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3-03-04 09:42:08
1727 字 · 543 阅 · 0 评 · 0 赞
83d6efbfcee248a146891df618d42b7c
文/平分往事

    一个既没有背景,又坚持正义的人,在《狂飙》中能走多远?

    第33集的剧情,告诉了我们答案。

    那个人消失在了2014年。

    那一年,高启强脚踏尸身走到事业的巅峰。而彼时的安欣,刚刚归队,成了公安局宣传科的一名科员。

    而警察陆寒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帧画面,出现在力水县省道收费站。

    此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再没人提起,也从未有人立案。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6e86d5f7b0f7154e28de8eb11847ce43

    《狂飙》当然是一部戏,我们是一群看戏的人——

    高启强从底层一路开挂的爽感是真的。

    安欣为了正义隐忍等待的苦涩是真的。

    甚至对剧中迷人且跋扈的大嫂的崇拜,都有数字为证。

    可是“陆寒之死”和这些感觉通通不同,他像是穿透了幻影和现实隔膜的一把利剑,从大荧幕直指观众的内心。

    为什么?

    因为陆寒,他太真实了。他像生活中大部分的人,但又比绝大多数更高尚。

    让我们从仅有的剧情中,拼凑出一个真实的陆寒吧。

    一个出身贫寒的男孩,大概率还有一个不幸的家庭。

    有一个家暴且酗酒的父亲,在小小的陆寒心中,装下了太多母亲的眼泪。

    f7d6818d4ec4ff9232dc859404dc4ac4

    他从小就沉默寡言、心事重重。

    直到母亲因为父亲的一次施暴而损伤了耳膜,造成了听力障碍。

    后来父亲去世,那时陆寒不过是个中学生。

    他见惯了周围的冷眼和不屑,这样的家庭,恐怕很难获得真正的善意。

    昂贵的助听设备在他看来遥不可及,他发奋读书,希望为自己和母亲挣一个未来。

    为了安慰苦命的母亲,沉默寡言的陆寒开始在家中拼命讲话。他只为听力障碍的母亲,能随时搜索到儿子的声音。

    空荡荡的房子里,一直回响着陆寒的絮叨声。

    对母亲来说,这是人世间唯一的安全感。

    陆寒他懂事、刻苦,因为经历过不公正的对待,对公正反而有一种强烈的渴望。

    他希望自己能作为一个拯救者,出现在不公正的情境中。

    因此,他考上了警校,又因为不错的成绩被分配到了京海市公安局。

    他好争气,凭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警察。那枚警徽散发出的光彩令他着迷。

    然后他遇到了安欣。

    6aa042a3a142e6cf45d1dd7c43a7e170

    安欣是陆寒的师傅,这声师傅他叫得心服口服。

    为什么?

    因为安欣对公平和正义的追求,超出了他的想象。

    或者也可以说,师傅安欣太符合一个年轻警察的想象。

    他勇敢、执着、睿智、不贪婪,在陆寒心中,师傅几乎是完美的。

    一个崇尚公平的人,遇到了一个接近于完美的领路人,这种福祸相依的命运,将陆寒推到了一个未知的领域。

    师傅离开刑警队,陆寒不自觉地变成了师傅的替身。

    他有责任,为师傅站好这一班岗。

    他有必要,成为那个维护警徽尊严,追求真相的好警察。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一个定义英雄的标准。

    三十出头的陆寒,凭着自己的一腔孤勇和继承师傅的信念,与“二二八枪击案”对撞,自此消失无踪。

    他有活着的可能吗?

    没有。

    一场无从证明的死亡,成了小角色、小警察陆寒的最后注脚。

    落网的张彪说,安欣,不是所有人都有人保的。

    无人保驾的好人陆寒,死在了追求真相的路上。

    人总是很矛盾的,当我们面对有着如此命运的小角色时,会不自觉地转开脸去,告诉我们的孩子,不要傻,不要学他。

    可当真正教育孩子的时候,我们会告诉他,要成为一个善良、勇敢的大人。

    像陆寒一样。

    32b7f40993cec6c3b35cb6a6cab4284c

    陆寒和高启强,最后有一场剑拔弩张的会面。

    八年前他跟着师傅安欣来此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面对高启强的挑衅,他不再慌神。他记得当年的高启强,正是坐在自家的第四级台阶上,撒了一个又一个谎。

    他记得富丽堂皇的高家,所有的陈设。

    他记得师傅坐的位置,和师傅的每一次发问。

    一切都好像没有改变,就连安欣,似乎都与此时的他同在。

    高启强咬牙切齿地说,这小子跟他师傅一个德性。

    陆寒转过身去,面对着眼前的巨兽,一字一字说出:

    我比我师傅差远了。

    剧中的安欣,几乎被赋予了一种佛性。

    他是一个刀枪不入的人,是一个为了信念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终身幸福的人。

    我们所有人,都跟安欣差远了。

    但这样一个有血有肉的陆寒,说出这样普通的几个字,我几乎已经破防。

    045f1fde834442c139eb5793262b524d

    破了现实与影像的防,破了坚持与妥协的防,破了善与恶的防

    很多人说,《狂飙》对反派高启强的塑造过多,导演对这个人物的偏爱过于明显。

    是的,但不是不行,因为这是荧幕的造梦。

    我们在造出的一场梦中,接受、甚至崇拜着反派的狠辣,享受着现实所不能为的快感。

    但在真实的世界里,我们无法接受一个勇敢而无辜的好人之死。

    我不心疼安欣的孤独,我只心疼那位苦命的母亲。

    陆寒,京海市刑警队一名普通的警察,他完全失聪的母亲,还在等待着他回家。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钻石国际演讲会创始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三的智慧》《元思维》《元写作》《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3500352876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最新文章
    一周热门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