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荣强

樊荣强

发表于 2020-11-11 16:20:24
3933 字 · 48 阅 · 0 评 · 0 赞

与平时闲来聊天不同,职业主持人有许多顾忌。比如,大多数主持人都无法接受把话掉地上。这当然是一个形象的说法,其实就是不能接受任何尴尬的空场,一定要迅速把话捡起来。比如,主持人有时候会遇到一定要提问的情况,但是好像又不是真的想知道什么。再比如,当你不知道用什么好的新奇的办法开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把谈话继续下去的时候……

防火通道,就该上场了。

由此可知,谈话中的“防火通道”和生活中真实的那条路一样,也是应急的。“您现在有什么感想?”“您现在心情怎么样?”“您现在还有什么要跟大家说?”等,类似这种开放式的问题或语言,在普通人听来都是废话,但对我们主持人来说,这就是防火通道。

记得有一年主持“春晚”,导演组把我排在主持人发言顺序的第四个。按照习惯,第一个人说一句,第二个人接一句,第三个人的整体气势就要扬起来,而第四个人则必须喊出来:“让我们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关键是我实在不行,我实在是喊不上去。这么有劲儿的一段台词,怎么能到我这里没劲儿呢?我赶紧告诉导演,说我只能说第三句。结果一试,还是有那么点儿不舒服,主要还是语势上上扬得不够。我想了想还是说第四句吧,只是我并不认为第四句就一定要按现在的逻辑走。每到最后必须声嘶力竭,这样的思维定式就很像防火通道。我们为什么不能试试正常语调呢?既然可以说:春天来了,让我们去寻找大自然的芳香吧;那为什么不可以说:春天来了,我们就这样牵着爱人的手,一起走进花丛,听听鸟语,闻闻花香,生活本身的样子就很美啊?

内行人都知道,电视直播的时候特别容易出现突发情况,但因为有防火通道,所以观众在看电视的时候基本感受不到有什么不对,一切都很自然。不过,对于直播主持人来说,这却是一场巨大的考验,在这之前我们都要经受残酷的训练。比如,你正在直播,突然耳机里的人告诉你,连线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接上,这时候你必须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把内容衔接上。过一会儿,耳机里告诉你5秒钟以后就能接通,但是你刚引入5秒,告诉你又断了。这时候你还要继续,不能中断,而且不能让观众觉得是废话,觉得你说得没意思,必须还得在这个框架之内,而且必须是一种准备得非常充分,甚至是有料可爆的有话可说。所以,上面提到的那些开放性的问题或语言虽然也能应急,但如果经常使用,就会被观众看出破绽,大大影响节目的效果。

那么,怎样才能在需要救场的时候尽量不去问那些开放性的问题呢?敬一丹大姐教过我们一个练习方法。她告诉我们,要把这些看上去就是废话的问题列为不能提的问题,然后在心里告诉自己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提,而且要在意识里反复强调这件事。这样一来,当我们到了现场的时候,心里就会绷着一根弦,知道这些问题不能问。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强迫自己去想新的问题、新的方法。这个练习方法实际上就是在强迫我们去做语言定式和思维定式上的改变。

刚开始,这个方法的确挺管用,但是当我们研究透了以后发现,这是个挺矛盾的事情,一方面不让提,一方面脑子里又总在想这些问题,天人交战很痛苦。后来我琢磨明白了,其实有时候这些开放性问题不一定不能问,只要能问得恰到好处就行。同时,在用这个防火通道的时候,你心里也得知道这是一种很糟糕的状态,不能停留太久。

前面提到的防火通道,主要是针对电视直播的时候出现状况所采取的方法。有人可能会说,我们只是普通人,电视直播离我们太遥远了,所以我们应该是用不到防火通道的。其实不然,防火通道人人需要。

当我们和不熟悉的人初次谈话的时候,防火通道就可以被用来寻找共同话题,以此来增进对彼此的认知。举个例子,假如你发现一个陌生领域的商业项目,经过初步了解后觉得不错,那么下一步就可以去找相关企业的老板进行洽谈了。这时候你对项目的了解十分有限,那么就可以先问一下这位老板是怎样看待这个行业的,他的创业经历是怎样的,他又有什么独特的运营模式,等等。只要你是带着一颗诚心去谈,然后在语言上再适当地运用一下防火通道,那么就可以成功打开对方的话匣子,等你通过他的讲述了解了更多有关项目的情况之后,相信你们一定能相谈甚欢,从而提高这次商业洽谈的成功率。

有时候防火通道并不一定非要用语言的形式来表现,遇到特殊的情况,还可以用特殊的方式来表现。

中国古话特别奇怪,鼓励你多说话的时候,有一整套的顺口溜,一大堆四字成语。不想让你说话的时候,也是一样。“沉默是金”大家都不陌生,下面我要说的特殊方式就跟这四个字有关。

《锵锵三人行》相信很多人都看过,不少人也挺喜欢窦文涛的主持风格。不过在我看来,窦文涛就是个话痨,说起来总是没完没了,尤其在节目早期。不过,现在他进步很多了,他的进步就在于他不再那么滔滔不绝,而是把说话的机会更多地留给了请来的嘉宾。

虽然现在窦文涛说得不那么多了,但是他却把说起来没完没了这个问题传染给了他请来的嘉宾。比如在节目中,当他把话语权交给另一个人之后,那个人也开始停不下来了,有时候是不想停,有时候是不敢停。因为当他想结束话题的时候,可能刚好看见窦文涛在喝水,或者在走神,他觉得停了就没有人接他的话了,所以只能继续说。另外,他说的肯定是他擅长的那个领域的话题,别人可能不了解,也可能不理解,自然也插不上嘴,所以他也不能停。

结果我们就会看到一幕一幕的这种尴尬,也会看到后期剪辑的时候咔嚓咔嚓地剪。说到这儿,“沉默是金”该上场了。我们可以先来想象一下,比如几个人正在谈话的时候,可能某个话题结束了,这时候大家都不说话了,在下一个话题开始之前可能会空白几分钟,你们觉得这样有问题吗?我觉得没问题,而且觉得这样挺好,没了声音有时候也很美。

经典的电影里总有这样的场景,比如《拯救大兵瑞恩》,诺曼底登陆的时候,爆炸声音巨大,如果你是在电影院看这部电影,而且那家电影院音响效果又特别棒的话,估计看到这个片段你的耳膜会受到很大刺激。但突然间,画面中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当然这不是电影院的播放出了事故,而是这段电影镜头就是无声的,为的就是表现出人被震聋了的感觉。虽然没有声音,但这时候画面上仍然是弹雨横飞,这种感觉是不是特别棒,是不是有一种史诗级的感觉?于无声处听惊雷。所以,有时候没有声音也会很美,艺术作品给我们强化了这个特质。

所以,当几个人在一处聊天,说着说着觉得没话可说了,甚至就是不想再说了的时候,那就不妨安静下来喝点水,或者默默地待一会儿。但有的人就是不想留这种空隙,就是要塞满。可是当你为了满而满的时候,你塞的那些话很可能是言之无物的,而且没什么规律可言,也没有什么感情投入,谁听了这些话会不反感呢?所以,记住这一点,有时候,沉默是金。

可是,作为职业说话人或者一场谈话的组织者,有的人是不敢留白的,觉得那样就会变成播出事件,或者就会出现冷场。其实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严重,如果遇到这些情况,我教大家一个技巧。

我原来跟一个女主持人临时搭档过一次,上半场结束后我觉得她特别累,因为她停不下来。我语速比较慢,说的话也不太多,轮到她的时候,她通常会说半天。一开始我有点蒙,不知道她为什么有那么多话要说,但也不能打断她。等到下半场的时候,我就开始听她到底都说了些什么,结果我发现,她说的那些话大多没什么意义,基本可以不说。比如,有时候现场需要上一个背景板,我们俩完全可以站在一边,等到背景板拿上来之后再接着说,可是她就是不想把这十几秒或半分钟空着,一定要积极努力地把它填满。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到台下我跟她说,其实这一段可以空着,她说她从来没空过,我让她从下一次开始试一下,虽然有点难,但也要坚持下去。看她面露难色,我就又跟她说了一个方法:不做大面积的描述,要描述个体。

我给她举了个例子,还是跟刚才搬背景板的时候她说的话有关。刚才她是这么说的:“我看到台下的观众都特别快乐,每个人对我们谈的话题都特别有兴趣,每个人都踊跃地举手,从这个欢快的场面来看,我们邀请这位嘉宾来参加这场欢聚一堂的节目是非常正确的。”我跟她说,这种大面积的描述很缺乏诚意,让人听着不舒服,如果你真想描述观众们都很快乐这件事,你可以描述某个人。比如你可以这么说:“最后一排穿着红毛衣的小姑娘,我看你从头到尾都在乐,但我觉得你这么高兴不一定跟我们的节目有关,肯定是你考试成绩特别好,妈妈答应要带你出国旅游了。”或者你看见前排有一个大爷也很高兴,你就可以说:“前排那个笑得特别开心的大爷,我觉得你们家肯定特有钱,因为您镶的是金牙。”这么说既可以把时间填满,大家也会觉得很有趣儿。

虽然我教给了她这个方法,但最后我还是告诉她说,你可以说穿红毛衣的小姑娘,也可以说镶金牙的大爷,但最好的办法是,你什么都不说,安安静静地站着就行了。

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对话都是日常进行的,所以不仅可以有这种空白,而且时间稍微长一点儿也没关系。不说话的时候,喝喝茶,看看窗外,给猫挠挠痒痒,我觉得这些都不会让对方感到尴尬,反而会让人觉得很舒服。因为顺其自然的,都是让人舒服的。

发生火灾时,楼梯虽然是首选,却不是唯一的防火通道。如果楼梯里浓烟滚滚,加之楼层又不高的话,把床单接在一起顺着窗户爬下去也是一种逃生方法。说话也是一样,防火通道不止一种,你可以恰到好处地提一些开放性的问题,也可以绞尽脑汁想到更好的话题,还可以抓住一个人开个恰到好处的玩笑。当然,你还可以选择安静下来,就静静的,什么都不说,让空白和无声填满这段空隙,一切就已经非常美好。

我想起了一则关于数学家的笑话,思维极度理性的他们总是会把所有的未知条件转化为已知条件,所以如果你先问:“房子着火怎么办?”他们会回答:“灭火。”但如果你再问:“如果房子没有着火呢?”他们会回答:“那就先把房子点着,然后灭火。”

仔细想想,防火通道就在那儿,如果我们滥用,是不是就有点儿像这则笑话中的数学家了?


您的鼓励是我无限的动力
敬请随意打赏
作者介绍
关于TA:樊荣强,钻石国际演讲会创始人,呆萌写作训练营首席导师。口才教练、作家、营销管理顾问。当过政府秘书、电视台策划总监、电器公司企划部长、广告公司总经理、李嘉诚TOM集团项目经理、财经杂志首席记者、高科技集团高管。17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擅长公文、新闻、杂文、论文、文案、申论、作文等非文学写作。出版过《三的智慧》《元写作——快速成为非文学写作高手》《20天练成脱稿讲话》《当众讲话是门技术活》《魔力演讲法则》《销售与口才》《珠江三角洲批判》《顺德制造》等著作。微信19521039692
发表评论
写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写评论…
码字
首页
我的