分享的很重要的一个逻辑。刘力红:我想是,大概是这样。广告片花……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继续和《思考中医》作者刘力红老师一起来分享,关于生命的一些最基本层面的底层代码的问题。刚才我们讲到啊,怨这种情绪,我们很多人都会不小心地忽略到它,的确有很多问题不是我们造成的,的确有很多问题是我们外界的原因造成的,所以呢,我们可以就大而皇之把我们的失败,把我们不如意推到别人身上,推到外界原因身上。于是就变成了怨。这种怨最大的问题是它最后反作用于我们自己的身体,啊,这个是。那我们从层层推,就除了往下推究之外呢,刘老师,我想往上追究,就是,怨又是怎么来的呢?刘力红:恩,这就是很有意思了。我们要琢磨,就是为什么会产生怨这种情绪?为什么会产生不满意志的这种情绪?实际上这个就是要借助佛家的一个用语,这实际上就是对自我的一种看重,对自我的一种执着——所谓“我执”,自我中心的这样一种状态。梁冬:现在都强调我的地盘听我的……刘力红:对,对,对。这个是,实际上这个是,一切糟糕的根本的就在……梁冬:就这两句话,是吧?刘力红:就就是。因为我们之所以不满意,之所以怨,它的根是在这里,就在“我”上面。梁冬:就觉得我比别人重要?刘力红:啊,对对对,我比别人大,所以一切如我的愿,一切要以我为怎么怎么样?那,实际上这个世界不是为你在运作啊,那肯定就是很多,绝对是多数是不由你的愿,不由你的望嘛。那么,这由此以来,这个怨就源源不断,源源不断就源源不绝,就产生了。梁冬: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所有有肠胃方面疾病的人,脾胃方面的疾病的人,都应该反醒一下,自己身上是不是有怨气?刘力红:啊,这个是最基本的,我想是最基本的层面。但这个,实际上这个意义还不仅仅是在疾病上面,有一些有怨的人,他不一定就会发生脾胃的疾病。如果他身体方面,说是说,因为他是一个综合因素嘛,“因缘和合”嘛,那么,但它这是一个主因。但是它没有媒介,它这个因也不会成熟。所以,它实际上我认为它是更深层面的意义,所以为什么这位先生请教,最后他要说,“此是成佛大道根”呢?也就是实际上这个“不怨人”,它,但是在疾病上的意义就是,我们杜绝了怨,我们可以基本上来说,可以很大程度上我们杜绝了脾胃系统的,消化系统的疾病。至少,它的主因我们给它抠住了,给它拿掉了。但是这仅仅是一个很小的方面。就刚刚实际上你,前几次你提到这个问题,实际上他更大的是人生意义上的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因为我们从怨这里不断往深挖就发现,那什么产生怨呢,实际上就是这个“我”——对自我的这个执着。如果能够把自我铲除掉了,那是什么呢?梁冬:无我?刘力红:无我。无我的境界是什么?梁冬:空。刘力红:呵呵,那就是,从佛的角度那就是菩萨了。所以它这个意义呀,那从儒家的角度来讲,就是君子了。梁冬: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刘力红:诶,对对对,这个话非常好。你想想看,你能够全心,这个是指的全心不?梁冬:恩。刘力红:不是指的90%的心,80%的心,甚至半心,你全心全意都为人民服务了,那你自然就没有一心,没有丝毫的心为自……梁冬:就没机会了嘛。刘力红:没机会了。但是这实际上这样一个服务,我的理解,它是一种替补疗法。就是说,因为你想到别人,你自然,因为你就是这个心嘛,你这样想到别人,你就想多一份别人,就……梁冬:少想一份自己。刘力红:少想一份自己。这个“我”就在慢慢的削弱,慢慢地瓦解,到最后你真正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说这个人一定,按照佛教的判断,他一定是个菩萨。梁冬:要真能做到,不光是身体上的?刘力红:那肯定。梁冬:要全心全意……刘力红:全心全意,不仅仅是身体上,要全身心呀。这个就要包括生命这三个元素都要做到了。梁冬:但是,我就好奇了,你说,焦裕禄也算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吧,那为什么焦裕禄还得病呢?刘力红:那这个就要探讨了,这个就值得探讨了。这个应该是很深层的问题,也是引起非议的问题了。前不久,应该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那么他给我谈起一件事情。这个朋友呢,实际上,在此之前呢,我说“前不久”,“前不久”是谈这件事情啊,在这个之前呢,他已经给我介绍过这个朋友,这个朋友是艺术家,很不错的一个艺术家,非常非常好人,很善良,怎么样怎么样……梁冬:仗义疏财……刘力红:他是很敬佩这样一个人。突然,就是前不久的有一天,我的朋友告诉他,告诉我,他这个朋友得了中风,脑梗……梁冬:就是那个大家都认为义薄云天,仗义疏财的那个人?刘力红:至少他认为是这样。他很长时间的交往,他很配服他,说这个人很善良。那我一听到他这个病,我说这个人不见得善良。那我这个朋友说,此话怎讲?他很诧异。怎么会?就是他认为的这样一个人,你怎么会说他不善良呢?我们讲到性,心,身嘛。在讲性这个层面的时候,它有一句话,叫“性不服人不善”——就性不服人,在性中是不服人的人,这个人叫不善。梁冬:我们以前觉得善就是做好人好事嘛,对不对?刘力红:远远不是这样。所以这个实际上善恶就到这个层面我们就不好讨论了,就是说,标准不一样了。梁冬:在不同层面上?刘力红:它已经不在思想上讨论了。梁冬:就不在“身”这个层面上讨论了?刘力红:不具体在一个有形有象的这样一个层面去讨论。在性上的讨论不服人,是不善,那么这样来说,我说这个人一定是一个很不服人的人。梁冬:就是因为你从他这个得了脑中风?刘力红:得脑中风因为,它是属木这个系统的病嘛,阴木这个系统的病嘛。那么阴木这个系统的一个特征呢,就是……梁冬:不服人?刘力红:不服人,倔,强,硬,顶,撞,它有这几大特征。倔,强,硬,顶,撞,顶撞。就是,有点老子天下第一的这个这种感觉。梁冬:有了这种负面上的禀性上的问题,就会体现在,像脑中风这一类的疾病上了?刘力红:那一木嘛,木是主风的嘛,东方生风嘛,所以中风这一类的疾病是属于木这个系统的疾病。而木,从儒家的仁、义、礼、智、信,木是主仁的。梁冬:那它的光明面?刘力红:光明面是仁嘛,那阴暗面就不仁,不仁肯定就是不善嘛,不仁不义你怎么能讲善呢?所以“性不服人不善。”那么,你实际上,虽然你可以实现做种种的善事,可是你在性中不服人,你是根本就不善,在根本层面就不善,对人家的优点不肯定,你说你善吗?所以最后我这个朋友一听了这句话:“诶,你这倒说对了,我跟他交往那么多年,没有从他口中听到一个人的好处……”梁冬:从来不表扬别人。刘力红:恩,就说,他没有……任何一个人,那言下之意是什么呢?梁冬:打心眼里就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刘力红:啊,打心眼里面就是……梁冬:没有,不行。刘力红:没有赞叹过别人的美好的那一面。哪一个人没有优秀的一面呢?每一个都有,就是恶人都有他好的地方。梁冬:所以,从刘老师做过一个中医学教授,跟我们分享的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就是,所有的身体品质上的疾病,都和你的性格,性情里面的某一种负面的东西是有一种对应关系的。刚才讲到的,中风可能就和不服人,硬顶撞,这一类的情绪是有关联的了。刘力红:恩。梁冬:诶,这真的是很深刻的提醒呀,大家再去想想,如果你是长得像木形人格,又瘦又高,玉树临风,但是,平常硬顶碰的,对领导总是不满,那么你要想想,有一天万一中风会怎么办呢?好稍事休息一下之后,继续回来。广告片花……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依然是和《思考中医》作者刘力红老师来一起学习关于身、心、性的话题。之前呢,我们聊到呵,就是说,其实我们不同的禀性里面那种负面的情绪嘛,我们用套用一句现代话,姑且这么说呵,那些负面的情绪,都会反向作用于我们的身体,成为我们身体疾病的一部分。刚才讲到埋怨,会对我们脾胃系统,我们的土,就是用中医的话来说,土这个系统的这个疾病,带来某种的影响,好,我们的不服人,顶撞,觉得我,什么东西都是最好的,往上长,什么东西都是别人不如我的,这样一种情绪,所带来的脑中风,这样的疾病。刘老师,你能不能再给我们继续讲一讲其它的?刘力红:其它的当然是很多很多。从我的临床,也就是说,接触这门学问以后,不断地关注,当然是有限的关注了,因为我的其它的事务也是很忙,一个是临床上的关注,另外就是当今在这个领域里面有个很了不起的人物,就是东北,在黑龙江省,有一个叫刘有生先生,也应该说是我的老师,也是这个王元五老师介绍我认识的那么一个先生,今年都快七十岁了。就是,他在这个领域里面应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就是他,也就是叫“性理疗病”嘛,就是通过“性”去治疗疾病。那么从他那里呢,我就见到了非常非常多的这样的事例,就是他本人就是,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用这个学问来帮助人。他不叫,不像我们就开方什么,就讲病。因为,因为这个只能通过讲嘛,对不对?梁冬:对,你有病了,他必须通过语言……刘力红:啊,啊,啊,帮你剖析你的病的问题在哪里,对不对?那么通过这样一个对话,那么你认识了,因为这个自己有数嘛:你是一个不服人的人,一点你就明白了,你确实就是。比如像我,那我是一个最喜欢怨人的人。梁冬:哦,是吗?刘力红:啊,所以我过去的脾胃很,非常糟糕,那么我这次到欧洲讲学,我跟他们开玩笑,我这次到欧洲讲学也讲这个问题,就,很重要的,虽然是请我一个中医教授,我讲中医,讲扶阳的问题,但是,一个重头戏我是讲这个问题,“性理疗病”。欧洲人非常,就是很热烈地关注这个问题。讲这个问题的时候,听众是最多的。而且也是最全神贯注的。那就说明,他们一个是对他们,就他们对这个的认同,或者是兴趣,或者是发现,他们就有这样的问题。那么,我就说的,如果是在十年前请我,来了我也趴下来,因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的脾胃够呛,就是,稍微吃点不对付的东西,哎哟,胀了,闷了……梁冬:胃胀了?刘力红:胃胀了。然后胃一胀以后,全身都没有劲,那你讲什么学呀?那么我们去,你去欧洲你不能够背着什么,都背着方便面走啊,这也不方便,你只能,但我也很多吃中餐,但是有相当的时候也吃西餐……梁冬:支士呀,沙拉呀……刘力红:诶,沙拉这些东西,生冷的东西嘛。但是,我撑过来了,为什么?就是现在的脾胃比过去好多了。梁冬: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刘力红:我过去自己跟自己也治疗,也开药吃呀,好好又坏坏,好好又坏坏,到最后自己没有信心去吃药:吃也这样,不吃也这样。梁冬:一个中医学院的带研究生的教授,这个也做临床的,对自己应该是最了解自己身体的,开药都不见得完全能解决。刘力红:是,不解决。可是我说不了解,根本不了解,那么最多是了解你是脾虚呀,什么原因导致脾虚呀?你只认为是风寒暑湿呀,但,不完全呀,还有因素呀。后来,我是接触到了这门学问,○二年我才知道为什么我患这个病,为什么会脾胃不好,因为太喜欢怨人了。所以我经常说,跟我的学生,是很痛苦的,为什么呢?因为你老师是这样一种埋怨的情绪,就是不满意的情绪,那么,首先不满意……梁冬:就包装成事事追求完美?刘力红:对对对。梁冬:老包装成事事追求完美,其实它还是怨嘛。刘力红:怨怨怨,就小人嘛,就孔子讲的小人嘛。梁冬:哦,刘老师,你很伟大啊,在电台里面剖析,在跟亿万听众剖析您的个人的这种小……刘力红:实际上是这样,君子求已,小人是求人呀。君子求自己,有什么事情,诶,这是我没有做对。那小人就是求之于人,你怎么这么搞啊?你怎么怎么……梁冬:就是他的问题。刘力红:诶,你怎么这样啊?对不对呀?这事情本来应该这样做的,你怎么那样做呢?你今天本来应该,早点来,你干嘛晚来呀?梁冬:不又迟到了?刘力红:诶,你又迟到了。那就是他一切都往外找,他不往内求。所以,过去我实际上,但现在也差不多是这样的人,不过可能还稍微好一些,就至少意识到,这样一种根本的因素,所以在慢慢地校正自己。那么在这个校正的过程中,实际上,最获益的是自己。你埋怨了,你不满意了,怎么样了,人家可能没啥,你就骂一顿人家,人家怎么样?没啥,可是你自己的气血,阴阳全部搞乱了,搞得脾胃胀胀的了,脾胃虚虚的、弱弱的,所以实际上从我自己身上,我也就,可以说是深有感受。这样一个不良的这样一个性嘛,所导致的疾病,那么从临床就根本不用说了。你慢慢去你去观察,基本上我认为是毫厘不爽,尤其是那些难病,就说,为什么说呢,因为很轻易就解决了的问题,肯定是“身”这个层面的问题,就是说,现代的中西医可以着力的地方,就形体这个层面的问题,用不着用这个方法,一定是可以解决的,对不对?因为“有的放矢”嘛,对不对?我这是“矢”过去,你那儿有“的”我肯定是可以射中它的,只不过是射中的环数是有差别而已,但必定它是会产生作用,作用反作用。那,它如果不是这个层面的东西呢,那你就作用不了啦,对不对?这样一些层面的毛病呀,诸位一定一定要返观内求,就是你求外面的所有治疗方法都没有用的时候,我就恳请诸位,恳请大家,一定要找自己的原因,就自己为什么会得这个病,哦,当初就是这样。他为什么会发明了这样一个学问呢?就是他是过来人,他曾经患过十二年的牢疮,就整个肚子就穿了。他得病的时候应该……梁冬:是上个世纪。刘力红:诶,对对。梁冬:上上个世纪。刘力红:哦哦哦梁冬:一八几几年。刘力红:哦,对,对,对。那1864年出生,大概20多岁30岁的时候,这个时候他病最深的时候,可能是这个时候,因为,具体的年代我没有记清楚。那么也就是个“矢证”(音),风毛骨骼嘛,那个牢证牢疮,可能大概相当于现在的结核性腹膜炎呀,或者是这一类的就是很难治的,那个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就12年,得了12年的牢疮,然后,这个丧失劳动力,最后他怎么好了?他就听了一声善书,他是一个至忠至孝的人,很孝顺的一个人,但是,那个时候……因为那个朝阳那个地方很穷,大家自身难保,没有吃的,所以不忠不孝的人很多,你自顾不睱,还管父母吗?就有一羹,自己吃了,没有父母的份儿了。就是不忠不孝的人很多,所以他就整天的埋怨,怨恨这些人,怎么生这些人?甚至他有一次要死,自己,不愿意跟这些人为伍,你看怨恨到什么程度?梁冬:所以他标准上来说,他是个好人了。刘力红:诶,他是个好人了,就是他……梁冬:但还是得那么多的病。刘力红:赡养祖父两代呀,他四兄弟,他是最穷的,家庭条件最差的,可是最后怎么样,接了祖父来养,因为他要学孝,他听到古人,他听到有孝,他没文化,但是听闻到有孝这个字,有孝这个行为,他就要学习。那么,他就首先把他爷爷从一个破庙里边接回来养,后来又把他父亲接回来养,那么更过份的是接他爷爷回来养,你这兄弟姊妹要,你,你,你接了爷爷养,那么爷爷债务分担吗?爷爷的债务也要他。他说,可以,我既然养了爷爷,那么,债,饥荒,那个东北叫饥荒,饥荒我也承担,就是这么一个可以说是十全十美的好人呀,没有再好的人了,可是得这么一个病。梁冬:那肯定是在另外一个层面上,他有他的不善?刘力红:怨恨。梁冬:其实,后来却因此而了解了更深刻的大道,或者更深刻的一个机理原因,是在身这个层面上,在行为这个层面上,他做到了,很好了。刘力红:极致了。梁冬:极致了,是吧?刘力红:对。梁冬:但是他仍然得这个病,原因是很可能他在另外一个层次上,没有做好。那个层次上没有做好的事情是什么呢?刘力红:就是这个怨恨。梁冬:怨恨。刘力红:怨恨所有这些不忠不孝的,那么他十二牢疮以后,他最后就丧失劳动力了,就不能够下地干活了。那么这个时候他有因缘呢,东北那时候,农村有讲善书的,就把古代一些,像三言二拍的,这些东西一些优秀的,就是传扬忠孝仁义的这样一些故事,在这些某一个家里面讲,讲善书。就讲了一曲呢,“三娘教子”。三娘教子,实际上后来,京剧里面都有这出戏,叫三娘教子。那么三娘教子讲的是一个什么呢,三娘教他的子,所谓三娘,她不是生母了,是他的养母了,因为孩子的生母去世了,后来就又娶了这个三娘嘛。那三娘因为她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梁冬:就一后妈。刘力红:诶,后妈。所以在三娘眼里面,因为母亲在,是另外一回事,母亲不在了,她就这种责任更大了。就对,那么就是说,就更殷切,更殷重的,来看待这个儿子。就是说,一定要把他抚养成人,要他成才,这样才对得起他死去的亲娘,所以,这种心更切。所以,当然,爱之切,管之就严嘛,那么小孩就当然,管得太严了,就有一种,对不对,就有一种逆反。就有一次,孩子就受不了了,就说,要是我娘亲在,不会这样,来对我。三娘这一句话就受不了,就听到这一句话,就差一点就晕过去了。就是,她实际上是全付的身心就是,每,每,等于是每一个……梁冬:比新娘还要又进了刘力红:就是每一个成份都,都是给了这个孩子,来呵护他,来管教他,但现在是得到那么一句话,当然,刹那中肯定就受不了。晕过去了以后,醒来以后,扶上床,那个儿子跪下来,跟娘亲说:娘亲,我对不起,娘亲,我没有做好儿子,因为,所以使娘亲这样生气,所以怎么怎么样……那三娘就说,还是我没有当好娘,所以儿子会有这样的……,那管家就说,我没有当好管家,所以,所以,所以孩子会有这样的想法……就王凤仪一听了这一,这一,这一……梁冬:这一出故事?刘力红:这一出故事以后,就好像,我们讲,夸张一点,就好像五雷轰顶一样的,震动。总算他明白了,古人跟今人的根本差别是什么?他说“古人是争罪”呀,“今人是争理”呀。古人是有一个事情发生,是争罪:这是我的,我的责任,我不对,才使事情这样;现在是争理,这个事情发生……梁冬:到底怎么回事儿?刘力红:怎么回事呀?你怎么会这样啊?啊,啊,我有理,你没有理。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虽然他做得很好,但是他怨恨别人。所以,他就一路在回家的路上讲,不是古人讲,名字,有,有,有名有字,他又叫王树桐,又王树,他就喊自己的名字,你凭什么?就说你怎么当人的?你当成这个样子?你天天地怨恨,就这样这样……梁冬:你就以为你自己正确,你就有……刘力红:啊,你就有资格,你就怨恨别人。第二天早晨起来,他一看他的疮,平复如初,就整个都好了……梁冬:太神奇了吧?刘力红:太神奇了吧。梁冬:但是他这是真的,发自完全内心那种……刘力红:那种震憾,那种就是,把整个良心翻过来,所以这下他就彻底地好了。就是这样一个病,如果,就是现代医学来治他,我们说,抗痨药至少要用到一年嘛,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好,大家想想看。梁冬: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吗?刘力红:这一定是真实的。就,打算这个不是真实的。但是,像他这样的病,现在那么好的,我们亲眼都见过。所以,这个一定是真实的事情。那么,我们刚才不是提刘善人吗?就是那,刘有生先生嘛,黑龙江,他本身为什么走上这个路呢?他是,二十二三,二十三四岁的时候,他就是严重的疾病,什么肝硬化、腹水呀,什么心瓣膜这个狭窄呀,二尖瓣狭窄呀,肺结核吐血呀,肾病这个遗尿呀,他就是很严重,也就是差不多的人了。他也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学问,深深地震憾了他,然后,这个病,也是用这个方法好了。所以他才后来出来这样,完全无偿地帮助大家,啊,讲好了很多病。所以,那么从,他因为这样一个事情的震憾,所以来导致他后来发明了这样一个新的疗病。所以这个事情就是,为什么说,对我很震憾呢?而就是这样很鲜活的事……梁冬:我听下来呵,听了这个两周的时间啊,刘老师,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果,你身上有任何的疾病,第一个首先问问,在我的禀性里面,怨,恨,恼,怒,烦,我常常犯哪一个?尤其是要看,我是不是常常有埋怨别人?这个埋怨啊,是很具伪装性的,一不小心,因为常常是的确是别人做得不对……刘力红:对,他有理由。梁冬:对,但是实际上人家做得对不对,和你愿不愿,其实是两回事。刘力红:对,对,对。梁冬:就算别人做得不对,你也不应该有理由怨。刘力红:对,怨了不解决问题呀。梁冬:一方面不解决,而且反助于影响到自己。就是说,实际上是用别人的过错惩罚自己。刘力红:诶,对,对,对,这个是现在西方很喜欢说的一句话,就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最后惩罚到……梁冬:引生疾病。刘力红:啊,一踏糊涂。尤其是这些严重的问题,一定是与这个层面有关系。梁冬:恩,这话呢,如果是别人说呢,也许我会觉得他有某种的心理暗示呀,鬼迷心窍呀,等等,但是作为一个受过严格传统正规的中医和西医训练,并且是在学校里面,做教授带研究生的中医学教授来说,您这样说出来,令到我很震憾。刘老师,就是,我们如何看待疾病这样一件事情?我们如何看待疾病如何是与我们的心相关联的一个事情?回想在上一期你所说到的“病”这个字本身,中间是个“丙”,丙就是火,因为它在五行里面对应的是火,它对应的就是我们的情绪和心理,“心”这个字。所以,所有的病,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心病。所有的病,都是我们的负面情绪所带来的,其实,这一块观点啊,今天如果我们站在当今西方的这个心理学的这个角度上来说,它也是有它的道理的。包括弗尔瑞德和容格他们,其实也一直在发现说,一个人的,认知,对世界的认知的方法和角度,和他习惯性的情绪反应,对他的生理的影响,机体的影响,是非常直接的,远超于我们的以为。对,所以呢,这两周的课程里面呢,其实,刘老师跟我们分享了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观念,那就是,如果,你发现你有胃痛,啊,就像那个,我们的录音师马哥,是吧,天天说,胃又胀又痛,长得一表人才,又是胃痛,什么原因?是不是可以问问自己?是不是太过力求完美?老觉得别人做事不靠谱,非得自己做,表面上看呢,是一种追求完美的正向人格,其实他是被包装成了埋怨别人的深层的心理素质。刘力红:是,是,是。梁冬:是这样理解吗?刘力红:啊,应该是。梁冬:对,那根据,因为有了怨,于是我们才出现了恼,怒,烦,恨这一些另外次第的情绪,而恼伤的,就是烦恼的恼,啊,恼又伤的是肺所主的系统,恨又伤的是心所主的系统,怒伤的是木,就是说的肝的这个系统,烦又伤的是肾的这个系统,于是身体的诸多疾病,都因此来了。请刘老师再给我们重复一下那个,先生讲的那句话吧?那个那个……刘力红:就是他就讲的,“善人叫我不怨人,此是成佛大道根,从今以后天天问,你还怨人不怨人。”梁冬:深刻啊,深刻啊。天天问,你还怨人不怨人?怨这种情绪,太具伪装性,太具伪装性,是吧?刘力红:对。梁冬:常常是因为我们找到充分的理由,是因为别人做得不好。刚才~我在节目结束之前,请允许我们的,把我们的东西再做一个重点复习。刚才刘老师讲到一个话题呀,说古人呀,都在“争罪”,今人呢,都在“争理”,这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区别。有发生了事情之后,首先看,是不是我做得不对,认我的不是,找别人的好处。刘力红:对。梁冬:啊,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呈现我们善良天性的一种法门嘛,就方法嘛,对不对?刘力红:我补充一句,就是“找好处是开了天堂路,认不是是关了地狱门”这个更深刻。梁冬:对,找,看起来比我们优秀的人好处,固然容易的,也可以做得到,找那些你觉得不耻的那些人的好处,那才是更快的通向天堂的门,是吧?刘力红:对,对,对。梁冬:啊,就是觉得自己,的确做得不对,也就认了,也就算了,但是,表面上看自己没什么错,你还要在里面找到自己不对的地方,这才是真正的,更深刻的一种“认不是”的方法。刘力红:对,对,对。梁冬:对不对?今天有很难得的机缘哈,刘老师呢,路经北京,他在欧洲讲学的时候呢,欧洲很多的这个心理科医生,还有主流医生呢,都在很认真地倾听刘老师这种观念,而刘老师的观念呢,居然来自于清末明初的,在东北的一个农民开悟,所以呢,今天有这样一个机缘,和大家一起来分享了刘老师所感悟到的东西,一个临床医生所感悟到的东西呢,我相信大家呢,每天都应该问一下自己,每天问自己,到底怨人不怨人?谢谢刘老师!刘力红:好,谢谢。梁冬:谢谢,再见。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钻石国际演讲会创始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三的智慧》《元思维》《元写作》《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9521039692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