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

张红

发表于 2019-11-13 21:18:26
1003 字 · 70 阅 · 0 评 · 0 赞

陈香的车就停在了艺术馆的大门外边。从鸿恩寺公园出来,沿红黄路过重庆长江朝天门大桥,陈香开着车很快来到了长江南岸涂山路。在涂山路一个岔路口,陈香把车开到了一个名叫莲花村的地方。在公路边停好车后,陈香指着南山山麓一个森林茂密的小山坡说,陈军家就住在那片树林里。

“公子,上次来,我就送他到了这里!”陈香指着那个山坡说,“他当时对我说,到那里没通公路,我们只能步行过去找他了。”

陈香停车的地方,已经是公路的尽头了,这个地方也是一个小山坡。从这个山坡到陈军家住的地方是一个相对平坦的凹槽。一条黄色的沙石路弯弯曲曲,道路两边全是一块块菜地,不过,土里面的菜都被摘光了。走在路上,明芳闻到了土壤夹带着人畜粪便的味道——只有到了乡下,才闻得到的味道。过了凹槽,就进入林荫了,一条石板路盘旋而上,小路两边的树荫下撒满了落叶,一条山路就是一个幽深的巷子。明芳突然感到身后的陈香拉住了自己的一条胳膊。

“公子,我怕!怎么看不到一个人影啊?”

“别怕,陈香!”明芳停下了脚步,“这是我们重庆的南山,山上一个名叫‘黄山‘的地方,还是抗日战争时期,陪都的遗址呢!”

“就觉得这种地方阴森森的,”陈香露出怯生生的样子,“你看,路两边到处都是坟!”

“心中没鬼,就不怕鬼的!”明芳突然拉住了陈香的手,“走吧!还有我呢!”

有了明芳的鼓励,陈香的胆子好像突然变大了。明芳听到她哼着小曲,把他的手拽得紧紧的。爬上坡后,前面的路突然开阔起来。远远的,明芳看到路的尽头,有许多人围坐在几张桌子上,熙熙攘攘闹着。

“公子,前面有人在办喜事呢!”

“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就住在这个村里!我们上去问问!”

路的尽头,是一个敞亮的坝子,坝子靠左一侧有一幢两层楼的红砖瓦房,另外一边,是一排参天大树。坝子上摆着四张方桌,一些人围坐在一起,正在吃饭呢。明芳在一张桌子上,看到了那个自称叫陈军的人,他正端着一个土碗在喝酒呢。明芳站在那里,看到陈军放下碗后,在抬头的那一瞬间,发现了自己。陈军站了起来,突然哆嗦了一下,朝他跑了过来。

“明芳!明芳!你来了!快来坐!快来坐!”

明芳感到自己的左手,一下子被他抓住了,一股浓烈的酒气也迎面袭来。明芳往身后看了看,陈香快走两步也跟了上来。来到一张桌子旁边,有两个人站起来,给他和陈香让出了两个位置。

“快坐!快坐!”陈军说着,又扭头往房子大门喊着,“文芳!快拿两副碗筷出来!来客啦!”

“好呢!”

明芳听到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喊。

(未完待续)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张红:笔名:拾得47 ,自由撰稿人,喜好小说、诗歌。创作和发表过小说《爱到心花怒放时》《菩提山》《石痴》等,诗歌《这个夏天》《来点风多好》《奇迹》巜青石板路》等。作品散见于巴渝文化网,起点中文网,呆萌写作网等网站和一些报刊。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最新文章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