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彼岸花

发表于 2023-08-16 14:01:05
595 字 · 459 阅 · 0 评 · 0 赞

早自习结束,到轮流打饭的时刻了,那几个女生成群结队去伙房打饭,她形单影只走在路上觉得备受屈辱,其中一个女生的刷子不见了没有证据怀疑是她偷的,她从此被孤立。

这个学校就像一个牢笼把她圈住了,因为别人的诬陷彻体被孤立,每天都度日如年,她每天都活的很压抑,不开心,也无法学习进去,那群女生白天刻意的孤立,晚上到宿舍仍然大肆宣扬说她偷了东西还不认账,从来她都没有作任何辩解,可是即使嘴上不说,内心痛苦却无法形容

她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背后指指点点和闲言碎语,她真的无法坚持下去了,她决定弃学,没有和父母商量就中途直接回家了

家里父母找的人正在掘井她随口撩了一句我不上学了,父母沉默也从未问原因,只是觉得她胡闹

……

后来父亲开着三轮车找了找学校老师说了说又去了学校,可是她当时非常害怕面对群体,这个学校就好像是专门羞辱她而建的,她的到来让另一个女生为她挪睡觉地方,又出现类似的画面,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出现总会引起这么多不痛快,总要引起矛盾和冲突

终于度过了孤独又漫长的三年初中生活

中考终于结束了她只是考了普通的高中,暑假期间她对所有人都极其冷落,敌对,终日把自己关在家里把门锁上,若有人敲门都不去开门以此避开人群打扰,她知道有个姐姐在县城教学,未经商量她自己一个人去找了她,谁知过了才两天不知道啥原因姐姐不再给她钱,最后她选择了离家出走。

……

她去了一家小饭店打工,可是她并没适应哪里的生活,最后还是硬着脸皮回去了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最新文章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