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0-01-25 20:44:45
4452 字 · 61 阅 · 0 评 · 0 赞

Screenshot_20200125_205026

丁金栋 军旅警营 2019-11-25

旅顺口是举世闻名的天然良港,为世界五大军港之一,隐蔽险要,终年不冻。旅顺口与庙岛列岛及山东半岛蓬莱岛共扼渤海海峡咽喉,构成北京和渤海海岸的天然屏障,是重要的军港和海军基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旅顺口成为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的一个重要军事基地,直到1955年,旅(顺)大(连)地区才完全回到祖国的怀抱。苏联为何能在新中国成立后仍然租用旅顺口,这个海军基地是如何回到中国怀抱的?60年前,笔者亲历了中苏两国两军旅大防务交接工作,半个多世纪以来,我抚今追昔,回顾历史,深刻怀念中苏两国人民和军队结成的深厚友谊,倍感党中央和毛泽东决策的英明。

mmexport1579956245863

日本投降后,苏联长期使用旅顺口基地


清政府于1880年建造旅顺口港,费时10年,耗资430多万两白银。1895年甲午海战中国战败,沙皇俄国乘人之危,借口保护中国,于1897年11月强占旅顺、大连,并于次年3月迫使清政府签订了《旅大租地条约》。1915年沙俄在日俄战争中败北,旅顺基地转为日本人占有,不久以后,整个东北都陷入了日本的魔爪。第二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美国希望苏联参与太平洋战争,斯大林以恢复沙俄时期俄国在中国东北的权益为条件,答应出兵远东对日作战。1945年2月雅尔塔会议之后,美苏联手,一暗一明,一软一硬,劝逼中国接受苏联的条件。8月9日,苏联百万大军进入中国东北。8月14日,国民政府代表迫于压力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上签了字,基本答应了苏联提出的出兵条件。

日本投降后,8月22日,苏联后贝加尔方面军副司令伊凡诺夫中将率领250名空降兵在旅顺口土城子机场着陆,日军驻旅顺守备司令官小林海军中将向苏军投降。同日,雅曼诺夫少将也率250名空降兵在大连周水子机场着陆。

当天下午,一批苏联士兵乘火车抵达金州石河驿。8月24日,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的首批坦克部队进驻旅大地区。至8月末,苏军进驻旅大地区的兵力1万余人。9月1日,后贝加尔方面军第三十九集团军到达旅顺。

9月6日,苏联远东军总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元帅、远东军第一方面军总司令梅列茨科夫元帅、后贝加尔方面军司令马利诺夫斯基元帅、空军元帅诺维科夫和炮兵元帅契斯佳科夫视察了旅顺口海军基地,华西列夫斯基说:“我们用自己的行动为40年前牺牲的父兄们报了仇,我们打败了日军。”9月28日,苏联太平洋舰队开进了旅顺口军港。

旅顺口海军基地名为中苏共用,实为苏联独占,大连市的主权虽属中国,但苏军当局既不允许国民党军队从海上登陆,也拒绝国民党政府设立航空站空运部队接防。在整个解放战争期间,旅大地区成为一块受苏联保护、由共产党领导的特殊解放区,为支援中国革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但这一时期,其主权掌握在苏联手中,特别是旅顺口基地,是中国人无法问津的“特区”。直到1949年中国革命即将取得成功的时候,旅大问题才摆在中共中央的议事日程中。

1949年初,苏共中央主席斯大林派米高扬秘密访问西柏坡,关于旅顺口海军基地的处理意见,斯大林表示由于形势的改变,苏联政府已经决定,一旦同日本签订合约,而且美军也从日本撤军,苏联就从旅顺撤军。但如果中共认为苏联军队立即撤出旅顺地区为宜,那么苏联准备满足这一愿望。当时,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队正逐鹿东北,而我军又没有海军,自然无法接纳斯大林的“好意”。

1949年末至1950年初毛泽东访苏,其目的主要是废除1945年条约,重新签订《中苏同盟条约》,斯大林最初反对“改变原有中苏条约的合法性”,苏联租用旅顺口30年在形式上不能改变,但可以发表一个声明表示苏联同意从那里撤军。后来,在毛泽东的强硬态度面前,斯大林不得不同意签订新条约,根据新的协定,苏联政府解除了对旅大地区的军事管制,并将行政权力移交旅大地区政府,同时还将苏军代管或租用的在大连的财产、苏联经济机构从日本所有者中获得的财产、全部房产无偿移交给中国。新的中苏条约签订后,根据双方协定,为磋商和处理旅大地区防务的管理及其他移交问题,成立了中苏联合军事委员会,由中苏双方各派一个代表团组成。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远东地区局势骤然紧张,基于这一国际形势变化,旅顺口回归的脚步放慢。1952年3月28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提出:“由于非法的美日和平条约,特别是美日安全条约,我们认为中国政府有根据也有必要请苏联政府让苏军留在旅顺口地区,并在1952年底不撤出旅顺口。”

1952年8月,周恩来总理率中国代表团到莫斯科与斯大林进行会谈,延长苏联在旅顺基地驻军是讨论的重要内容之一。9月15日,中苏交换了《关于延长共同使用中国旅顺口海军基地期限的换文》,同意延长中苏关于旅顺口协定第二条款规定的苏军撤出旅顺口的期限,共同使用中国旅顺口海军军事基地,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日本以及苏联与日本签署和平条约。

mmexport1579956242071

朱德总司令首提苏联归还旅顺口


1954年3月26日,朱德总司令来到苏军防务的旅顺口军港进行参观和视察。视察后不久,他首提苏联归还中国旅顺口问题。

旅顺口军港战略地位极为重要,这里历来是战事多发之地,素有“京津门户”之称,自1840年至1945年的105年历史长河中,各帝国主义国家先后8次从渤海海峡攻占京津,其中6次首先占领旅顺口军港后大举向京津发起攻击。朱德总司令非常关心旅大要塞及旅顺口军港的安全和港口建设。1954年3月26日上午,阳光明媚,彩旗飘飘,朱德总司令同中央军委委员刘伯承,在苏联第三十九集团军最高指挥官什维佐夫上将和旅顺口海军基地司令古德利切等一些高级将领陪同下,参观了旅顺口军港,视察了电岩炮台等一些重要的军事设施,在军舰上接见了苏军水兵,并与他们亲切地交谈。下午,朱德与刘伯承在苏军一些将领陪同下,登上了旅顺口最高点白云山,俯瞰了旅顺口军港全貌,朱老总置身于白云山塔向大海望去,军港两侧山峰形成天然屏障。东侧的叫黄金山,高119米;西侧的叫老虎尾半岛,又称鸡冠山,高171米。两山对峙,紧钳一条水道,便是军舰出入的唯一航道,每次仅能容一艘军舰出入,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朱老总对这一世界著名的军港赞叹不绝。

与其说这是一次对旅顺口苏军的参观和慰问,不如说是一次极为重要的战略勘察。朱老总站在高高的白云山上,对旅顺口军港进行了战略筹谋,并为收回旅顺口军港作了政治、军事和外交方面的准备。朱德总司令高瞻远瞩,着眼战略全局,洞察世界风云。回到北京后,他一直关心着旅顺口的安危,在国庆节前他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及中央军委其他领导一起运筹帷幄,酝酿将苏联驻守的旅大要塞及旅顺口军港全部无条件地移交给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是我国的主权,刻不容缓,以防后患。

斯大林去世后,苏联党内围绕继承人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斗争,而当时在苏共领导核心中最不起眼的赫鲁晓夫特别需要得到中共的支持和帮助。1954年9月底,赫鲁晓夫到北京参加新中国成立五周年庆典,苏联政府派遣了庞大的政府代表团访华,而率领这一代表团的是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苏联代表团带着“丰厚的礼物”来到北京。10月2日,中苏双方首脑举行会谈,赫鲁晓夫提出苏联军队从旅顺口撤退。10月12日,中苏两国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关于苏联军队自共同使用的中国旅顺口海军根据地撤退并将根据地交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支配的协议》。

针对中苏两国在旅大防务移交及武器装备处理问题上的分歧,周恩来提出,中国希望苏军撤退时,将基地的设备留下,而且把炮兵、坦克武器也留下,还将机场、营房、仓库、医院、军工厂等不动产无偿移交。赫鲁晓夫表示,所有的设备都可以无偿留给中方,苏联也同意把重武器留下,但要付钱。

周恩来坚持无偿得到这些武器。赫鲁晓夫却没有让步,他说:“这些武器非常昂贵,我们可以按照最低的价格卖给你们,我们还没有从损失惨重的战争中恢复过来,我们的经济已经遭到破坏,人民生活非常困难。因此,我们请求你们不要坚持自己的观点,并同意我们的意见,请正确地理解我们。”于是,周恩来没有再坚持我方的意见,在当时经济困难的条件下,我国政府拿出大约8亿卢布付给了苏联。

中苏两国发表的公报确定:苏联军队的撤退于1955年5月31日前完成。苏联军队撤退后,朱老总长期关心旅顺的建设,多次来到旅顺视察旅顺口军港,并在海上观看了舰艇编队演习。

mmexport1579956250838

中苏两国军队防务交接


1955年1月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奉中央军委命令,从朝鲜东海岸回国,接管苏军在旅大地区的防务。这次旅大要塞防务交接,党中央十分重视,中央军委作了具体部署。为顺利实施中苏双方防务交接工作,中苏双方组成了联合军事委员会,中方派出以海军司令员萧劲光、总政副主任甘泗淇、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沈阳军区司令员邓华、第三兵团副司令员曾绍山、旅大市委第一书记郭述申等负责组织交接工作。1月19日,苏军驻旅大地区第三十九集团军司令员什维佐夫上将为首的苏方代表举行了会议,中方建立了与苏军相对应的兵团、海军、空军、政工、后勤等五个分会。

参加接防的第三兵团机关和各军兵种部队于1955年2月上旬陆续进至接防地区,全面展开了接防工作,参加接防的部队有海军旅顺基地,空军第三军,第六十四军,机械化师,公安一师,炮兵第七、第十一、第三十一师,高炮第十一师等不同军兵种。经第三兵团和各军兵种部队与苏军友好协商,相互尊重,精心组织,交接工作紧张而有序进行,中苏双方采取室内与实地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了作战方案的交接。为提高接防部队的专业技术水平,在苏军的协助下,组织对口见习,开办了数百个训练班,我军两万余兵力参加了培训,为接收技术装备打下了良好基础。3月,中苏两军开始进行防区及装备交接,我方有偿接收了苏军移交的各种火炮1198门、坦克和自行火炮357辆、各种飞机328架、各种舰艇58艘、水鱼雷机78架、炮弹炸弹400万发、汽车1684辆、雷达35部。机场、营房、仓库、医院、军工厂等不动产,苏军进行了无偿移交。

防务和装备交接工作基本完成后,1955年4月15日,以邓华为首的中方代表团和以什维佐夫为首的苏方代表团在大连隆重召开了辽东半岛防务交接签字仪式。中方签字代表为第三兵团副司令员曾绍山、海军旅顺基地司令员罗华生、空军第三军军长刘丰,苏军签字代表为第三十九集团军司令员什维佐夫、海军基地司令员古德利切夫、空军第五十五军军长切德利克。自16日零时起防务全部交由中方负责。至此,旅大驻军陆海空三军圆满完成了接防任务。5月25日至27日,苏联驻军指挥机关及陆海空12万人分批撤离,从此旅大地区结束了半个多世纪一直由外国人统治和管辖的历史。

中苏两国人民和军队在过去的革命战争中,特别是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在两军移交过程中,双方都十分珍惜并发展这种友谊。1955年5月25日,旅大市10万军民在斯大林广场欢送苏军光荣回国,次日党和国家领导人宋庆龄、彭德怀、贺龙等到大连火车站隆重举行了欢送仪式。为纪念中苏两国人民和军队的战斗友谊,旅大军民分别在大连和旅顺修建了苏军烈士纪念塔、苏军胜利塔和中苏友谊塔,这些纪念性建筑,如今已经成为人们热爱和平、不忘历史、珍惜友谊的象征。著名诗人闻一多老先生的《七子之歌》把“台湾、香港、澳门、威海卫、广州湾、九龙、旅大”称为祖国的七子,旅顺口的回归是旅大地区近代历史上具有时代意义的里程碑,是国人永恒的记忆。

(作者系旅大警备区干部部原部长)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元写作——快速成为非文学写作高手》《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8723361670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