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

张红

发表于 2020-02-22 15:50:13
3821 字 · 68 阅 · 0 评 · 0 赞

多年以后,每当回忆起生活在松堡那一年的浪漫时光,田四都还感到莫明其妙。他拿不准,那一年到底是在走桃花运,还是上苍,为他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让他接受了一次洗礼。从那以后,他的视野拓宽了,这个世界并不像之前他所看到的那样,除了锅碗瓢盆,就是老婆孩子。受到洗礼的,应该还有一个名叫罗书怀的人。他是一个在山区学校教书的语文老师,为了下海经商,在学校办了停薪留职。然后带着老婆,伙同一个名叫朱儿的兄弟伙,来到了松堡这座新办的民办学校,各自开了一个小餐馆。在田四看来,罗书怀在那所学校,成功报复了他的老婆——他的老婆在嫁给他之前,成功瞒住了自己曾经南下广东,在KTV当公主那段不光彩的历史。罗书怀和田四,都是田四在学校当副院长的表哥,介绍到学校来做生意的。致于罗书怀那个兄弟伙朱儿,能来学校开家小馆子,那就是托罗书怀的福了。

来到这家新开的民办学校时,正好是2006年的8月,当年正值重庆干旱,在来重庆的高速路上,田四看到道路两旁的竹林、庄稼都被晒得枯萎了,到处都哀鸿遍野。可到了学校,山丘与凹槽房舍间的香樟树、青冈树、翠竹、黄桷兰、玉兰树都长得葱绿茂盛。特别是他开小卖部那幢,二层楼的学生宿舍大门前,那块水泥坝子两边园子里那两棵黄桷兰,不但枝叶茂盛,还开着一朵朵洁白的花,散发着幽香迷人的香味。到了学校,在表哥的带领下,田四和他老婆到学校的后勤处,把一年两个学期的房租和管理费交了。然后,夫妻俩就到重庆朝天门批发市场,把货架和日常售卖的百货和食品、饮料、矿泉水都买了一些回来。忙了两天,把货架安装好,把商品都标好单价后,田四的老婆就回家上班去了。而那时,离学校开学还有几天时间,由于这所学校是新开的分校,田四的表哥向他透露说,除了新招的学生以外,还要从合川总校那边搬一个系的毕业班过来。在学生们来到之前,从总校抽调了一些老师和学生,来到了这个分校负责接待新生。而田四所在的底楼,刚好临时住着几个这样的年轻女老师。在那几个女老师里,还有两个读大四提前返校的学生。

由于学生们还没有来,田四就只能做那几个老师的生意了。这几个老师好像特别好吃似的,常常到他店里来买些瓜子、花生、饮料、酸奶之类的东西。刚刚下岗半年,当过几年工人的田四,对生意应该怎么做,几乎就没有什么概念,就向那些老师打听,怎样在学校做生意,同学们都喜欢吃些什么。老师们也乐于助人,也因为想感谢他按本钱价卖东西给她们,就告诉他到超市去看看同类的商品卖多少,就按那样的价格卖给学生就行了。

有一天下午,田四来到了学校外边一个名叫“梦红”的超市里,抄录一些日用百货和食品的价格。当他回到小卖部时,看到那几个老师穿着泳衣,拿着几个泳圈,从宿舍里走了出来。田四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就掏出钥匙打开了店门。可这时,一个名叫徐莉的姑娘跑了过来。

“田大哥,麻烦你陪我们去游泳吧,”她说,“我们想到嘉陵江游泳。”

还未等田四回答,另外几个姑娘也一块上来,你一言我一语,都邀请他去。她们说,第一次到嘉陵江游泳,有个男人在身边才不会感到怕。尽管田四感到十分为难,他还是答应了。游泳裤,正好也进得有,他抓了一条,就随姑娘们出了门。

嘉陵江就在松堡的山脚下,一条沿凹槽盘旋的公路,能直达那里。在路上,田四尾随在几个穿着花花绿绿泳衣姑娘的后面,已经被撩拨到心扉的他,感到自己好像生活在了幻觉里。对于一个,长年累月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县城,又长期在相对闭塞的工厂上班的工人来说,他看到的,似乎是在梦里才会有的幻境。公路两边都是高挑的香樟树林,高空被树荫罩着,几个姑娘裸露在外的胳膊和白条条的大腿,以灰白色的公路为背景,往前徜徉着。她们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就像一群树林中的鸟。田四一声不响,开始琢磨起她们的身材起来:有长得娇艳如滴的,有长得前凸后翘的,也有长得娇小玲珑的,还有长得像一块平板似。而走在最后的那个名叫徐莉的姑娘,除了苗条,还拥有一个浑圆、性感的臀部。面对着这样的臀部,意识到自己正在意淫,刹那间,田四就羞红了脸。为了转移注意力,他抬头看了看头顶高空的林荫。树荫里有几只画眉在放声歌唱呢,一如此刻,他舒畅的心情,也在唱一首嘹亮的歌。

来到山麓,视野就开阔起来。湍急的嘉陵江在山脚的凹槽处,形成了一潭静止的水。而那潭水的外边,是奔流不息的江水。来到那里,田四壮着胆子走到了姑娘们的前面。

“你们先别下水,让我先下去探探。”他说。

“大哥,你会游泳吧?”有个姑娘问,“不会游,千万别去。”

“我会啊。”

田四说着,脱掉了上衣。可刚脱掉上衣,就听到姑娘们“哇哇”的叫了起来。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抬起头来,才看到几个姑娘正盯着他的胸脯看呢。

“锻炼了很久吧?”徐莉说着,就挨近身来,在他胸脯上摸了摸,“全都是肌肉呢。”

田四感到“嗡”的一声,姑娘们都围了上来,一只只手在他前胸后背抚摸着,弄得他心慌意乱的。她们怎么这样啊?姑娘们身上散发出的体香,火辣辣似的,他感到自己被她们浓郁的气息笼罩着。此刻,姑娘们应该是把他当着一尊肌肤发达的塑像了吧?田四这样想着,又回想到了他在车间上夜班时的场景:他在堆场里,扛着一袋袋50公斤重的氯化钾,来到一个圆形的池子边,然后用刀子割开袋子,往池子里倒。备好料后,他得往池子里放水,然后打开蒸汽把整个池子的水烧沸,再放到会产生化学反应的复分罐里去,而那又是其他人操作的,另外一道工序了……

“田大哥,你练过健美吗?”有姑娘问,“你肌肉这么发达,还有八块腹肌呢。”

“我练过武术,”田四说,“我以前当过工人。”

“工人都有这么好的身体吗?”另一个姑娘问,“他们不是不干体力活吗?”

田四不知道如何回答,就没有搭话。他脱下了牛仔裤,就想把泳裤直接穿在内裤上去。

“我们转过身去,不看你,”徐莉说,“你还是换了吧。”

看到姑娘们转过身去后,田四背对着她们换上了泳裤,就走进了水里。岸边并不深,可离开岸边十米远的地方,就能淹到头顶了。

“不会游泳的,还是在岸边泡澡吧!”在水中走了一圈后,田四回到岸边。“有游泳圈的,下水后要戴好。”

没想到,当他的下半身从水中露出那一刹那,他听到姑娘“轰”的一声,哈哈大笑起来。他往下一看,急忙蹲下了身子。姑娘们应该是看到了他的生理反应,才这个样子的吧?他感到脸颊像火一般燃烧起来。

“像撑了根棍子似的!”一个姑娘说。

“你也不害臊,这样说人家,”徐莉说,“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嘻嘻,哪个男人见到这么多美女,都会有反应的,”一个姑娘说,“这都正常。”

“刚才,我们不也有了反应吗?不然都上去摸人家干嘛!”

“是的、是的,大家都是正常的人,别说了,下水吧。”

姑娘们小心翼翼试探着走进水里。走在最后的徐莉显得特别害怕似的,双脚刚踏到水里,就立足未稳,一下子朝田四扑来。田四来不及躲开,俩个人撞了个满怀。

“哈哈,徐莉,你是故意的吧?”有个姑娘说。

“我脚下打滑了。”徐莉说。

田四急忙推开她,转过身扑进了水里。她似乎在他身上点燃了一团火,他感到急需潜到水里去熄灭。未想到一口气,居然潜游到了湍急的江陵江中央。当他从那里冒岀头来时,他听到姑娘们尖叫着。

“回来啊,那里太危险了!”

“喂!田大哥,回来吧!”

徐莉在他身上点燃的那团火,似乎还未熄灭,田四感到还需要消耗体能,才能挥发殆尽。于是,他的手迅速变成了一对翅膀,贴近湍急的水流飞翔着,那双翅膀溅起的浪花伴随着他的呼啸声,嗡嗡响着,而那些姑娘的欢呼声,似乎来自云宵,响砌在了天地之间。

看到他游回来后,姑娘们才安心在水中活动起来。有脖子上戴着泳圈躺泳和俯身蛙泳的,有蹲在水里泡着,互相浇水嬉闹的,而他,就站在旁边观察,就像是姑娘们的守护神。那个叫徐莉的姑娘,和另外一个被她称之为娇娇的姑娘,浇水嬉戏一番后,就取走了她脖子的泳圈,然后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转身扑进了水里,往外游着。

“嘻嘻,你来追我呀,你来追我呀!”游了一会,徐莉翻过身子仰泳着,田四觉得她的乳房顶着桃色的泳衣,就像两个苹果。“娇娇,你来追我呀!”

“我才不上当呢,”娇娇捧水朝她浇去,“我又不会游泳。”

田四看到徐莉又翻过身子俯身游着,她那个长得浑圆的翘臀,映着阳光,伴随着身姿上下涌动,时而消失在了水中,时而又从水中冒出来,好像是在炫耀似的。看着心里发痒,田四移开了目光。其他姑娘都老实着呢,一个个在水谭里慢慢游着,由于都戴着泳圈,田四并不担心她们的安全。

“救命啊!救命啊!”

徐莉突然尖叫起来,田四回头看到她已游到了急流的边沿,虽然泳圈还戴在脖子上,可她挥舞着双手,在那里挣扎着。一定是遇到暗流了,田四这样想着,扑咚一声扑进了水里。当他游到那里时,她还在挣扎呢,脚下并没有暗流啊,表面的水,只是缓缓的淌着。徐莉一下子搂住了他的脖子,两条腿像光滑的泥鳅,夹在了他的腰杆上。

“让我歇会,”徐莉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光芒,“刚才吓死我了,差点游到急流中去了。”

田四突然感到自己上当了,下意识想推开她,未曾想推到了她的乳房上。

“你真坏,”她说。

“我不是故意的。”

“都摸了,还说不是故意的。”

“我带着你游回去吧,她们都还在那边看着呢。”

“嘻嘻,那就让她们在那边嫉妒一会吧。”

“我有老婆了。”

“我知道。”

“那你还……”

“嘻嘻,这跟你有没有老婆没关系,”徐莉说,“看不出,你还挺老实的。”

“放开我,我们游回去吧。”

“你要带着我游啊,不然,你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嘻嘻。”

“好吧。”

徐莉放开了他,田四拽着她的游泳圈仰泳着,而徐莉一直盈盈在笑。田四感到自己得对这个姑娘防着点,不然,说不定有一天,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张红:笔名:拾得47 、红歌。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创作和发表过小说《爱到心花怒放时》《菩提山》《石痴》、《高峰岛》、《和尚》、《暗流》、《朝潮》、《潮汐》、《林峰寺》等,诗歌《这个夏天》《来点风多好》《奇迹》巜青石板路》等。作品散见于巴渝文化网,起点中文网,江山文学网,呆萌写作网等网站和一些报刊。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