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己

超越自己

发表于 2024-06-02 16:27:32
857 字 · 43 阅 · 0 评 · 0 赞


      提起纤夫,印象中的是油画《伏尔加河的纤夫》,一群衣衫褴褛的纤夫,在酷烈的阳光下,背着沉重的缆绳在吃力地前行进。

    看了纪录片《川盐入黔》第二集《船工号子》,方知,在贵州的乌江,贵州的先民们,同样在拉纤,他们光着膀子,手脚并用,喊着各种号子,撑起来一条艰难的川盐入黔运输线,让人不胜唏嘘。


    乌江水急滩险,满载货物的木船行进艰难,尤其逆流而上的时候。在那个行船全靠人力的时代,只能由一群群光着膀子的纤夫,爬上两岸陡峭的山壁,四肢着地,手脚并用,脚蹬石头手扒沙,当牛做马把纤拉。他们喊着一声声号子,踩出一串串脚印,流下一滩滩汗水,不管风吹雨打,不论酷暑严寒,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祖祖辈辈,只为求得一日三餐。也许,两岸留下了许多的尸骨,但生活在难苦劳作中的船工们,正是靠着这些精神食粮,才顽强的生活下来。

  

 江水时而平缓、时而转弯,河道时而宽、时而窄,还有不时出现的险滩。相对应的,就有平水号、盘滩号、陡滩号。平缓时,心情放松,号子融入了日常的山歌,一边拉纤一边能够让人忆起欢欣的日子,让人心情愉快。急滩时,号子节奏沉稳,劲道起伏,歌词简短有力。滩陡水急时,拉纤人全身绷紧,呼吸急迫,号子急促,歌词也只有最简单的章节。不但拉纤时有号子,休息时也都有号子,有起床号、午饭号、晚饭号、撑船号。可以说,号子,就是乌江船工们的生活节拍,是他们的劳动激情,也是他们生命的律动。

    

      当年的纤夫们逐渐老去,健在的有的70多了,有的80-90了,但他们身体依然康健,古铜的面庞,精瘦的身材,行走在江边险地时依然如履平地,三五老友不时小聚,你拿起碗,我回忆着往事,一声号起,“一步一躬一把泪,咳咗!”“恨不能把天地砸,咳咗!”“清风吹来凉悠悠,咳咳!”一声声号子,无不表达着他们的乐观、爽朗,以及对往昔生活的缅怀。

    行进缓慢的木船消失了,取代的是迅猛如飞的机动船。当年为航运作出巨大贡献的船工们也日渐老去,接替行船的是他们的儿孙。

    乌江两岸的号子恐不再响起,但船工们以江水为伴、和风浪为友,用双手撑起希望的那段历史,我们不应忘去。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专注方法论的实践者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最新文章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