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回

十回

发表于 2017-10-07 22:55:34
1503 字 · 1419 阅 · 1 评 · 1 赞

wKgB4lK5JcuALk9AAAfC4AiqpSE88

刚到九仙山,毛毛雨就密密地贴了过来。十月的山雨冰冷缠绵,可怜楚楚,纷纷要钻进我的毛孔发肤。我只好掖紧衣角,转以背影敷衍它们的奉迎。本就不该来的,全是一时之意。按导游说,九点以后雨就会停了,但一路上雨雨停停的低迷架势告诉我,还是将一切交付天意吧,这才是一种聪明——一生有无数蓝天晴日的山景,而雨中的峰峦,不也有它的别致吗?这样安慰着自己,便来到半山的入口处。这时,一辆大巴接连蹦下来数十个提行李的孩子,个个扎着鲜红的头巾,在老师的指导下依序而立。乌云低垂,四野苍茫,这片亮色浮成了一抹霞彩,逶迤成十月一日山门处的绮艳之幻。

尽管下着雨,景区还是热闹的,玻璃栈道关闭了,去往峡谷的窄路便成了如织的人径。雨中,涧水如练,翻腾而起,像是神仙手下逃逸的白龙,狂奔而至。水声消弭了足音,旋而涨起的是山客的喧笑,它们跳宕在急流奔瀑中,漫卷为新的潮音。孩子哭情人笑手机的闹铃相机的快门,九仙山开着雨中的PARTY,用现代的烟火气驱逐了传说中的九个神仙。在我眼中,这峡谷更像开在野外的游乐场,沿路的乱石如一堆随意堆叠的乐高积木,水上的跳蹬石如跳舞机无序的踏板,错落的水流无疑是漂流的滑道……人们前脚挨着后脚地跳过石头,挤在岸边拍照、戏水,每一个镜头里都是人,他们不会留意,自己的侧影从此定格在了陌生人的记忆之中。我们曾经相遇过,那错肩的一秒可是难以确定的幻觉吗?

午后,停了一晌的雨又起了。坐着景区公交赶去孙膑书院,司机是个穿红夹克的小伙子,连绵的雨反而让他火力更旺,开着巴士一路狂奔,吓得我一再闭起了眼睛。通往情侣峰的山道就在孙膑书院脚下,石阶又长又窄,被雨打过,湿湿滑滑,露出青黑色的愁容,恰是一首平仄规整的秋怨词。看到道路艰险,有人决定放弃,剩下的队伍里全是女人和孩子。娃娃们在前面又喊又叫地冲锋,女人们则在后面紧紧跟随。对爬惯了楼梯的我来说,这点山路真不算什么,我发挥了7分力气慢慢往上攀着,并不觉得腿脚沉重。越往上雨雾越浓,看不见丝毫风景,相伴的是前后两位同路人的喘息呻吟,如果不是为了追逐不见踪影的孩子,她们怕是也早打道回府了。孩子的笑声隐在白蒙蒙的云雾中,像鸟儿的翅翼啄过天际般,遥远而神秘。指引我们的是云中的童音,而不是地图、罗盘或是脚下的石级,这如诗的幻趣是可爱的。

站在峰顶,四下茫茫。天幕是无涯的纱帐,笼着,围着,罩着,除了雨雾便是雨雾,除了虚无便是虚无。身上雨水沾着汗水,被山风一激,十万八千个毛孔顿时打开,像要被吹成灌风的孔洞,而这孔洞越吹越大,仿佛不久便要将身体全部凿空。我把背包中的衬衫和夹克全裹在了身上,依旧是冷,目下又没有任何避风之处,只好撑着伞权作抵挡。云雨翻涌如泼墨,发丝纷扬如旌旗,那般气概,倒像是立在宝刹的多闻天王,凡间皆踩于脚下,万法都付了云烟。我们不知道导游在哪儿,不知道下一步何去何从,此时此地,前路苍茫便是人间幻境,身子在山中,魂魄在天上,没有时间,没有企图,只有风起雨注,云飞雾罩,烟生气降,我不关心我,我是不重要的。

晚上8点,乘车返回。盘山路上,车开得极慢,仅仅靠一丝方向的挪移可判断转弯和下坡。夜色扣住四围,黑暗给我带来了心理上的安全感——起码,看不到那惊悚的山路,我反倒坦然了。车灯的反光在窗户上形成了一幅奇特的图景,路边的护栏在玻璃上显现成一道白色的光带,从余光看去像被雪覆盖的长路,在极低的地方延伸着向前。我知道,假若我的头脑不去判断,而仅仅相信眼睛所见,我会相信车子是在空中滑行的。这感觉怪异极了。

到底何为真何为假呢?一切所谓真竟全靠自我的解释。坐在车中,我尽量保持着这种飞行的错觉,再一次领悟:这个世界只存在于你的理解中,生活靠幻觉支撑并建立。那一刻的领悟,是有力量的……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最新文章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